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二十八章 好大的一聲噴嚏

第二十八章 好大的一聲噴嚏


  
無法補齊這一步的距離要如何?
楊賀九沒有答案,但他知道自己不能退,退便是輸,他不能輸。
月神大人的那層守護如同一個石門,阻擋著楊賀九的星碎,面前有一道門怎么辦?那就推開,推不開怎么辦?那就刺開,刺不開怎么辦?先刺了再說。
不推怎么知道門推不開?不刺怎么知道刺不開?無論能不能刺到你我都要先刺一下再說。
看起來無解的這道難題答案已經變得很是明顯,不能退便只能進,于是星碎接著往前行進。
星碎的劍身已經全部刺穿了進去,只剩下楊賀九握住的劍柄位置。
或許下一刻整把劍便會刺穿這層守護,但刺穿的同時也就意味著星碎便要成為一把廢劍,楊賀九也將成為一個廢人。
計東里有些猶豫,他想要出手阻止這一劍,于是他緩緩的伸出了一根手指。
那根手指如同一把出鞘的劍,即出鞘便再無法藏鋒,所以月神大人注意到了計東里的舉動,但是奇怪的是他并沒有要做什么其他應對,如同看不見一般,不去理會計東里要做什么。
今日一戰勝負看來已經明了,最終的結局似乎也已經注定。
失去了四根手指,如今又要再失去另外一只手,這聽起來很殘忍,但楊賀九的心情卻沒有絲毫波動,似乎是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一般,他偏移的眼神已經收了回來,沒有其他多余的動作,依舊是保持著最初的姿勢。
月神大人與他的雙眼對視,從他的眼神中沒有看到畏懼,更沒有疑惑,他的目標很明確,不會因為中途的變故便輕易有所動搖。
這樣的人無疑是可怕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對自己尚且如此,又豈能善待他人?但偏偏他卻是為了救人而來,月神大人越發覺著看不懂面前的這個人。
月神大人承認,如果楊賀九入的不是靈學院,而是忘憂閣,那絕對會是令所有犯人都聞風喪膽的存在。
太陰山下。
成武艱難的坐起身來,單手捂住胸口看著面前的許安。
一會兒必定會有一場戰斗,一場他參與不了的戰斗,以他的實力給與不了許安太大的幫助,即使他沒有受傷也是如此,但他卻還是艱難的坐起身來。
許安與武文康二人正在對峙,沒有人去理會成武起身的動作。
“你剛才也聽到了,樓上有些事,所以我不想浪費時間。”武文康看著面前的許安說到。
“嗯,正有此意。”許安點了點頭,緩緩抽出自己的黑劍。
簡單的打完招呼,沒有過多的廢話,武文康雙腿發力沖向許安便是重重的一拳砸了過來,沒有任何的花里胡哨,一場戰斗便是這么簡單的開始。
許安靜靜的盯著將要到來的這一拳,他能感知到天地之間的氣息受到這一拳都開始強烈的波動,甚至自己與周圍靈力的聯系都變弱了幾分。
以地為守,天為輔,天輔境果然名不虛傳,強大的武者竟然真的能做到攻守之間呼應天地。
事實上許安并不認為自己的對手只有這位忘憂閣的長老一個人,所以他才會與武文康對話那么久,一是為了確認云望舒的想法,再者是為了確認周圍有沒有隱藏著的敵人。
即使暗處的那些人再如何隱藏自身的靈力波動,但他還是感知到了一些,所以今晚他要面對的敵人絕不止武文康一位。
望舒樓不會輕易出動一群人圍毆一個少年來讓世人笑話,他們有著絕對的自信,他們相信許安不是武文康的對手,但他們也絕不會掉以輕心。
但武文康的這一拳讓許安與周圍靈力的聯系變弱了幾分,甚至已經完全感知不到周圍的那些靈力波動,這對許安來說很不妙。
許安微皺了下眉頭,雖說他的表現一直都很自信,但事實上他一直在思考要怎么應對這場戰斗,與武文康的對決必定會是一場惡戰,即便贏了也不會如何輕松。
若是逃跑的話武文康自然追不上自己,但是成武呢?成武已經負傷,自然是逃不掉,成武若是逃不掉自己又是為何來到望舒樓,想到這里許安又是氣不打一處來。
許安看見了望舒樓上的那一劍,他確信楊賀九在太陰山上。
他不認為楊賀九是月神大人的對手,他只希望楊賀九的對手不是月神大人。
他希望月神大人能如他的稱謂一樣是高高在上的望舒樓樓主,是那種只要你不把我望舒樓拆了我都懶得理你的主。
他還希望有個人能來。
此一戰許安有太多顧慮,太多的顧慮轉化為憋屈,忍不住心底里痛罵一聲:老不死的,你要是敢不來....!
許安想了下發現自己還真如何不了自己口中的那位‘老不死’的,于是有些無奈的揮劍斬向那迎面而來的一拳。
“阿嚏!”
忽然間,計東里伸出的那根手指瞬間收了回去,如同一座雕像一般保持著原來的動作,似乎他一直都靜靜的站在那里未曾有過動作。
劍圣大人的那根手指便是一把出鞘的劍,即出鞘又豈能輕易收回?但他就是這么輕易的收回了,沒有絲毫猶豫,也不會有什么來得及思考的時間,完全是出于本能。
因為他聽到了一聲噴嚏,或者說從北到西一條直線內的所有人都同時聽到了一聲噴嚏。
與此同時楊賀九前行的動作慢了一拍,武文康忍不住的皺了皺眉,成武不顧身上的傷勢猛然站起身來,許安揮劍的動作變得更加囂張了幾分。
隱藏在山下暗處的那些強者皆已撤回到了山上準備應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盡管他們不知道是什么變故。
他們今天的任務是把場間的這個少年帶到望舒樓上,但是他們心中莫名的感覺有比這個任務更加重要的事情,所以他們也沒有絲毫猶豫。
望舒樓山道上的那位老者已不知去了哪里,只有臺階上面隨風而動的幾縷灰塵能夠證明前一刻他還在這里隨意的掃著山道,而現在只剩下了一把孤單寂寞的砍柴刀。
云望舒向著天地之間看去,登山的速度不由加快了幾分。
劍靈門藏劍閣內的數把名劍紛紛出鞘,劍身輕輕震動,只等劍圣大人召喚的那一刻。
一處古老的閣樓內,七位老者盤膝而坐,個個面容緊張,如臨大敵一般,首位上還有著另一位老者看著門外的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東方的一處山崖上,一位異常英俊的青衣男子猛然睜開雙眼,身前的一朵青蓮時隱時現。
天地之間出現了一條直線,這條直線從北陽城起,經過金柳城,越宛丘,跨趙國,終于太陰山!
這條直線內的所有人都同時聽到了一聲噴嚏,沒有先后順序,而是同時,那道聲音同時傳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金柳城上守城的士兵正在慵懶的打著瞌睡,一堆篝火同樣慵懶的吐著火舌,忽然間這團篝火猛然搖晃了一下,不知從何處帶來的充沛氧氣讓這團慵懶的篝火劇烈的燃燒了起來,守城的士兵突然打了個寒戰,即使烈火也驅趕不了他心中的寒。
這條直線上的所有人都莫名的感到一股寒氣撲面而來,他們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但他們都感到這一刻很危險,有一種生命被他人所掌握的恐懼感。
月神大人并沒有做任何準備,但是他的身后卻多了數十名強者,皆是通靈期以上的強者!
試問這世間也只有望舒樓才能一下出動數十名通靈期以上的靈師,放到其他地方,哪怕是一個國家都不能與之相比。
不愧是世間最為強大的門派組織,但是出動這么多強者難道只是因為剛才的一聲噴嚏?
當然不是,因為那聲噴嚏響起的同時月神大人的面前多了一個人,多了一個邋里邋遢的灰衣老者。
他的那身衣服不知本就是灰色還是過于破舊而染成了灰色。
那位老者站在月神大人的身前,不多不少,正好一步的距離,仿佛剛才月神大人后退的那一步正是為了給他騰讓位置一般。
但是那位老者并沒有面朝月神大人,而是面朝楊賀九,背對月神大人。
楊賀九看著面前的這位老者慌忙把劍收了回去,然后恭敬的行了一個禮。
即便是剛才的月神大人往后退讓了一步,楊賀九卻依舊是不依不饒堅持要刺完這一劍,而此時這位老者只是靜靜的看著楊賀九,楊賀九卻是慌張的收劍回去。
那名老者很是慈祥,沒有任何威嚴莊重的氣場,無論是與劍圣大人或是月神大人相比都顯得更加普通,但就是這么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老者初一出場卻迫使楊賀九收回了那一劍。
即便是剛才劍圣大人來到太陰山的時候望舒樓內都無任何異動,而現在望舒樓內可以說是全員出動,更有月神大人親自坐鎮,世間最為強大的望舒樓瞬間展示出了它與之相匹的實力!
數十名通靈期以上的強者站在月神大人身后,排列的整整齊齊,甚至連周圍天地間的靈力波動都有些許不穩。
可以試想一下如若這些人同時出手會造成如何可怕的畫面,至少他們所在的這座山峰無法承受,即便這是太陰山上最高的一座山峰。
更為可怕的是望舒樓上還有很多武者正在向這座山上趕來!
強可敵國,富可敵國,不愧為望舒樓!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778229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