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二十七章 世人皆可入神游

第二十七章 世人皆可入神游


  
他此行前來只是為了救人。
為了救人他可以單人單劍來到太陰山,登上望舒樓,為了救人他可以坦然面對月神大人刺上這么一劍。
同樣是為了救人他必須刺穿月神大人的這層守護。
楊賀九左手艱難用力,星碎同樣艱難的再行進了一寸,劍身上那層揮之不去的星光已消失了一半有余,這也就意味著星碎已經刺穿了一半進去。
三人始終保持著一個固定的姿勢,唯一有所動的便是星碎劍身上那層正在一寸一寸消散的星光。
或許今天過后這把計劍譜中排名第三的名劍便要成為一把廢劍,但這把劍并沒有什么不甘,因為楊賀九沒有不甘。
這把劍便是楊賀九,楊賀九便是這把劍,這便是人劍合一,星碎感知到楊賀九的心意,繼續沉默著前行。
這看起來不像是一場對決,另外兩人似乎是在等待著楊賀九刺穿的那一瞬,場間很是安靜,只有星碎刺穿守護被不停切割擠壓的摩擦聲音傳來。
月神大人靜靜盯著那把越來越近的劍,他明白水滴石穿的道理,如同三條小河流量雖然很小,但卻日積月累匯到太陰山下形成一方繞山的寒潭,星碎也終會刺穿那層守護來到自己的面前。
他所考慮的不是星碎能不能刺穿自己的這層守護,而是刺穿這層守護之后楊賀九會如何打算?
楊賀九打不破這層守護,只能把星碎刺進來,但星碎只有三尺之長,他不認為楊賀九是個愣頭青不懂變通,還是他真的以為只要刺穿這層守護便能真的傷到自己?
“能有你這樣的學生,我很羨慕木院長。”月神大人開口說到。
“多謝月神大人稱贊。”楊賀九簡單回到,他的氣息已有些不穩,看來這一劍耗費了他很大的精力。
“半年前我能感知到北方有人在升靈神游,雖然失敗了,但還是令人震驚,要知道除了何三年外已經很久沒有人能夠跨出那一步了。”月神大人抬頭看著天空說到,眼神中滿是神往。
靈師主要分為五大修煉期:煉靈期、筑靈期、聚靈期、結靈期、通靈期。每個修煉期都分為前中后期。
而成功的度過了五大修煉期的靈師便可以探索到更為奇妙的大境界。
無拘無束如真神巡游于天地者是為神游境。
擁有無上靈力強大無匹者是為摘星境。
神游與摘星并無高低等級差異,只是根據個人的天賦心性來決定最終的境界。
話雖如此,但世人皆知道一個神游境的強者代表著什么,代表著以一己之力便能輕易看住一個國家,無論是誰都不想頭上懸著一把刀過日子,而神游境的強者便是那樣的一把刀,一把只要他想便隨時可以落下的刀。
“叔叔曾經說過,世人皆可入神游。”楊賀九接著回到。
“世人皆可入神游,能說出這句話來,木院長的境界已經是深不可測了。”月神大人仔細的品味著這句話,然后有些苦澀的搖了搖頭。
“但是這句話前面還有著諸多前提,又豈是那么容易做到的。”月神大人接著說到。
其實楊賀九不知道的是,這句話只是木蘭州為了襯托出自己的高深莫測跟他隨口那么一說罷了。
楊賀九沒有回話,因為他不知道怎么回這句話,雖然他也認為木蘭州的這句話很是高深莫測,但他卻很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如若世人皆可入神游,那為何自從何院長后便再無聽說有過神游境的強者?只是楊賀九很信任木蘭州而已,才把這句話說了出來。
而月神大人卻能從這句話中體會出另一番感受,或者說他從這句話中領會到了一個前提,心若自由,便可神游。
可是正如他所說的,說來簡單,又豈是那么容易做到的,生于俗世之內誰又能真正的自由,即便是劍圣計東里,即便是他自己,也終究是跳不開。
“25年前木院長為了一個孩子而放棄神游,所以半年前升靈神游的應該不是他,那么那個人是你?”月神大人接著問到。
楊賀九緊握星碎的手第一次顫抖了一下,一直盯著月神大人的雙眼也第一次有了偏移,他的目光不再那么堅定,他低頭看了下自己的右手,左手重新握緊星碎用力向前刺去。
“不是我,是他。”楊賀九淡淡的回到。
場間恢復了原先的安靜,再無一人說話,只能聽到星碎發出刺耳的摩擦聲和夜里寒風呼嘯而過的聲音。
即使天氣已經開始轉暖但太陰山上卻還是有著絲絲的涼意,但月神大人卻不知道究竟是天涼還是面前的這把劍發涼又或是其他的什么。
月神大人直直的盯著面前的那把星碎,眼神中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他不是震驚于這把劍將要來到自己的面前,他知道這把劍終會刺穿自己的那層守護,他震驚于楊賀九口中的這句話。
楊賀九的這句話很短,也很平淡,整句話中有用的只有兩個字,但這兩個字卻像兩記重錘敲在另外兩人的心頭。
是他,楊賀九沒有說出名字,只說了是他,但場間的三人都知道楊賀九口中的這個他是誰,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更加震驚。
一直緊盯著楊賀九這一劍的計東里忍不住扭頭向山下看去,無論他怎么看都覺著不可思議,他不敢相信半年前依靠升靈神游而震驚世間的居然只是一個18歲的少年,這個少年帶給了他們太多的驚訝。
計東里少年時雖曾看見過那道門檻,但正因為看到才更加明白跨出那一步要如何困難,即使看到卻也始終無法去沖破那道門檻。
而在現在他聽到有人居然先他一步觸摸到了那道門檻,并且已經嘗試跨了一步進去,他現在的心情可想而知,此次來到望舒樓他有太多的震撼。
“還真是不講道理。”計東里嘆了口氣說道。
楊賀九的話很不講道理,15歲通靈很不講道理,17歲升靈神游更加不講道理,在計東里看來今天所發生的一切都完全沒有道理可講,雖然他從不是一個喜歡跟別人講道理的人,但他自問自己還沒有不講道理到這種程度。
“確實很不講道理。”月神大人搖了搖頭說到。
“如果不是因為那件事,只怕世間要多了一位神游境的強者,可惜啊,可惜喲。”月神大人看著山下感慨的說到,眼神中沒有絲毫的幸災樂禍,有的只是惋惜。
觸摸到了那道門檻后初次升靈便有很大的幾率可以成功,而一旦升靈失敗,日后再想要突破便是難上加難,甚至此生都無法升靈成功,這在月神大人看來著實是件很可惜的事情。
神游與摘星不同,摘星境的強者并不是說便可以伸手摘星,而是突破了五大修煉期的靈師便有資格參與摘星,所以為摘星境,即便是同為摘星境的強者也可能會有很大的水平差距,因為修煉沒有盡頭。
而神游可以說是最為特殊的一個境界,它與修煉者的天賦,心性,還有所處的環境都有著密切的關系,有些人甚至還未開始修煉便可感知到那層門檻,但在逐漸成長的過程中卻離那道門檻越來越遠甚至再也無法看到,這被世人稱作偽神游,算不得是真正意義上的神游。
神游境的強者可以說是超脫世俗的存在,他需要做到心無雜念,如此方為真神游。
楊賀九的星碎越來越近了,月神大人越來越疑惑。
他想不明白楊賀九的舉動,自己的靈力正在瘋狂切割擠壓著那把劍,以星碎的排名尚無法承受,難道楊賀九確信自己的手臂可以穿過那層守護把星碎刺到自己的面前?還是說他要以一只手臂的代價來刺上自己一劍?
想到這里月神大人有些明白了,所以他緩慢的往后退了一步,沒有絲毫的尷尬與不好意思,緩慢而自然,然后看著自己與星碎拉遠的一步距離略顯滿意的微微點了點頭。
計東里還未從剛才的震驚中緩過神來便再次看到了令人震撼的一幕,月神大人.....他居然向后退了一步!
楊賀九注意到月神大人的舉動很驚訝,因為他也沒有想過面前的這個男人會選擇往后退了那么一步。
他現在的處境非常尷尬。如果選擇收手他便等于是輸了,星碎無法再刺出像這么完美的一劍,他也刺不出,如果不收手卻無法彌補那一步的距離,可謂是進退兩難。
但楊賀九顯然不是會考慮這種問題的人,在他看來這一劍還不夠完美,沒有刺中目標,再完美的一劍也毫無用處,于是星碎接著前行!
月神大人微皺了下眉頭,他本以為自己退了這一步楊賀九應該選擇收手才是,沒想到他居然不理不睬接著前進。
計東里雖然對楊賀九這一往無前的一劍比較滿意,卻也認為這種時候認輸是最為明智的選擇,如果是之前楊賀九或許能拼個兩敗俱傷成功救到人,但無論是誰都想不到月神大人居然會選擇往后退了一步。
這一步的距離,楊賀九無法補齊。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778728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