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楔子

楔子


  
<p>相傳每隔千年便會有顆魔星降臨,從天府之國降落到凡塵俗世,魔星變得越來越弱,逐漸開始感到不安,為了抹除所有威脅開始殺人滅世。</p>
<p>魔星臨世的日子里,世間所有的光明都被那充滿死氣的寒光所替代,國主朝臣不上朝,所有人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呆在家中等死,或者祈禱自己的運氣能稍微好一些。</p>
<p>到后來魔星終于油盡燈枯,看著面前的那名女子虛弱到連手都抬不起來,于是重新回歸九重天,化為那顆星,被人們喚作死兆星,據說能看到死兆星的時候這顆魔星將會重新降臨。</p>
<p>如此輪回,雖說千年已過,人們卻不知自己在為何而活,難道生存的意義只是為了迎接那場千年一遇的屠殺?</p>
<p>有人不甘于此,開始想著反抗,經過數百年的發展人類變得無比強大,為了觀察這顆魔星各國都紛紛建造了觀星臺,成立了欽天監。</p>
<p>然而魔星真的會降臨于世?還是說那只是個傳說?沒有人清楚這個問題。</p>
<p>北陽城,欽天監主簿廳內。</p>
<p>兩名官員席地對立而坐,右手位的那名官員滿頭銀發,臉上布滿了皺紋,盡管年紀看著很大但他的腰部卻是挺的非常直,滿頭白發也是梳理的一絲不茍,正是北昌帝國當朝的國師羅丹大人。</p>
<p>“國師大人,經此一事后我北昌再不會有內憂外患之亂,我等也能放心的離去了。”左手位那名中年男子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到。</p>
<p>中年男子的相貌很普通,屬于那種扔進人堆里面就完全找不出來的那種人。但他的身份可真真是不普通,欽天監里能有資格跟當朝國師席地而坐正常對話的恐怕也只有監正大人趙賢了。</p>
<p>“趙大人,你這一去欽天監可怎么辦?”</p>
<p>“欽天監,欽天監,大皇子性格溫和而多才,爾等君臣一心,即便真有他日魔星降臨又能如何?我這欽天監唯一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趙賢輕念了兩句欽天監后說道。</p>
<p>“靈學院那邊已經回話了,說不摻和朝事,陛下也尚未怪罪,你這又是何苦呢?”</p>
<p>“國師大人,你我都曾在靈學院學習過,君子可欺之以方?學生做了這種事總得對學院有個交代才是。”</p>
<p>趙賢說完這句話起身拂袖向外走去,顯得很是灑脫自然,但國師大人卻是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事,遂起身對著趙賢的背影揖手認真行了一禮,大聲說道:“監正大人大義!”</p>
<p>慶安17年秋,北昌帝國發生了一件大事,監正大人趙賢帶領欽天監從監副到屬官共計21名官員自縊于靈學院門前謝罪,欽天監自此覆滅。</p>
<p>而震動整個北昌帝國“欽天監事件”的起因則是因為數日前靈學院死了一名女學員,但這件事情卻并沒有就這樣結束。</p>
<p>北陽城,皇宮。</p>
<p>皇宮在北陽城中心位置。單名一個北字,北宮,很簡單的名字,卻是整個帝國最高權力的集中處。</p>
<p>當今的國主北昌王坐在那把龍椅上,雙手握著兩側把手,上身微微前傾,居高臨下的向前俯視著臺下跪著的那名男子,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p>
<p>北宮大殿內顯得有些空蕩,大多數官員都已經離去,唯有一名男子卻一直跪在地上不敢妄動。那名男子大約有20多歲的年齡,相貌長的很是英俊,身穿一身紅色衣袍,腰間系著一條很是普通尋常的衣帶,雙膝跪地,兩手撐在身前,不敢抬頭望向龍椅上的國主一眼,即便是雙膝跪地也能看的出他的儒雅姿態,唯有發麻而顫抖的雙腿能看出他已經在此跪了很長時間,此人正是北昌帝國的大皇子,許世昌。</p>
<p>“咳咳。朕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這件事情到底跟你有沒有關系!”北昌王痛苦的咳了兩聲后開口說道,盡管聲音顯得很痛苦,但卻依舊是充滿了威嚴,讓人無法質疑他所說的每一句話。</p>
<p>聽到這句話許世昌的嘴唇顫抖了起來,原先低著的頭也緩慢的抬了起來,與北昌王的眼神相對視,許世昌的眼神堅定而又痛苦。</p>
<p>“兒臣并未做過此等下作之事!”許世昌聲音顫抖著說到。說完這句話他的眼神開始黯淡了下來,一下子坐倒在大殿上,看來說出這句話他用了很大的勇氣,也猜測到說出這句話后自己會有什么樣的下場。</p>
<p>“好!好!不知悔改!來人!來人!把這個逆子給朕關進府內,沒有朕的允許不準外出一步!府內如有人敢隨意進出,格殺勿論!”北昌王從龍椅上站起身來用盡全力指著許世昌咆哮說到。說完話扶著龍椅痛苦的咳了好大一陣。</p>
<p>“兒臣多謝父王。”許世昌跪下認真的扣了一個頭,然后起身搖搖欲墜的向外走去。身影顯得好是落寞。</p>
<p>在旁侍奉的公公見狀立馬扶著北昌王坐下歇息。</p>
<p>國主北昌王的年紀其實不算大,五十多歲的年齡正值中年,按理說身體不應如此羸弱,但這位皇帝常年來受病痛折磨,太醫紛紛表示束手無策,只能是將養著,而且這幾天來因為震驚全國的“欽天監事件”更加顯得蒼老了幾十歲。不只是因為欽天監損失了二十一位官員導致欽天監就此覆滅,而是此事直接牽扯到了他的兒子。</p>
<p>“陛下,此事不見得就是大皇子所為。”國師羅丹看到許世昌離去走上前說到。</p>
<p>作為三朝老臣,備受尊崇的當朝國師,羅丹有不跪的權利,所以只是上前揖手行禮。</p>
<p>“如若真是他所為今天他就不可能回得去了。國師,世間難道真的有如此湊巧的事?那女子先是靈學院的學生先不說,為何偏偏還是,唉,這可如何是好。”北昌王有些欲言又止的說到,再聯想到這些天所發生的事,北昌王臉上的神情看似又顯得痛苦了幾分。</p>
<p>“此事確實欠缺考慮,但事已發生,還請陛下保重身體,況且這也是為了天下人考慮,至于靈學院那邊,相信他們也終會明白陛下的良苦用心。”</p>
<p>“唉,罷了,靈學院那邊怎么樣了?”北昌王有些苦澀的笑了笑。</p>
<p>“靈學院那邊始終都表示不參與朝事,院門前那些官員的尸體由于影響學生上下課已經被官府做了處理,準備下葬。”</p>
<p>“嗯,靈學院那邊朕親自前去道歉,至于逝去的官員就厚葬吧,家屬一定要安撫好,但愿我們做的是對的,如果真是那顆魔星,那我們所做的這一切也算是值得了吧。”</p>
<p>說完這句話北昌王在公公的攙扶下起身向后方走去,場間只剩下國師羅丹一人。</p>
<p>羅丹自言自語的喃喃說道:“其實這世間本沒有這么多湊巧的事。”</p>
<p></p>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83533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