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十二章 大會開始

第十二章 大會開始


  
<p>兩掌相交并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只是片刻,嚴峰從半空中落下往后退了幾步,左腳稍微用力穩住了身形。很是吃驚的盯著面前的許安,像是看著一頭怪物一般。</p>
<p>許安依舊站在那里紋絲不動,向后飄散的黑發緩緩的落在了自己身后,好像是什么都沒有發生,唯有腳下石臺的一絲裂痕能夠證明他剛才硬接了嚴峰長老的一掌。</p>
<p>交手結束,滿場俱驚!</p>
<p>山頂上望舒樓的弟子見狀已經圍了上來,嚴峰看到這幅場景趕快擺了擺手示意他們退下。</p>
<p>笑話,一個望舒樓的長老面對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還要找幫手豈不是讓人恥笑?</p>
<p>“好!”在休息區的那位老者看到這幅畫面略顯興奮的喊了一聲。</p>
<p>長更盯著許安更是顯得躍躍欲試。</p>
<p>“多謝長老手下留情。”但許安卻并沒有回應他,而是先朝著嚴峰長老揖手行了一禮后說到。</p>
<p>“嗯,不錯,年紀輕輕便有如此修為,你很不錯。”嚴峰長老略顯尷尬的點了點頭。</p>
<p>其實場間所有人都能看出這一次交手是許安占了上風,但總不好駁了嚴峰長老的面子,所以并未太過議論。</p>
<p>“只是你既然不參加大會為何還要出手傷人?”嚴峰長老接著說到。</p>
<p>“剛才您也看到了,是他先用手指我的,只是給他點教訓罷了,并未重傷,我下去便是了。”許安說完準備走下石臺。</p>
<p>聽完這話嚴峰長老先是上前試了試張程的呼吸,發現正如許安所說張程并無大礙,而且場間所有人也都看到確實是張程先挑的事,然后微微點了點頭。</p>
<p>“你這話可就不對了,既然登上了這石臺,那就得好好遵守規矩參加比賽,哪能說上來就上來,說下去便下去,你把望舒樓當何地方?”長更聽到許安要下去立馬從休息區站了出來義正言辭的說到。</p>
<p>山頂上的所有人聽到這話嘴角都劇烈的抽搐了一下,許安抬起的腿都差點一個不穩,這家伙還要臉嗎?到底是誰先上來又下去的?</p>
<p>但長更對此卻是毫不在乎。</p>
<p>“這位小兄弟說的有禮,既然登上了石臺為何不與他們比試一番,以你的天賦若是進了我望舒樓前途自然是不可限量。”</p>
<p>嚴峰雖然覺著長更很不要臉,卻還是想要讓許安參加大會,以他的身手自然能進的了望舒樓,而自己要是招了這么一位少年天才,那在樓內的威望不知要提升多少。</p>
<p>“這個....”許安聽到這話郁悶了起來,自己還真能跟他們比試不成?于是朝著云望舒的方向望了過去,希望她能幫自己解圍。</p>
<p>但云望舒卻并沒有什么表示,饒有興致的看著許安。</p>
<p>許安被她盯得有些發毛,心想著參加就參加吧,到時候自己認輸跳下去就好了:“如此那就多謝長老了。”</p>
<p>嚴峰輕捋了下胡須后微微點了點頭。</p>
<p>“大會還沒開始誰咋就把我推下去了?”長更看到許安表示參加,走到石臺跟前忿忿的說了聲,然后就很是自然的登上了石臺。</p>
<p>許安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后把身旁倒下的張程輕輕用腳踢下了石臺,看來一時半會兒他是醒不過來了。</p>
<p>嚴峰聽到這話更是差點咬碎了一口老牙,不過也并未阻止,他心里已經暗暗決定不管這次大會的結果如何,這倆人一定要爭取都給招入望舒樓內。</p>
<p>雖說望舒樓規定靈師大會每年只招收一名弟子,但如此天賦的兩個人才想來沒有人會選擇墨守成規的給拒入門外。</p>
<p>經過剛才的一些插曲很多參會的人員都顯得有些不耐煩,但是礙于望舒樓的實力也無人敢出言表示不滿。</p>
<p>“大家…我重新宣布一下規則,不得重傷對手,更不可害人性命,如若誰敢違抗,可別怪老夫讓你們下不了這峻臨山了,比賽正式開始!”嚴峰本來想問下大家有沒有意見,但是聯想到剛才的畫面干脆就直接不問了,省的他們再多事。</p>
<p>所有人都聽到了比賽開始,但場間卻無人敢動,因為他們都看到了許安與嚴峰長老交手的那一幕,與一位通靈期的長老正面對了一掌不但沒有受傷,并且還占了上風,自己這些人真的有勝算嗎?</p>
<p>其實他們的考慮并無問題,如果不是礙于嚴峰長老正值爆發的邊緣恐怕很多人都會選擇放棄參加這次大會,但是許安跟長更不懼嚴峰長老并不代表他們這些人不會感到害怕。</p>
<p>成武看著這幅畫面很是郁悶,難道自己真的要接著給許安做幫工不成?你老老實實的在下邊看著不就好了,瞎上來搗什么亂?</p>
<p>“我說大會開始!你們在干什么?如若再有人拿這場大會不當回事兒可別怪老夫對你們不客氣!”嚴峰看到今天這場大會可謂是一塌糊涂,暴跳如雷的說到。</p>
<p>他現在只想大會趕快結束,無論最后結果怎么樣都行,反正他只需要帶著許安和長更登上望舒樓那么今年的靈師大會便能有一個完美的結局。</p>
<p>殊不知他心里著急但臺上的參會者更加著急,就這么上那不是找死嗎?不過轉而一想嚴峰長老再二強調過不準重傷對手也就放下心來,開始在周圍尋找著對手。</p>
<p>不過周圍都是對手,這么打下去實在是不太明智。</p>
<p>忽然他們看到了角落里的一個人,那人身著白衣,衣服上有著很多腳印,顯得很是臟污。</p>
<p>那人自然便是長更,此人一身臟污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揍過的,再看到跟隨他的兩位老者就更加斷定這人實力不強,實力強的能被人揍成這樣?</p>
<p>于是一群人圍了上去,想著先把他擠下去再說。</p>
<p>眼看著人群越來越近,長更輕笑了一聲,但是他并沒有出手,出手的是一名女子。</p>
<p>那名女子長得很美,標準的美人瓜子臉,一身黑色緊身衣凸顯出完美的身材。</p>
<p>她的右眼處有一道疤痕,并不如何深,看著似乎不會影響到絲毫美感,甚至更多了幾分野性,雖然不及云望舒那般脫塵,但卻更加具有誘惑性。</p>
<p>她是長更的隨從,名叫阿離,眼看著一群人沖著長更圍了上去,作為隨從的她義不容辭。</p>
<p>眾人來的很快,但她前沖的速度更快,一腳踢向中間的一名男子,那名男子始終注視著阿離,自然看到了她的這一腳,抬起拳頭與她相碰。</p>
<p>拳腳相碰一觸即離,男子重重的向后倒了出去,看似還有戰力,但他卻并不準備接著戰斗,隨即走下了臺去。</p>
<p>周圍的人在阿離出腳的時候就向著阿離撲了上來,阿離借著那一腳的反沖力向后掠了一步,成功的拉開了距離,開始從側面攻擊。</p>
<p>她的選擇很是正確,如果是從正面那么她很容易會被包圍。但是她跑到側面就意味著長更要直接面對正面的敵人了。</p>
<p>長更饒有興致的看著面前的敵人,臺上的人除了許安和成武站在原地不動,其他的人都在他和阿離面前。</p>
<p>“許安,你不幫幫我?”長更看著敵人沖了過來后微笑問著許安說到。</p>
<p>由于人群阻擋的緣故他跟許安并看不到對方,但許安知道他就在那,朝著人群的位置慵懶的說到:“沒興趣,你自求好運吧。”</p>
<p>說完話盯著臺下的張程瞥了一眼,只是匆匆一瞥卻被臺下那名始終不曾說話的老者捕捉到了。</p>
<p>“還真是不近人情。”</p>
<p>長更口中說著話,但手上動作確實絲毫不敢停頓,被三十多人包圍即便是他也不敢掉以輕心。</p>
<p>抬起右手輕輕的拍向沖往自己的一名魁梧少年,看來應該是位武者,少年面對這一掌并不在意,因為他是武者,而武者主修的便是身體力量,所以他對這一掌很是輕視。依舊保持著先前的動作,揮舞著兩只拳頭沖向長更。</p>
<p>手掌只是接觸到那名武者,長更立馬躍起來到人群側方,那里是阿離所在的位置,看都不看那名武者一眼。</p>
<p>魁梧武者只感覺到有一只鐵棍狠狠地向自己的肩膀位置拍了過來,猛的向旁邊倒去,撞倒了兩個人后捂著肩膀退下了臺去。</p>
<p>長更掠到側方并未稍作停留,右腿發力從側面沖向人群,抬起右腿踹向了一名少年,少年凝聚靈力于雙手呈守護姿態,但長更卻是輕笑了一聲不以為意,接觸到的一瞬少年便向后倒了出去。</p>
<p>但緊接著而來的是一只拳頭,迎面向著長更砸了過來,長更收回自己的右腿,抬起左掌與他相對,還沒分出勝負就又是一名少年沖了過來。</p>
<p>長更此時來不及應對,所以他并沒有應對,但他做不出應對不代表無人能作出應對,因為他不是一個人,他的身旁還有阿離。阿離見狀立馬沖了上來,抬腿踢向與長更對掌的那名少年。</p>
<p>二人往后再退一步,但周圍的敵人便跟著再進一步。</p>
<p>“嚴峰長老,可看出什么問題了?”云望舒看著臺上開口問道。</p>
<p>“攻擊時沒有靈力波動產生,要么是他沒有使用靈力,要么是他在刻意隱藏自己的靈力波動,如果是他也就罷了,但那名女子攻擊時身上卻也絲毫感受不到靈力波動,實在是有些奇怪。”</p>
<p>“如果說他倆不是靈師呢?”云望舒微微瞇了瞇眼后說到。</p>
<p>“您是說他們是兩位武者。”嚴峰更加好奇云望舒說這話是什么意思,畢竟這倆人的攻擊方式怎么看也不像是武者,他總感覺云望舒的話應該沒有這么簡單。</p>
<p>但云望舒沒有在說話,只是瞇著眼睛看著臺上。</p>
<p>就算是普通人身上都會有靈力存在,但普通人卻無法調用靈力來進行攻擊,按照以往的經驗來看,臺上這倆人在攻擊時并沒有靈力波動產生,那只能說明這倆人要么是普通人,要么是武者,又或者是成功達到了通靈期。</p>
<p>只有達到通靈期的靈師才能從根本上通曉靈力的存在和波動,進而通過修煉來隱藏這些波動。</p>
<p>但嚴峰卻是怎么也不相信一天之間能冒出來三個達到通靈期且不超過二十歲的少年,這在過往可是聞所未聞的。</p>
<p></p>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82128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