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十五章 浮水龍淵

第十五章 浮水龍淵


  
<p>“我認輸。”</p>
<p>所有人都在思考成武該怎么應對接下來的戰斗的時候,輕柔的聲音響起。</p>
<p>話語很是平淡,平淡到甚至無人能反應過來自己聽到了什么,所以底下觀戰的人員依舊是緊緊的盯著臺面,期待著接下來的精彩戰斗。</p>
<p>成武很清楚自己聽到了什么,他聽到了‘我認輸’三個字。</p>
<p>雖然聽到了但他并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應對這種局面,盡管他很想拿到這個名額從而進入望舒樓,但是剛才的局勢很明顯是阿離占到了上風。</p>
<p>阿離說完話并沒有停留,一躍到了臺下,緩慢的向著休息區走去。</p>
<p>直到這時候底下的觀戰人員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聽到了什么。</p>
<p>她認輸?</p>
<p>這…這怎么可能,明明是要贏了的。</p>
<p>所有人心中都泛起了疑惑,看到正精彩的部分突然有一方直接跳臺認輸了?而且還是占據優勢的一方?</p>
<p>這就好比在欣賞一首曲子,聽到最**的部分時樂師突然收起樂器說回家吃飯不奏了一樣讓人心癢難耐,而最主要的是你還不能發表任何意見,因為嚴峰長老還沒開口。</p>
<p>但讓人奇怪的是嚴峰長老這次卻并沒有說什么,只是微微點了點頭,看那模樣甚至是還比較滿意阿離的做法一般。</p>
<p>但其實要說比臺下眾人更為著急的還有一個人。</p>
<p>“等一下,剛才是我輸了的。”成武看到阿離直接跳下了石臺,沖著她的背影說到。</p>
<p>但阿離卻并未理她,依舊是朝著休息區走去,好像聽不到他的話一般,這讓成武變得更加著急。</p>
<p>“呵呵,小兄弟,這場比試你是贏了的,阿離只不過是占了個便宜罷了。”阿離身旁的那名老者笑了兩聲后說到,他叫沈言。</p>
<p>“不知前輩此言何意?”成武聽到這話更是一頭霧水,任誰都能看得出剛才的交手是成武占到了下風,甚至還受了些傷,但這個時候卻有人說是自己贏了?</p>
<p>“阿離破不開你的防守,剛才一擊只是利用你的大意,既然并未造成決定勝負的傷害再打下去她也是贏不了你的。”沈言耐心的講解到。</p>
<p>“可是她依然可以攻擊我的弱點,而且我也已經受了傷。”</p>
<p>“蠢貨!你能讓別人攻擊你同一個部位兩次嗎?”嚴峰長老聽到這話破口大罵說到。</p>
<p>成武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p>
<p>眾人聽到這話才反應了過來阿離為何要認輸,雖然成武受到了傷害但卻還是有再戰之力,只要他不再大意就完全沒有什么問題,但成武剛吃了一次虧自然在接下來的戰斗會變得更加謹慎。</p>
<p>而反觀阿離,多次進攻卻始終無法做出有效的攻擊,接連試探之后終于對成武造成了傷害,但卻不足以決定這場戰斗的勝負,很顯然那種攻擊方式只能使用一次,成武在接下來的戰斗一定會更加謹慎,阿離很難再找到機會。</p>
<p>阿離面對成武所占據最大的優勢就是速度,阿離的速度很快,雖然在這種高速度下成武也很難做出有效的攻擊。但是高速度也就意味著高消耗,阿離的消耗顯然要比成武大很多。</p>
<p>阿離并無法做出持久性的攻擊,所以第一次攻擊之后阿離前進的速度慢了下來,為的就是降低自己的消耗,最后一擊可以說是破釜沉舟的一次攻擊,這次攻擊過后只要成武還能接著戰斗她便只能認輸。</p>
<p>嚴峰顯然很欣賞阿離對于局勢的掌控,很清楚自己的極限所在,占取如此大的優勢之后更能坦然認輸,這樣的心性實在是非常難得,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拿的起放的下的,甘愿認輸有時候也是一種好品行。</p>
<p>臺下的眾人在聽到解釋之后也明白了這是一種什么樣的狀況,雖然多少還是會有些感到惋惜,不過也并沒有太過失落,因為接下來還會有更加精彩的戰斗!</p>
<p>長更對許安!</p>
<p>在場的所有人,哪怕是成武和阿離都絕對會愿意相信接下來的戰斗才會是最精彩的。</p>
<p>起初很多人看到長更身上的一堆腳印都認為他的修為不高,所以才會選擇圍攻長更和阿離。</p>
<p>但經過交手下來他們已經很清楚的知道這個少年絕對很強!尤其是最后一擊長更所爆發出來的恐怖攻擊更是讓所有人為之震驚。</p>
<p>現在所有人的關注點已經不是誰能進入望舒樓,而是長更跟許安到底誰更強!甚至已經開始覺得這倆人的對決直接就決定了這一個名額的歸屬。簡單來說就是他們覺得成武贏了也是不重要的。</p>
<p>或許是不想耽誤大家太多的時間,又或者是想急于跟許安交手,但從長更的性格來說顯然不可能是前者。</p>
<p>長更開始睜開了眼睛,并且站起了身來,朝著許安微微一笑。</p>
<p>但許安卻并沒有站起身來應戰。這讓觀戰的人很是緊張,難道他也要認輸不成?期待已久的戰斗就要這么黃了?嚴峰看到這幅畫面開始著急了起來。</p>
<p>“你準備坐著跟我打?”長更慢慢的向著許安所在的位置走了過去,由于身上腳印的緣故并不顯得瀟灑。</p>
<p>殊不知許安不起身并不是為了擺譜,而是他在思考著其他事情。等到長更走近身前的時候才緩過神來。</p>
<p>“你想怎么打?”許安緩緩地站起身來說到。</p>
<p>許安開口說的不是‘我認輸’,而是‘你想要怎么打’,這令眾人尤其是嚴峰大松了一口氣。</p>
<p>“當然是按規矩打,放心吧,嚴峰長老強調過,我不會重傷你的。”長更依舊是面帶微笑說到。</p>
<p>“可以,不過我這人一向不太喜歡守規矩。”許安開口淡淡說到。</p>
<p>聽到這話嚴峰長老并沒有開口再強調一下規則,因為所有人都能聽出來他們兩個這是在打嘴炮,所以也就不加理會。</p>
<p>但長更跟云望舒卻知道許安這話說的是真的。</p>
<p>“哈哈哈,實不相瞞,我也不喜歡守規矩。”長更聽到許安的話更是笑的前俯后仰。</p>
<p>眾人無語,不守規矩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好品質嗎?這倆人居然還都能這么自豪的說出來?</p>
<p>“那個,我要不要先騰下地方?”成武看著二人即將開戰好像也沒自己什么事,隨即開口問到。</p>
<p>“不用。”長更跟許安異口同聲的說到。</p>
<p>聽到這話成武學著二人之前的動作退到一角開始坐下休息,畢竟自己還是受了傷。</p>
<p>“我先出手?”長更開口問到。</p>
<p>但是回應他的卻不是話語,而是一只拳頭。</p>
<p>在他剛開口說完話的時候許安的拳頭便迎面向他打了過來,并沒有攜帶什么風雨之勢,只是很普通的揮拳,但卻無人敢小看這只拳頭,哪怕是長更。</p>
<p>底下觀戰的眾人看到如此攻擊都忍不住的輕噓了一聲,很明顯他們覺著這倆人完全是在應付這場比試。</p>
<p>但休息區的那兩位老者和嚴峰長老看到這簡單的一拳后眼睛突然都變得明亮了起來,一動不動的盯著場間畫面,嚴峰長老甚至雙手抓住了椅子扶手正欲起身阻止這一拳,但想起許安的對手是長更時便稍微放下了心來。</p>
<p>很明顯他是覺著普通人根本無法承受這一拳的傷害。</p>
<p>倆人第一次交手,這一拳,長更避不開!更主要的是長更并不想避開這一拳。</p>
<p>避不開該當如何?只能硬接!</p>
<p>長更抬起右手迎向許安的拳頭,拳掌相交的一瞬長更只感到一股強大的外來力量傳遍自己的全身,白色衣袍瞬間向后飄散,甚至上邊的污漬都被震得少了幾分。</p>
<p>雙腿使力穩住自己的身形,腳下被自己打碎的石臺又破碎了幾分。</p>
<p>眾人瞪大雙眼看著這幅畫面,能把如此威力的攻擊隱藏到悄無聲息,這家伙真的不到二十歲?</p>
<p>許安收拳,但接著的又是一拳!</p>
<p>一模一樣的攻擊,但卻無人會說他這是在應付這場比試,因為沒有人會愿意承認這種程度的攻擊屬于是應付,最主要的是他們不愿意相信。</p>
<p>但長更這次卻并沒有選擇硬接許安這一拳,畢竟拳頭接一次就行了,一直挨打可是打不贏的。</p>
<p>長更雙腳用力向后跳了回去,輕松躲開了這次攻擊。</p>
<p>許安并沒有接著追擊,依舊是站在原地。</p>
<p>“你很強。”長更笑了笑后說到。</p>
<p>“不打了?”</p>
<p>“先等一下,嚴峰長老,能用兵器嗎?”</p>
<p>“理論上是可以的,但是兵器容易傷到對手,你們小心一點便是。”</p>
<p>嚴峰長現在可謂是非常為難,這倆人無論是誰有所損傷自己都付不起這個責任,又實在是不忍打擾這二人的發揮,但轉而一想他倆應該有分寸才是,而且那兩位老者實力不弱,再加上自己,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還出了什么意外那自己可真就算是白活了。</p>
<p>“沈觀叔叔,可否借用一下您的劍?”長更得到應允后朝著休息區那位始終沒說過一句話的看著問到。</p>
<p>沈觀依舊沒有說話,只是把劍抽出來扔給了他。</p>
<p>那是一把極薄的劍,劍身很是秀氣,完全不像是男子用的武器,平放的時候甚至看不到劍刃的存在,讓人感覺稍微用些力氣便能輕松折斷一般,但所有人都從這把劍中感受到了強烈的威壓。</p>
<p>這絕不會是一把普通的劍,更不可能如它的外表一般能夠輕松折斷。</p>
<p>“計劍譜中排名第九的浮水龍淵。”許安盯著這把劍說到。</p>
<p></p>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81937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