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六章 過年

第六章 過年


  
<p>國師府的年過的很是平淡,國主并沒有大宴群臣,所以羅丹也沒有入宮。府中沒有什么來客,并不是這位國師的人緣不好,而是大家都要在自家過年。</p>
<p>“門前的燈籠摘了吧。”羅丹看到正在府門外忙著掛燈籠的下人對管家說到。</p>
<p>“大人,今天就要過年了,掛上顯得喜慶一些。”管家聽到這話很是尷尬,哪有大過年的摘紅燈籠這種事的?</p>
<p>“要知道我北昌并無值得賀喜歡慶之事。”羅丹說完話回到府中開始就餐。</p>
<p>管家無奈只得照辦。</p>
<p>餐桌上的食物跟平常并無什么區別,一碗米飯,一碟很普通的菜,一缽清湯,湊成了一頓略顯寒酸的年夜飯,與他的國師地位實在是大不相符,但羅丹對此好像并不在乎,依舊吃的很是認真。</p>
<p>與國師府的平淡不同,中央大街的街道兩旁掛滿了紅色的燈籠,到處都是歡鬧嬉笑聲。</p>
<p>大雪下了多日,卻在將要過年時消停了一番,這在尋常百姓看來實在是上天眷顧,街道上每個人都顯得很是開心。</p>
<p>但開心也只是一部分人。</p>
<p>北宮。</p>
<p>“咳...咳咳...”</p>
<p>北宮尚膳監內不時傳出痛苦的咳嗽聲。</p>
<p>“父王,過年了,要不讓大哥一起過來吧。”</p>
<p>一個大約十四五歲的少年坐在餐桌前的椅子上小心翼翼的問道,少年臉上有些青澀,似乎是害怕自己口中的父王,說完話立馬低頭看著自己面前的湯碗,不敢抬頭。</p>
<p>少年叫許世良,北昌王的兒子。</p>
<p>“不要提你大哥。”北昌王擺了擺手說到,說完話又是痛苦的咳了兩聲。</p>
<p>“世良,吃完飯,你去看看吧。”北昌王有些猶豫的說到。</p>
<p>猶豫實在是不符合這位國主的性格,但是他就這么猶豫著說出來了,所以許世良對此很開心。</p>
<p>“是,是,多謝父王。”</p>
<p>餐桌上的菜品很豐盛,但卻只有兩個人,一父一子,算不上什么國宴,只能說是比較尋常的家宴,北昌王由于身體緣故今年并沒有在宮中設宴,所以只有他和許世良來吃這頓年夜飯。</p>
<p>但許世良的心思在聽到北昌王的應允后也就不在這場家宴上了。</p>
<p>大皇子府外。</p>
<p>兩名身穿普通盔甲拿著長槍的守衛靜靜的站立在府門前,就像是兩尊石像,一動不動,他們并不是皇子府的護衛,即便是過年也不敢稍違北昌王的命令。</p>
<p>“國主有令,任何人不得進入!”</p>
<p>兩名守衛長槍交叉橫在府門,對著站在府前的一名少年說到。</p>
<p>“我....今天過年了.....我父王讓我來看看大哥。”許世良看著兩名守衛有些害怕,慌張向后退了兩步,提著的食盒都掉在了地上,趕忙蹲下撿起食盒,小心翼翼的查看著里面的飯菜。</p>
<p>“等一下,不要傷了他。”</p>
<p>府內一個身影急匆匆的走了出來,臉上神情顯得很是著急,正是大皇子許世昌。</p>
<p>“見過大皇子殿下。”兩名守衛見到此人趕忙單膝跪地見禮。</p>
<p>即便許世昌如今被禁足,但他依然是大皇子,帝國未來的繼承者,并不是他們這些守衛可以得罪的起的。</p>
<p>“大哥!他....他們不讓我進去。”許世良看到自己的大哥很是高興,想說這話的時候又想到兩個守衛還在場,所以顯得更加不好意思。</p>
<p>“可是父王讓你來的?”許世昌看到自己的親弟弟同樣也很開心。</p>
<p>“嗯,父王說今天過年了,讓我來看看你。”</p>
<p>“既然是父王的意思,那便進來吧。”</p>
<p>“大皇子殿下,這個......”兩名守衛面露難堪之色。不是這倆人認死理,說不能讓人進就誰也不能進,而是他們沒見過這個少年,雖說聽他倆對話應該也是位皇子,但要是出了問題他倆全家都不夠殺頭的。</p>
<p>“怎么?他是奉國主之令來的,你們也敢攔?”</p>
<p>“屬下不敢,多有得罪,還請皇子殿下見諒。”</p>
<p>府內并不顯的頹敗,即使被禁足但府內依然還是會有下人打理,照顧日常起居。</p>
<p>“大哥,我給你帶了好吃的。但是,剛才撒了一些。”剛進入府內許世良就舉起了食盒開心的說到。</p>
<p>“哈哈,大哥哪能缺吃的。倒是你,又長高了不少。父王他,近來身體如何?”</p>
<p>許世昌這話說的倒是實話,皇子府從來不會缺少吃的,即使被禁足,只要是不被貶,那他依然是皇子,皇子應有的待遇一樣也都不會少。</p>
<p>“父王的身體很不好,一直咳嗽,今年就我們兩個在吃年夜飯。”</p>
<p>“嗯,我知道了。來,見過你大嫂。”</p>
<p>對于許世昌來說,這頓年夜飯很豐盛,哪怕撒了一些。</p>
<p>對于許世良來說,能見到自己的大哥很開心,盡管大哥在被禁足。</p>
<p>對于北陽城的百姓來說,他們對現在很知足,雖然日子并沒有什么變化。</p>
<p>但對于有些人來說這個年過的可謂是一團糟。</p>
<p>“這什么鬼天氣?大過年的還下雨,這年還過不過了?”許安指著外面的天氣,罵罵咧咧的說到。</p>
<p>“聽說越是重大的節日,有些人的脾氣就會越暴躁,原來是真的。”云望舒坐在鋪子里的椅子上喝了一口水,一本正經的說到。</p>
<p>“嗯,是這樣。”成武點了點頭表示贊同的接著云望舒的話。</p>
<p>經過長時間的相處,三人也都熟絡了起來。</p>
<p>“你不回去過年?”許安問到,問的自然不是成武,而是云望舒,難不成大過年的她還要專門下來看著自己?</p>
<p>“望舒樓沒有過年這個說法。”</p>
<p>“還真是個無趣的門派。”</p>
<p>因為下雨的緣故三河鎮并不如何喧鬧,每家每戶只是按照平常的習慣來生活,過年對于他們來說只是晚上多吃一個饅頭,多喝碗湯罷了。</p>
<p>但許安卻并不甘愿如此。</p>
<p>“燈籠再掛高點,再高點,對對,歪了歪了。”許安站在廊前斜著頭看著上邊在掛燈籠的成武,不時的發表著意見。</p>
<p>云望舒看著這一幕很是無語,從幾天前開始就在集市上準備過年的東西,做這些能有什么意義?</p>
<p>“這是你做的?”云望舒看著面前桌上的一堆生扁食說到。</p>
<p>“差不多,都是我買的。”許安點了點頭,認真的盯著鍋里將要沸的水說到。</p>
<p>成武跟云望舒都覺著這人也實在是太不要臉了,點頭還點的那么認真。</p>
<p>“醬料調好了沒?我這扁食可是馬上就要熟了。”許安一邊下著扁食一邊朝著調醬料的成武喊道。</p>
<p>“好了,馬上就好。”成武趕快回應道。</p>
<p>“沒想到你平日里這么懶散的一個人,到過年卻又這么積極。”</p>
<p>“過年跟平常可不一樣,跟你這沒過過年的人沒法說。”許安忙著下扁食,也懶得理她。</p>
<p>“有何不一樣?”</p>
<p>“這可是過年,當然不一樣。”</p>
<p>成武覺得這個年過的很愉快,云望舒覺得這個年過的很新奇,但對于許安來說卻總歸是覺得少了點什么。</p>
<p>有人歡喜有人愁,或許,地上隨意躺著的那把劍能懂他,那是許安的劍,那把劍的名字叫忘愁。</p>
<p></p>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82543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