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二十一章 忘憂閣

第二十一章 忘憂閣


  
<p>“成武被關進了忘憂閣。”云望舒看著坐在院子里的許安說到。</p>
<p>“嗯,我知道了。”許安依舊是坐在原地,淡淡的回答到。</p>
<p>“你不去救他?”云望舒對許安的反應很是意外,她總以為許安雖然比較懶散但應該不是那種見死不救的人。</p>
<p>“大姐,那可是望舒樓,里邊的情況你不比我更清楚,我怎么救?”許安翻了個白眼,無奈的說到。</p>
<p>“我會把他放出來。”云望舒看著西方微瞇著眼說到。</p>
<p>“先不說你能不能做到,我可以相信你嗎?”</p>
<p>“你只能相信我。”</p>
<p>“或許我也可以什么都不做。”</p>
<p>“什么都不做?也是,只要你什么都不做自己就不會有危險。”</p>
<p>“所以咯,我不去只是死他一個,去了我倆都得死。”</p>
<p>“看來你還是不信我。”</p>
<p>許安沒有再說話,而是看著自己的院子。</p>
<p>“你讓我查的事我查到了。”云望舒沉默了片刻后說到。</p>
<p>“什么事?”許安先是一愣,然后抬頭問到。</p>
<p>“縹緲派,他們有自己特有的修煉方式,不修煉靈力,所以攻擊時不會有靈力波動。”云望舒看著許安微笑了一下說到。</p>
<p>“嗯。”許安輕輕的答到。</p>
<p>“我先回去了。”云望舒說完話開始走出了院子。</p>
<p>院子里只剩下了許安一人。</p>
<p>許安盯著滿院子的柴火啊。</p>
<p>這里是,忘憂閣!</p>
<p>忘憂閣在望舒樓主掌刑罰,參加靈師大會的時候許安就已經說過,沒想到真的一語成箴。</p>
<p>成武看著面前的三個字并不后悔,因為望舒樓不傻,必然是要過問自己與許安的關系,只要自己沒做什么,以望舒樓的地位完全沒有必要對自己如何。</p>
<p>“你可知這地方為何會叫忘憂閣。”忽然間一道洪亮的聲音傳來打斷了成武的思考。</p>
<p>順著聲音看去那是一名十分高大強壯的中年漢子。</p>
<p>“聽說這里能讓人忘記一切憂愁。”</p>
<p>“你聽說的沒錯,那么告訴我我們想知道的。”</p>
<p>“我并不知道什么。”</p>
<p>“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武文康,忘憂閣的長老,我這忘憂閣可是很久都沒有人來過了,你要是想死的痛快點就老實說出來。”武文康微笑著說到。</p>
<p>“說與不說都是死?”</p>
<p>“進來的人都得死,雖然聽起來沒什么區別,但死法可是千差萬別。”</p>
<p>“我不知道你想說什么。”成武說到。</p>
<p>“那我們的對話可以簡單一點,你為何要上樓。”</p>
<p>“為了變強。”</p>
<p>“然后呢?”</p>
<p>“找人報仇。”</p>
<p>“可以,說出來我們想知道的,然后去死,如果順手的話你的仇我會幫你報。”</p>
<p>“我自己的仇還是得自己去報。”</p>
<p>“你沒有那個機會了。”</p>
<p>“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我只是想入望舒樓。”</p>
<p>“整座山都是望舒樓,如果想進望舒樓那么你已經進了。”</p>
<p>成武無語,這家伙還真是會偷換概念。</p>
<p>“說吧,你們在策劃些什么。”武文康看到成武不說話接著問到,顯然這個人很有耐心。最可怕的不是一個人很殘暴,而是殘暴的同時還有著足夠的耐心。</p>
<p>“如果我不知道你們準備把我關在里面?”</p>
<p>成武一直好奇面前的石門一直沒有打開,武文康只是在石門外審訊自己。</p>
<p>“看來你還是不清楚忘憂二字的含義,只有死人才能忘記一切憂愁。你的罪名不夠大,所以只有尸體可以進去。”</p>
<p>“那里面是什么?”</p>
<p>“是人。”</p>
<p>“都是尸體?”</p>
<p>“沒有尸體,都是活人。”</p>
<p>聽到這話成武倒吸了一口涼氣,里邊都是活人,被關在整座山里面,不見天日,確實是要比死還難受。</p>
<p>而且自己的尸體會被扔進去,扔進去后呢?那些被關的人還能算是人嗎?</p>
<p>武文康說里面沒有尸體,那些尸體呢?成武很簡單便能想明白這些事,即使被關在里面的人也還是得要吃飯,而石門只有犯人的尸體才會被扔進去,這讓成武很是震驚,怪不得武文康說自己只有死路一條。</p>
<p>“所以,你想清楚了?”</p>
<p>“想清楚了,我不想死,但是我確實不知道。”</p>
<p>聽到這話武文康沒有再發問,而是眼神在身旁的地面上認真的掃了一圈,地面上放著很多成武都沒見過的刑具。</p>
<p>然后他看到了一把錘子,很精致的一把小錘子,上面有著一些紅色的碎渣,也不知是要作何用途,只見他很是滿意的彎腰拿起這把小錘子,慢慢走到成武面前。</p>
<p>“我對你的回答不滿意,所以你得忍著點了。”武文康微笑著說到。</p>
<p>“武長老,我把他帶到樓上審問。”忽然間有一道寒冷的聲音傳來,這道聲音甚至比拿著錘子的武文康還要寒冷。</p>
<p>“不知少樓主這是要?”武文康收起錘子后問到。</p>
<p>“月神大人要見他。”</p>
<p>“是。”</p>
<p>臨城北。</p>
<p>“你有完沒完,為什么總喜歡晚上動手?”</p>
<p>張程此時已經完全崩潰掉了,自己跑了一天的路,長更還是追了上來,跑不掉也不再害怕,對著面前的四人吼到。</p>
<p>“你吼什么?老實說不就完了。”長更被他的反應嚇了一跳,然后也對著他喊道。</p>
<p>“我真不知道許安是誰。”</p>
<p>“我不信。”長更微笑說到。</p>
<p>“你有毛病吧?想知道他是誰直接把他抓起來問問不就行了,非追著我干什么,我要是知道早就說了。”</p>
<p>……</p>
<p>聽到這話四人的嘴角同時抽搐了一下。</p>
<p>“這…沈言叔叔?”長更有些郁悶的問到。</p>
<p>“…他說的有理。”沈言也很是郁悶,直接把許安抓起來問他是誰不就行了,雖然許安的實力比較強,但是自己這四個人還奈何不了一個少年?</p>
<p>“混賬,我們做事還用你教?先問你再問他,省的你們說的不一樣。”長更也不管,沖著張程說到。</p>
<p>阿離,沈言,沈觀聽到這話額頭上冒了一排黑線,也不多說話,靜靜的看著。</p>
<p>張程開始思考對策,無論他怎么想也想不出來有逃脫的可能,只是長更他就不是對手,這又來了三個人,看來自己是注定要交代在這里了。</p>
<p>長更一步一步的向張程走去,每走一步張程的心跳都加速了一分。</p>
<p>距離張程只有一步的距離。</p>
<p>忽然間長更感覺到有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左肩,那只手只是放在自己的肩上,并沒有使力,但長更卻感到自己的肩上多了一座山,不敢再動絲毫。</p>
<p>“誰?”沈言大叫了一聲然后往前沖了過去。</p>
<p>那人如同幽靈一般出現,在這種夜色中甚至都無人能夠看清此人是如何出現的。</p>
<p>三人見狀都向著那人沖了過去,雖然是沈言先發出的聲音,但要說速度最快的卻是沈觀。</p>
<p>幾乎那只手放到長更肩上的時候他瞬間就反應了過來,沒有說話,直接朝著那人沖去。</p>
<p>但是他的劍來不及拔出,因為有一只手指按在了浮水龍淵的劍柄位置,沈觀沖的很快,但是那道身影來的更快,在沈觀將要拔劍的瞬間那人伸出一根手指落在了自己的劍柄處。</p>
<p>沈言和阿離見狀停下了前沖的姿勢,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幅畫面。</p>
<p>作為縹緲派下尾境的沈觀在那人面前居然連劍都拔不出來?</p>
<p>縹緲派有著自己獨特的修煉方式,并不依靠靈力,而是通竅,可通的竅只有七個,分別對應七大境界。</p>
<p>主要分為上斗,中身,下尾三種境界。而三種境界又分為七大境,其中上斗三境,中身三境,下尾只有一境。</p>
<p>據說七竅之上還有洞明,隱元兩大隱境。</p>
<p>沈觀握著劍柄的手正在微微顫抖,不是因為他在害怕,而是他想用力把自己的劍拔出來,可無論他如何使力自己的劍也不動絲毫,而且給他的感覺是面前的這人并沒有使力一般。</p>
<p>“不知閣下是?”沈言見狀行禮問到。</p>
<p>“楊賀九。”中年男子答到。</p>
<p>沈言聽到楊賀九這個名字先是仔細的想了想,發現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人,那人看著不過才三十多歲的模樣,居然就有如此實力。</p>
<p>“此番多有得罪,確是我們不對,還望閣下多多包涵。”沈言試探的問到,他也只是想試試楊賀九的態度,能不交手還是不要交手為好。</p>
<p>“嗯。”楊賀九點了點頭,然后松開了按在浮水龍淵劍柄處唯一的那根食指,然后轉身離去。</p>
<p>楊賀九走的很慢,只是一步一步的在走,但是他的腳步踏的很穩,似乎是每一步的距離都是完全相等。</p>
<p>“你走吧。”沈言看著楊賀九的背影對著張程說到,然后無奈的嘆了口氣。</p>
<p>此人二次露面卻都不曾動手,如果自己這些人再有其他想法那可真就是給臉不要臉了。</p>
<p>張程現在很郁悶,他甚至不知道今天的這人跟昨晚上的是不是同一個人,也不再多想,加速向著北方跑去。</p>
<p>“這就是你說的那人?”沈言看著前面的長更說到。</p>
<p>“是的,他背上的那把劍應該是星碎。”長更走到三人身旁說到。</p>
<p>“是星碎不會有錯的。”沈觀也退了回來說到。</p>
<p>“計劍譜中排名第三的星碎,這到底是何人?之前也從來沒聽說過啊。”沈言接著說到。</p>
<p>三十多歲便如此強悍的存在這世上可真是沒有幾個,但這個人給人的感覺卻像是突然從這個世界上冒出來的一般,這令四人很費解。</p>
<p>“會不會跟劍圣大人有關系?”長更想了想后說到。</p>
<p>一個之前從來沒有聽說過的人,突然出現且有著很強的實力,最為主要的是他帶著計劍譜中排名第三的名劍,無論是誰都只能從劍圣計東里和望舒樓這兩個點去思考。</p>
<p>望舒樓沒有道理讓這樣一個人下樓,那么只能說明這人應該是跟計東里有關,世人皆知世間名劍大多歸計東里所有,所以沒有見過的劍一律猜測是在計東里那里。</p>
<p>“應該不是,張程是往北方走的。難道是?”</p>
<p></p>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815920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