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二十二章 回頭與不回頭

第二十二章 回頭與不回頭


  
<p>走出山洞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武文康并沒有跟上來,看來作為忘憂閣的長老他很信任云望舒這位少樓主。</p>
<p>“我們不是要去見月神大人?”成武疑惑了起來,因為他們二人此時正在往山下走。</p>
<p>“你走吧。”云望舒站在原地淡淡的說到。</p>
<p>“你是要放我走?”成武問到。</p>
<p>“嗯。”</p>
<p>“雖然我沒有來過望舒樓,卻也知道望舒樓的忘憂閣不是這么容易就能逃脫的。”成武也不往下走,而是就地坐在山道上,看著山下說到。</p>
<p>“你想說什么?”</p>
<p>“我是誘餌。”成武說到。</p>
<p>“你也不信我?”</p>
<p>“許安說過,這座樓上只有一個人可信。我是信你的,但我不信這座樓。”成武搖了搖頭說到。</p>
<p>“那你要怎么做,就在這里等死。”云望舒聽到這話很開心的笑了起來,不復原先的那種高冷,儼然一副小女子的姿態,只是因為角度的問題所以并沒有人能夠看到這種美麗的畫面。</p>
<p>“能不能告訴我底下的潭水里面有什么?”成武沒有回答云望舒的問題,而是問底下的潭水里有什么。</p>
<p>“水虎魚。”云望舒覺著成武有些不對勁,卻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p>
<p>“謝謝。”</p>
<p>成武說完從地上站了起來,向著東方看了很久,那是上武城的方向,武清帝國的都城。</p>
<p>“樓果然很高,東方也很遙遠。”看了會兒后成武收回目光自言自語的說到。</p>
<p>“你到底想做什么?”云望舒越來越覺著成武有些不對勁。</p>
<p>“望舒樓沒有理由對我做什么,所以我只是個誘餌,**是死了只是死我一個。”成武轉過身看著云望舒說到。</p>
<p>“你倆的話還真是一模一樣。”云望舒聽到這話怔了怔。</p>
<p>成武聽到這話哈哈的大笑了起來,一點沒有正在逃亡的自覺,似乎是也不再擔心被人發現。</p>
<p>沒有任何其他動作,成武大笑完立馬縱身從山上跳了下去。</p>
<p>寒風從他的臉上肆虐的刮過,速度越來越快,底下是一圈潭水,也許他不會被摔死,但無論是誰或許都寧愿自己被摔死也不想掉到潭水里,因為里面有著大群的水虎魚。</p>
<p>成武沒有閉上雙眼,而是認真的盯著下面的潭水,似乎是要牢記清楚每一只將要咬到自己的水虎魚一般。</p>
<p>聽說人死前的三秒鐘腦海中會浮現出一生中最重要的片段。</p>
<p>3……</p>
<p>“爹,你要去干啥?”</p>
<p>屋子里一個虎頭虎腦的小孩兒看著站在門口的一名中年男子說到。</p>
<p>中年男子的打扮很普通,他的背上斜背了一把劍,與其說是一把劍倒不如說是一條石頭,劍上面有著很多凹凸不平的小坑,劍身很是寬闊,沒有經過開刃,很不鋒利,給人的感覺比較厚重,似有千斤一般,也不知那男子如何背的動這把劍的。</p>
<p>“爹要去挑戰一個人。”中年男子的話語中有著濃厚的地方口音。</p>
<p>“為啥要去挑戰?”男孩兒顯然有著不明白男子的舉動。</p>
<p>“因為這把劍想挑戰他,爹也想去挑戰他。”中年男子仔細的思考了一會兒,然后蹲**說到。</p>
<p>“如果輸了咋辦?”</p>
<p>“輸了便輸了,如果我沒能回來,你以后要是有可能的話把這把劍帶回來便好,不要想著為我報仇。”</p>
<p>“輸了會死嗎?”</p>
<p>“或許吧。”</p>
<p>“那你不去不就行了?”</p>
<p>男子并沒有回答男孩兒的問題,而是在男孩頭上寵溺的揉了揉,然后走出了屋子。</p>
<p>“村長,這孩子就托您照顧了,如果我沒能回來這些錢應該也夠他長大用的了。”男子走出了屋外對著一個老人說到,說完拿出了一大袋子靈票。</p>
<p>“天爽啊,咱們這村子里好不容易出了你這一個強者,你這劍癡的毛病啥時候能改改。”村長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說到。</p>
<p>男子沒有回話,背著劍向南方走去,一路上不曾回頭。</p>
<p>兩個月后。</p>
<p>“別擔心,你爹一定能贏的。”村長看著小男孩兒說到。</p>
<p>男孩兒沒有回話,只是扒在窗戶上往外看去,這兩個月男孩兒變得安靜了很多,每天只是扒在窗戶上往外看。</p>
<p>又一個月后。</p>
<p>“你爹應該能回來的,又不是輸了就得死在那里。”村長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著男孩兒說到。</p>
<p>男孩依舊是沒有回話,只是坐在屋內,不敢向窗外看上一眼,男孩兒這一個月內連門都很少出,只是低著頭,一聽到門外有動靜立馬抬頭向外看去,卻每次看到的都是失望。</p>
<p>兩個月后。</p>
<p>“去把外面的地給掃一下,然后上山砍柴去,一天天的老坐在屋里,哪來的錢給你飯吃?”一個中年男子沖著男孩喊道。</p>
<p>老村長一個月前病重不幸逝世,臨走前無奈只得托他的兒子照顧男孩兒。</p>
<p>男孩兒聽到這話拿起掃把走出了門外,走到男子身旁的時候還被男子用力的推了一下,一個不穩摔倒在地。</p>
<p>“能不能走快點,一天到晚跟死了爹似的。”男子破口大罵到。</p>
<p>男孩兒的身上多了很多條傷疤,比起之前來也瘦了不少,黝黑的臉上泛著清晰可見的紅印。</p>
<p>聽到這話男孩站了起身來,沖著男子一字一句的說到:“我爹沒死!”</p>
<p>說完話后男孩兒開始大聲的哭了起來,即使是被男子打的再狠他也堅持著沒有哭出來,但是在此時他的淚水卻是止也止不住。</p>
<p>“管他死沒死,趕緊干活,就你爹給的那點錢還不夠你吃飯的,不干活就別想再吃飯。”男子也不與他糾結這個問題。</p>
<p>男孩擦了擦眼淚開始沉默著掃地,只是今天這地啊,卻是怎么掃也掃不干凈,因為上面總是有水滴落下來。</p>
<p>男孩也不再接著掃,拿起柴刀繩子開始去山上砍柴。</p>
<p>傍晚時分男孩在前面吃力的拽著一條繩子,繩子尾部系著一大捆砍好的柴火,那一捆柴火甚至比男孩的個頭還要高,也不知男孩是如何拽的動的。</p>
<p>男孩把柴火拉到門前,用兩只紅腫手心還在滲血的小手**繩子,抱著一堆柴火放到柴房內,偶爾手會被木屑給扎到一下,男孩臉上卻也沒有任何表情,用另一只手把里面的碎木屑給***,接著抱起柴火往柴房走去。</p>
<p>“動作能不能快一點?你昨天晚上沒吃飯?”男子看到男孩吼道。</p>
<p>男孩的晚飯是兩個饅頭,一碗清水,他坐在柴房門口沉默的吃著手中的饅頭。</p>
<p>……</p>
<p>下面的潭水已經近了,成武慢慢的閉上了眼睛。</p>
<p>……</p>
<p>一位少年站在一扇大門面前,門匾上清楚的寫著三個大字:御靈司。</p>
<p>“你來干什么的?”門口兩名青衫弟子開口問到。</p>
<p>“我想拜入御靈司門下,學習修煉。”少年開口說到。</p>
<p>“你在此先等一下。”一名弟子說完話便打開門向著里面走了進去。</p>
<p>不一會兒后從里面出來了一位老者,老者走到成武身前閉上眼睛仔細的感受了一下,然后搖了搖頭,隨即便向著門內走去。</p>
<p>“請大師收我為徒。”少年見狀立馬雙膝跪下說到。</p>
<p>“你不能操控靈力,無法學會修煉,還是去找個差事干吧。”老者頭也不回的說到。</p>
<p>“除了修煉難道就沒有別的方式能讓我變強嗎?”少年跪在地上不甘的向前方喊道。</p>
<p>“成為武者一樣會讓你變強。”</p>
<p>“我愿意成為武者,求大師收我為徒。”少年聽到還有一絲機會立馬說到,然后用力的朝著老者磕了幾個頭,抬起頭來鮮血慢慢的從額頭滲出,但是少年卻在微笑。</p>
<p>“我御靈司不收武者,你自行修煉就可以。”老者無奈的搖了搖頭。</p>
<p>“我該怎么做?”</p>
<p>“修煉自己的身體。”</p>
<p>從此后御靈司里多了一個少年,那少年并不是御靈司的弟子,在眾弟子看來那位少年就如同是一個雜工一般。</p>
<p>每天清晨天還未亮,一個身影從御靈司內跑了出來,從十里外的小溪中挑水,如此一桶一桶的不知疲倦。</p>
<p>等到眾弟子醒來御靈司內的水缸也全都裝滿了水。</p>
<p>接著是上山砍柴。</p>
<p>與之前相比少年的日子似乎并沒有什么變化,但少年卻很高興,因為他能感覺到自己在慢慢變強,身體也越來越高大壯實。</p>
<p>一段日子后。</p>
<p>“門主,我感覺到自己現在的提升很緩慢,可有什么其他方法?”少年問到。</p>
<p>“武者的修煉不能著急,御靈司只是一個小門派,給不了你太多幫助,你還年輕,應該多去外面看看。”</p>
<p>“有哪些地方可去?”</p>
<p>“西方望舒樓,南方劍靈門,北方靈學院,東方煉靈閣,這四處地方可去。”</p>
<p>“我應該去往何地?”</p>
<p>“靈學院只是一個學院,煉靈閣也是主修靈力,如果是你的話去劍靈門應該最為適合,劍靈門講究以劍入靈,并不太為依靠靈力。”</p>
<p>“我不去劍靈門,望舒樓呢?”少年緊握了下雙手說到。</p>
<p>“望舒樓是世間最為強大的門派組織,但是能不去還是不要去的好。”老門主停頓了下后看著少年說到。</p>
<p>“多謝門主,我去望舒樓。”</p>
<p>“如果能放下還是趁早放下為好。”老門主搖了搖頭后說到。</p>
<p>“多謝門主教育之恩。”</p>
<p>“這把刀你帶上吧。”老門主嘆了口氣接著說到,他知道這孩子想做的事自己是勸不了的。</p>
<p>少年雙膝跪地對著老門主很認真的行了一禮。</p>
<p>然后起身背著大刀向西方走去,一路上卻總是回頭。</p>
<p></p>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81532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