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五章 國師府

第五章 國師府


  
<p>北陽城,國師府外。</p>
<p>國師府在北陽城顯得很不起眼,不起眼不是因為它的位置不好,相反它所處的位置可以說絕對是很好,而是離皇宮近了自然就顯得很不起眼。</p>
<p>“你去通報一下,下次再來拜訪吧,咱們先回去。”</p>
<p>國師府外停著一輛馬車,馬車來處有著很長的幾道車轍印,并不是說這輛馬車有多沉重,而是北陽城下了很大的一場雪,整座城里一片雪白。</p>
<p>面前的國師府已不復原先的古樸氣質,變得很是雪白,純潔,周圍的一切都顯得很是干凈。</p>
<p>“老爺,可是有其他的什么事。”馬車前方趕車的一位管家說到。</p>
<p>“國師大人很是守時,既然晚了片刻,那我們就不必前去打擾了,明日再來拜訪便是。”</p>
<p>“是,老爺。”</p>
<p>國師府內。</p>
<p>一位滿頭銀發的老人靜靜的坐在亭子里,賞著外面的雪,他的腰部挺的非常直,像是傲然而立的松柏一般,頭發依舊梳理的一絲不茍,正是國師大人羅丹。</p>
<p>“老爺,御史大人說明日再來拜訪。”一管家模樣的人站在亭子外恭敬稟告到。</p>
<p>“嗯,知道了,天涼,你也早些回屋吧。”國師大人開口說到,嘴唇嗡動牽動起臉上的皺紋,但并不會顯得孱弱。</p>
<p>“是,是。”</p>
<p>下人告退。</p>
<p>亭子里只剩下國師一人,他的眼睛盯著前方的一株樹看的非常仔細,那棵樹上面覆滿了雪花,靜靜的坐落在那里。</p>
<p>這樣的樹很是尋常,在這座城,這種天氣里并不會罕見,相反卻是隨處可見,但他的眼神卻沒有移動絲毫,依舊是認真的在看著,就好像自己的目光原本就該停留在那里一樣,仿佛在看著著什么難得一見的奇景。</p>
<p>如此情形只能說明他并不是在看風景,而是在想些什么事情。</p>
<p>“要過年了。”</p>
<p>過了很長時間國師大人才自言自語的說出了一句話,眼神顯得有些哀傷。</p>
<p>第二日,國師府外。</p>
<p>“你去通報一下,咱們先回去。”</p>
<p>依舊是那輛馬車,與昨日相比車身上的雪覆蓋的更厚了幾分,遠處的車轍印已經都看不清,好像這輛馬車根本沒有動過,始終停留在這里一樣。</p>
<p>“是。”</p>
<p>馬車行駛的很是沉重,前方拉車的一匹駿馬吃力的喘著粗氣,車身上也都結滿了冰柱,剛行出的車轍印立馬便被風雪所覆蓋,駕車的管家更是眉毛都染上了一層白色的冰霜。</p>
<p>“老爺,咱們這都第二次來了,您可是御史大夫,又不是您不守時,實在是這天氣的原因,難道國師大人就不能稍稍通融一下?”</p>
<p>這位御史府的管家對此很是不理解,難不成這位國師的架子真就這么大?這么的不近人情?</p>
<p>“遲了便是遲了,改日再來就是。”</p>
<p>馬車漸漸遠去。</p>
<p>“老爺,御史大人說明日再來拜訪。”</p>
<p>“嗯,知道了,早些回屋吧。”</p>
<p>國師大人依舊靜靜的坐在亭子里賞雪,風雪更大了幾分,他卻始終只著單衣,很難讓人相信這是一位年近百歲的老人。</p>
<p>第三日,清晨。</p>
<p>清晨的北陽城很是安靜,有的只是呼嘯的狂風和漫天的飄雪,中央大街上兩個身影逐漸從風雪中顯了出來。</p>
<p>“老爺,咱們用得著這樣嗎?”御史府管家撐著一把傘吃力的說到。</p>
<p>“咱們晚了兩次,已經是不敬。事不過三,這次得早點去才是。”御史大夫一邊用胳膊伸到額頭前方擋著面前的風雪,一邊吃力的說到。</p>
<p>“國師大人難道真的有這么可怕?”</p>
<p>“你這話說的不對,國師大人不是可怕,而是可敬。”</p>
<p>“是是,是小人失言了。”</p>
<p>雖然管家嘴上說自己失言,但心里卻還是在犯嘀咕,讓自己家的大人這么早便如此去拜訪,這樣的人算得上是可敬?而且御史大夫以驕傲果斷著稱,怎么如今變得這么謙遜?這還是自己家的那個老爺嗎?</p>
<p>倆人足足走了半個時辰左右。</p>
<p>“現在是什么時辰了?”</p>
<p>“回老爺,現在已是辰時了。”</p>
<p>“嗯。我跟國師大人約的是巳時,辰時過后便是巳時,咱們在這稍等會兒吧。”</p>
<p>“老爺?早了也不行?”</p>
<p>“過早過晚都顯得不敬,咱們稍等會兒就好。”</p>
<p>盡管管家對此很不理解,但他只是一個下人,主人都沒意見他自然沒有反駁的權利,倆人老老實實在國師府外等候。</p>
<p>“見過御史大人,可需要小人前去通告一聲。”</p>
<p>國師府外的下人看到門外的倆人自然認得出來那是御史大夫,趕快跑了上來見禮問道。</p>
<p>“不用了,稍等會兒就好。”</p>
<p>不早不晚,剛到巳時。</p>
<p>“我北昌好久沒下過這么大的雪了。”國師大人羅丹坐在亭子里說到。</p>
<p>“是啊,轉眼就要過年了,國師大人身體還是那么硬朗。”御史大夫崔相公答道。</p>
<p>“崔大人,你可是為了大皇子的事情。”</p>
<p>“不敢欺瞞國師大人,大皇子殿下被關入府內已有五個多月,現在朝堂上可謂是人心惶惶,國主病情反復,我北昌豈可無繼承者?”</p>
<p>“國主因為那件事遷怒于大皇子,你我又能做些什么?”羅丹輕嘆了一口氣說到,嘆的滿是無奈。</p>
<p>“國師大人,我不同意你這話,沒有證據能證明那件事是大皇子所為,即便真是如此難道我們就什么都不做?當以國體為重啊。”</p>
<p>“你多慮了,現在時間還不到,你我都做不了什么,國主現在尚還能操持國政,更談不上損害國體,我們安安分分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行。”</p>
<p>“時間不到?您究竟在等些什么?”崔相公實在是聽不明白羅丹這句話中的意思。</p>
<p>“時間會安排好一切,無論結果是好的還是壞的,都是結果。你我所等的不也就是一個結果嗎,既然等結果那么自然就要接著等下去。”</p>
<p>羅丹輕嘆了一口氣,這話更像是他在自言自語一般。</p>
<p>“我還是不明白,既然我們都想要一個結果,當然得要最好的結果,怎么會有人想要壞的結果?”</p>
<p>“好結果壞結果真的有那么重要嗎?或許對有些人來說很重要。但是不做選擇也是一種好的結果。國主在猶豫,這種猶豫不見得就是壞事,我們所做的事情很簡單,只要接著等下去便好。”</p>
<p>“國主究竟在猶豫什么?”</p>
<p>“國主在想些什么我們又豈能得知,你不用多想,順其自然便是了。”</p>
<p>“是,國師大人,下官失言了。”</p>
<p>崔相公離了國師府,原路返回。</p>
<p>“老爺,國師大人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御史府管家一直都在想國師是位什么樣的人,能讓自己家老爺這么驕傲的一個人變得如此謙遜,管家可不認為這是在懼怕。</p>
<p>“國師大人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有時候覺得他很神秘,對一切都不在乎,這種不在乎在有時候看來更像是什么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p>
<p>“老爺。小人聽不懂您這話。”管家撓了撓頭仔細品著這句話,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來說的是什么意思。</p>
<p>“哈哈哈,確實很難理解,我也不明白自己說出這話想表達什么意思,或許跟國師大人呆的久了不自覺就會有這種理解,走吧,咱們回去。”</p>
<p>國師府內。</p>
<p>國師羅丹依舊靜靜的坐在亭子里,哪怕亭子里始終只剩下他一人。</p>
<p></p>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826394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