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十一章 一聲輕咦

第十一章 一聲輕咦


  
<p>許安和成武登到峰頂的時候時間已所剩不多,大多數人也都已經登了上來,只有少部分人還在做著最后的沖刺。</p>
<p>這座山并不如何高,站在山頂能清楚的看到下面的臨城湖,從山頂往下看去更是顯得俊美。</p>
<p>山頂此時顯得有些空曠,中心位置有個六角形的石臺,石臺大約兩尺多高,臺面修筑的很是平整,石臺四周并沒有登臺用的石階,因為兩尺高的距離對于大多數人來說就是抬下腿的事情。</p>
<p>山頂左手區是休息的位置,有著幾排石凳,三三兩兩的坐著兩排人群。</p>
<p>不一會兒時辰已到,大會也即將開始,還在山道上的參會者注定是要與這場大會無緣,沒人愿意等上他們一等。</p>
<p>從山下的上百參會者,到大會即將開始只有三十多的人口,可見這條山道的淘汰率非常之高。</p>
<p>三十多人站在峰頂并不顯得如何擁擠,休息區顯得還是有些空蕩,大多數人都在認真調息準備接下來的戰斗。</p>
<p>“我是望舒樓執事處的長老,我叫嚴峰。”嚴峰長老看到時辰已到,走到石臺中心位置向著休息區說到。</p>
<p>“你們都是這一代中的精英,都很優秀,但是我望舒樓每年只招收一名弟子,而你們需要做的就是擊敗其他參賽人員拿到這一個名額。</p>
<p>我腳下的這個石臺,就是你們的戰場。規則只有一條,不準傷殘對手,更不準害人性命。你們可以輸,但誰要是誰違反了規則,望舒樓絕不會放任不管!</p>
<p>如果沒有其他問題就請參賽者登上這座石臺,半個時辰后誰能依舊站在石臺上,那么他就能進入望舒樓。“</p>
<p>嚴峰長老說完話開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休息,底下的一群人開始小聲的討論了起來。</p>
<p>“混戰嗎?望舒樓還真是會省事。”長更自言自語的說到。說完話開始向石臺上走去,登臺的時候還故意的望了許安一眼,眼神中的意思很是明顯,那就是來戰!</p>
<p>跟著他上去的還有阿離。</p>
<p>但許安卻只是看著他微微笑了一下,并沒有任何動作。</p>
<p>底下的討論并沒有持續太久,人們都開始陸陸續續的登臺。</p>
<p>“我先上去了。”成武看著大多數人都已登臺,朝著旁邊的許安說了聲,解下大刀開始登臺。</p>
<p>剛才嚴峰長老已經說過,不準重傷對手,為了保險還是不帶武器比較好,不然還真不能保證不傷到別人,畢竟沒有誰敢得罪望舒樓。</p>
<p>許安輕輕的點了點頭,依舊坐在原地不動。</p>
<p>“年輕人,你不去參會?”依舊是那名老者,看到休息區的位置只剩下一名少年奇怪的問到。</p>
<p>“我不參加。”許安搖了搖頭后說到。</p>
<p>“那你為啥要上來?”</p>
<p>“跟你倆的理由一樣。”</p>
<p>老者聽到這話有些語塞,微微笑了下后坐在座位上不再說話。</p>
<p>長更的目光一直在盯著許安,當他發現人都已經登了臺,唯有許安還是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不由有些奇怪。</p>
<p>嚴峰長老看到人都已經登臺,站起身來準備宣布開始。</p>
<p>“等一下!”長更看到這情形立馬喊道。</p>
<p>“你有何事?”</p>
<p>“他為什么還不上來?”長更指著許安問到。</p>
<p>許安看到這幅畫面很是無語。</p>
<p>張程聽到動靜順著長更手指方向看去,忽然間眉頭緊鎖了一下,然后撓著腦袋仔細的在想些什么。</p>
<p>許安自然注意到了他的反應,正欲起身,然后立馬就放松了下來。</p>
<p>“他本來就不參加!”嚴峰面無表情的回答到。</p>
<p>“他不參加為什么還能上來?”</p>
<p>聽到這句話臺上的人也都亂哄哄的討論了起來。</p>
<p>“你問問你家的那兩位!”嚴峰聽到這話嘴角抽搐了一下,加重了語氣說到。</p>
<p>“我.....我那是家中長輩怕我出事來看著點,他又是為什么?”長更沒有絲毫不好意思的回到。</p>
<p>“他是跟著我來的。”成武輕咳了一聲說到。</p>
<p>他不說這話還沒事,一說完話周圍的人立馬就不干了。</p>
<p>“不是說只能二十歲以下的才能參加嗎?這都得三十多了吧?”長更看到成武更加郁悶了起來,他本來以為成武只是許安的護衛,沒想到自己居然完全猜反了。</p>
<p>“是啊,不是說只能二十歲以下的嗎?”</p>
<p>“這怎么看都得三十多了吧。”</p>
<p>“我不參加了,這怎么可能打的贏嗎。”</p>
<p>周圍的人看到成武后開始嘰嘰喳喳的議論了起來。</p>
<p>嚴峰長老的額頭冒了一排黑線,臉色陰沉著說到:“他叫成武,武清帝國人士,今年十九歲,你們還有什么問題!”</p>
<p>“這?他哪點像十九歲了?”長更聽到這話很是震驚。</p>
<p>周圍的人又開始議論了起來。</p>
<p>其實嚴峰也是有些無奈,畢竟成武怎么看也不像只有十九歲,他甚至懷疑成武是假報年齡,但自己又沒有證據,既然云望舒說沒有問題那自然也不好就這么把人趕下臺去。</p>
<p>許安坐在臺下饒有興致的看著臺上,這些人跟自己第一次知道成武十九歲的時候反應簡直是一模一樣。</p>
<p>“你莫不是故意來找茬的?你要不想參加可以不參加!”嚴峰盯著長更依舊是面無表情的說到。</p>
<p>“那我不參加了。”長更完全不懼這位長老,直接跳下了石臺,回到休息區的座位上。</p>
<p>走回去的時候還多看了幾眼許安,但許安的眼神卻一直在盯著臺上,仿佛在他的眼中臺上的比試已經到了最精彩的階段一般。</p>
<p>嚴峰長老看著長更還真不參加了更是氣的牙根直癢癢,難道今年的靈師大會將要變成一場鬧劇?</p>
<p>轉身望向身后的云望舒,發現她依舊是緊閉著眼睛對場間發生的事不聞不問,就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一般。</p>
<p>嚴峰也就不再多說些什么。愛參加不參加,我堂堂望舒樓還能求著你參加不成?</p>
<p>“你真不參加了?”跟著長更的那位老者看到這幅畫面也有些無語,上前詢問到。</p>
<p>“臺上的這些人都不強,打起來也沒啥意思,不參加了。”長更小聲說到。</p>
<p>“許安,走,咱們去山下比試去。”長更沖著許安揮舞著手臂喊道。</p>
<p>“放肆!你當望舒樓是什么地方!”嚴峰長老早已受不了長更的態度,此時聽到他大聲喊叫更是兩眼氣的冒火,正要準備動手。</p>
<p>“嚴峰長老。”云望舒始終閉著的眼睛睜了開來,輕輕地說了句。</p>
<p>“是,少樓主。”嚴峰停下動作,也不去看長更,仿佛是再看上一眼就怕自己真的忍不住要動手了。</p>
<p>“我宣布!大會正式.....”</p>
<p>“許安,許安,我想起來了!”張程聽到長更口中的許安,輕念了兩聲后忽然指著許安很是興奮的大聲的叫了起來。</p>
<p>周圍的人被他的反應嚇了一跳,個個像看著怪物一般看著張程。</p>
<p>許安站起身來眉頭緊皺了一下。</p>
<p>“你也是來搗亂的?”嚴峰臉色陰沉的看著張程,咬牙切齒的說到。</p>
<p>張程被他的反應嚇了一跳,往后退了兩步支支吾吾的說到:”不是....不是,是....“</p>
<p>忽然間臺上的眾人都感覺到憑空刮起了一場風,這種天氣里吹在身上感到有些發寒。但臺下那兩名老者的眼睛卻是亮了起來,長更瞬間便站起了身。</p>
<p>張程話還沒說完就重重的倒了下去,他甚至還不清楚在自己發生了什么事就已經倒了下去。因為有一只手掌落在了他的頸部,同時臺上多了一道黑色的身影。</p>
<p>一瞬間滿場俱驚,大多數人都沒有看清臺上發生了什么事。但是大多數人沒有看清就不代表是沒有人看清。</p>
<p>至少長更看清了,云望舒看清了,嚴峰長老還有那兩位老者也都看清了。</p>
<p>兩位老者略顯滿意的點了點頭。長更卻一直盯著臺上倒下的張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p>
<p>“混賬!”</p>
<p>嚴峰見狀大怒,一個躍起沖到了臺上,還未落地便抬起右掌重重的向著那道黑色身影拍了過去,臺上的眾人頓時感受到一股強悍的威壓鋪面而來,雙腿止不住的往后退了起來,他們都不清楚臺上發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們都看到了這位望舒樓的長老正要準備出手!</p>
<p>只是一掌便強悍如此!眾人不禁為那位黑衣少年捏了把汗,甚至有些年齡比較小的少年都嚇的把頭扭了過去,不敢去看這種血腥的畫面。</p>
<p>云望舒卻是輕輕的搖了搖頭,盯著黑衣少年一動不動,似乎是在看他準備怎么應對。</p>
<p>黑色身影自然便是許安,從張程陷入思考開始許安就一直在仔細的觀察著他。</p>
<p>許安看到嚴峰沖了過來不閃不避,抬起了右手與正在半空中的嚴峰對了上去。</p>
<p>眾人看到許安居然選擇正面相抗更是在心底里大罵了一聲蠢貨!與一個望舒樓的長老正面對抗這可不就是找死?</p>
<p>兩掌相交并未分離,許安的頭發在交手的一瞬猛的向后散了開去,腳下的石臺也有了一絲裂痕,并不如何明顯,看來嚴峰這一掌還是把握好了分寸的。</p>
<p>眾人驚訝的看著這幅畫面,沒有一個人敢發出聲音。</p>
<p>遠處的一座山頂上卻傳來了一聲輕咦,由于距離過遠,所以并未有人能夠聽到。</p>
<p></p>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82214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