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四章 剩湯,無家人

第四章 剩湯,無家人


  
<p>“要是實在想不明白就別想了。“許安伸了個懶腰拍了拍嘴說道,由于打哈欠的緣故話語都有些讓人聽不懂。</p>
<p>但成武聽懂了,成武聽懂了他在說些什么,因為能聽懂所以才更顯震驚,難道說他還能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成武絞盡腦汁也想不明白世上還會有這樣的修煉方式。</p>
<p>其實完全是成武想多了,許安并不能看透人的心理,這世上還真沒有這樣的修煉方式。</p>
<p>等到成武回過神來也也明白了其中緣由,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然后把上衣穿上開始找柴火,想著昨天剩下的湯熱一下也能湊合著喝。</p>
<p>“你還真是風雨不輟。”許安看著前面的藍色身影說到。</p>
<p>身穿藍色衣袍,左手拿著兩張餅,來人自然便是云望舒,與昨日不同的是她的右手撐了一把白色的紙傘。在這樣的雨天更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一般,當然,如果沒有拿著的那兩張餅的話。</p>
<p>“這是昨天那個人?”云望舒沒有回答許安的問題,因為她看到了鋪子里邊正在找柴火的成武。</p>
<p>云望舒昨日就已經注意到了來鋪子里喝湯的這個人,并不是她也達到了通靈期進而感知到了屋里的靈力波動,而是成武端湯走進鋪子里的時候云望舒也剛好來喝湯。</p>
<p>開始云望舒以為是許安的幫手,所以今天來的也就稍早了些,想看看這位少年究竟在策劃著什么。</p>
<p>這么看來果真如此,不過她還是想不明白許安究竟想做些什么,這也是望舒樓所想不明白的問題。</p>
<p>“他叫成武,要去你們望舒樓的,不過這不是還不到靈師大會的日期,我怕他冒昧前去打擾了你們,就先借用幾個月,到時候再還你們不就是了。”</p>
<p>“我們望舒樓的人可不是那么好借的。”</p>
<p>“欠我的湯錢就不要了,況且他還沒入你們望舒樓,還不屬于你們的人。”</p>
<p>“嗯,有道理,這很劃算。”云望舒仔細的思考了一會兒后回到。</p>
<p>許安將云望舒迎進了鋪子,三人開始沉默,無一人說話,云望舒坐在鋪子里喝水,許安始終靠在門口看雨,成武準備著生火熱湯。</p>
<p>“咳咳,昨天的湯,熱一下應該就可以喝了。”成武不一會兒熱好了湯,打破了這種尷尬的氛圍。</p>
<p>殊不知成武的這句話讓場面變得更加尷尬了幾分。</p>
<p>“我還有事,我先回去了。”云望舒站起身來說到,并未稍作停留,說完就撐開傘走進了雨中。</p>
<p>成武有些想不明白,也不再想,開始盛湯。</p>
<p>“那個。人家可是望舒樓的大小姐,你.....你就讓人家喝剩湯?”許安走進鋪子里,端著碗無奈的搖了搖頭說到。</p>
<p>“望舒樓?大小姐?她莫不是?”成武聽到這話停下了盛湯的動作,自己一心想入望舒樓,卻不曾想望舒樓未來的繼承者剛剛就站在自己面前?</p>
<p>“這下你可知道自己剛才錯過了什么?我跟你說,這位大小姐很是記仇,你沒看她剛才的眼神。這還不算,如果讓月神大人知道你就這么對他的女兒,你就等死吧你。”</p>
<p>“有.....真有那么嚴重?”成武皺了皺眉后小心翼翼的試探問道。</p>
<p>“當然,你以為他們山上養著的都是一群善男信女?”許安咬了一口餅,含混不清的回答道。</p>
<p>“那我該如何是好?”成武碰著一碗湯坐到了許安的身旁接著問道。</p>
<p>“接著做我的幫工就行了,非要去望舒樓干啥。”</p>
<p>“不行,我只做三個月,三個月后靈師大會我一定要參加。”成武異常堅定的回答道。</p>
<p>“為何非要去望舒樓?你看看這個小鎮,你看看這些鎮民,他們連房子漏雨了都懶得去修,你又為何要這么努力?”許安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懶洋洋的說到。</p>
<p>“我有我的理由,我需要望舒樓幫我。”成武捧著湯小聲說到。</p>
<p>“我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望舒樓不會幫你做任何事情,他們不是善堂,更不會以慈悲為懷,你的這種想法很危險。”</p>
<p>“我沒有別的選擇,除了時間我什么也沒有。“</p>
<p>“或許做我的幫工就是你最好的選擇。”</p>
<p>“你會幫我?”</p>
<p>“我不會幫你,那是你自己的事,而我一向不喜歡多管閑事。”</p>
<p>“那你昨日為何阻止我去望舒樓?”</p>
<p>“因為,我需要做一些事情。當然最主要的是我這鋪子里需要一個幫工。你或許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又或許是得罪了什么了不起的組織,為了活命你只能去望舒樓,但你剛才又說你有足夠的時間,看起來倒不像是在逃命,你似乎是想要找誰報仇。”</p>
<p>“劍靈門。”成武簡單的說到。</p>
<p>“一個人還是一個門?”許安開口問道。</p>
<p>“一個人。”</p>
<p>“何人?”</p>
<p>“計東里。”</p>
<p>“劍圣計東里?呵呵,若真是一個門或許你還能有些機會。”</p>
<p>“而且,這么容易就說出來,你好像很信任我。”</p>
<p>許安聲音忽然變得冷了起來,身上的氣質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再不復先前的慵懶,成武只感到心臟漏跳了一拍,只是一瞬就感受到自己的后胸抵了一個硬物。</p>
<p>成武當然能感受到那是許安的那把劍,只是他想不明白許安到底要做什么,以他的身手想殺死自己是很簡單的事情,更不用等自己說出目的后再動手,他不會認為許安是劍靈門派來的,因為據他的了解劍靈門并沒有這種少年高手。</p>
<p>“通靈期的靈師,果然很強,想殺我何須要這么麻煩。你到底是誰?”成武咽了一下口水艱難的說到。他這話倒是實話,在許安面前自己完全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甚至連他的動作自己都無法看清。</p>
<p>“我是你老板,我只是想告訴你,不要太相信別人。”</p>
<p>許安把劍順手扔在地上,坐下開始喝湯,還是先前那般懶散姿態,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p>
<p>但成武卻不能當做什么都沒發生。相反的,對他來說這一天之內的疑惑的事情實在是有些太多,但他卻不能再發問,因為剛才許安的動作可以說是善意的提醒,但也可以當成是一種危險的警告。</p>
<p>“要過年了?你不回家?”許安看著成武也不說話,喝完了一口湯開口問道。</p>
<p>“我沒家了。”</p>
<p>“原來如此。”</p>
<p>成武說話的時候不是說自己沒家,而是說的我沒家了,那也就是代表他原本是有家的,現在沒了。其中發生了些什么自然是不難猜測。</p>
<p></p>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82664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