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三十一章 一段過往一段情

第三十一章 一段過往一段情


  
“為何你當年救的不是另一個孩子,而是他?比其他來另一個不是顯得更加絕望?”月神大人沉默了一會兒開口問到。
沉默不是因為他在想該不該問這句話,而是他仔細的思考了會兒發現自己實在是想不明白。
“當時的我并沒有多加考慮,只是隱隱有些觸動,但是后來我才知道那是因為他勇敢,他面對絕境的時候沒有選擇去逃避。
而我可以說是一直在逃避,我想逃避世事,我沒有他的這種勇敢,我見過很多饑民餓的時候都躺在地上睡覺,想著睡一覺就好了,這何嘗不是一種逃避,餓就是餓,睡著了會餓,睡醒了還是會餓,逃避并不能解決問題。
他當時雖然奄奄一息,但他的眼睛很精神,我從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他的倔強,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也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他想活著。”木蘭州回到。
“原來如此,他確實很勇敢。”月神大人點了點頭說到。
月神大人很容易便能明白木蘭州的這段話,正如他所說的,楊賀九確實很勇敢,因為勇敢他可以單人單劍來到望舒樓,因為勇敢他可以很自然的向自己揮劍。
“還有一件事,他剛才說你跟他說過不應該阻止別人應該做的事,所以他不去阻止那個孩子來我望舒樓救人,但是你為何卻來阻止他救人?”月神大人想了想后問到,想要看木蘭州如何解釋這句話。
木蘭州沒有解釋這句話,而是撓了撓頭仔細的想了半天,不時回頭看看楊賀九,看好像是在想如何圓自己的這句話一般。
計東里看著場間畫面似乎是覺得比較有趣,忍不住笑了一下,畢竟不是誰都能一位神游境的強者當面出丑的。
“我有跟你說過這句話?”木蘭州想了一會兒后一臉茫然的看著楊賀九。
楊賀九也不知該說些什么,三人再次無語,要是這老頭死活不承認自己說過這話還真沒人能治得了他。
“我想起來了,我當時跟你說的是少管閑事,好小子,居然如此曲解我的意思,怎么我的話到你嘴里就變味兒了?我來救你還成了多管閑事了不是?”木蘭州忽然間破口大罵說到。
“這....你們兩個誰說的是真的?”聽到這話月神大人額頭上冒了一排黑線,陰沉著臉問到。
“意思是差不多的,我稍微修飾了一下。”楊賀九弱弱的回到。
也不會有人過多去糾結這種問題。
五人所在的這座山峰很高,即使在夜晚也能看到頭頂上的云,有一塊并不如何大的云朵悄悄遮擋住了月亮的一角,撒下一片陰影。
月神大人低下頭看了看前方的那片陰影,又抬頭看了看天空上的那塊云朵,然后淡淡的開口說到:“云影恭送木院長。”
此言一出,楊賀九,計東里,云望舒三人皆為震驚,他們雖然明白想要從一個神游境的強者手中留人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即便是最為強大的望舒樓也不行。
只有同為神游境的強者才能牽扯留住對方,而望舒樓并沒有這樣的強者。
即便如此他們卻也不曾想那位高高在上的月神大人居然會對木蘭州如此客氣,先是毫不猶豫的退了一步不說,現在更是自報名諱,還用上了恭送二字?
在此之前甚至都無人知道這位月神大人叫啥,即便是他的女兒云望舒也只是知道他應該也姓云。
難道只是因為對方突破到了神游境?無論三人怎么想也覺得不可能,即便木蘭州突破了神游境卻也無法對望舒樓如何,望舒樓留不住你歸留不住你,但你也無法在望舒樓做出什么事情來,因為這里是望舒樓,不需要其他任何理由。
而且當初何三年也是神游境,也是靈學院的院長,也沒見你對他如何客氣,三人雖然都覺著這倆人肯定有舊交,卻也無人再敢發問。
“嗯。”木蘭州有些復雜的看著月神大人,然后點了點頭說到。
楊賀九看著自己手中的那把星碎,這把劍與普通的鐵劍看著沒有什么區別,事實上這把劍現在也只是一把鐵劍而已,在于月神大人的對決中這把劍已經完全變成了普通的劍。
楊賀九把星碎收到劍鞘中,然后從背上解下這把劍,雙手遞到劍圣大人的面前。
他的右手只有一根食指,雙手上翻托劍,那根唯一的食指正對劍圣大人,但是劍圣大人知道楊賀九不是會做這種小動作的人。
“我輸了。”楊賀九看著計東里說到。
開戰前月神大人便已說過,這把劍可以給計東里,而且楊賀九收回了那一劍,即收回便是認輸,所以這把劍現在也理所應當的歸計東里所有。
計東里沒有看著楊賀九,而是仔細的看著他的右手,四根斷指皆沒有一絲贅余,斷痕完全一模一樣,像是用最精確的尺子度量過的一般,如若是其他的三根便也罷了,但計東里聽完了那個故事,他知道牙齒咬不出來這么完美的斷痕。
“你為何如此執意追求完美?”計東里沒有接劍,而是靜靜的看著楊賀九說到。
“因為我不完美。”楊賀九回答到。
計東里再盯著他右手唯一的那根食指,那根手指看著像是嘲諷,更像是倔強。是的,這是楊賀九的倔強,敢于對抗命運的倔強,不完美我便要追求完美。
在劍鞘中的星碎看著還是那把星碎,但眾人皆知道劍鞘里邊的已然是一把廢劍,一把廢劍而已,堂堂劍圣大人會去收藏一把廢劍?
計東里單手接過那把劍,看著楊賀九點了點頭:“你很不錯,我等你來上武城拿回這把劍。”
劍圣大人下戰帖了!
沒有白底黑字,只有這么一句話,聽起來有些隨意。但他是計東里,更是劍圣大人,他手中的劍比任何字據都要更加有效。
這個夜晚發生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先是一個無名之輩單人單劍來到望舒樓救人。
再是月神大人與之對戰中退了一步。
然后又突然冒出來了一個神游境的強者!更有月神大人自報名諱恭送。
最后是劍圣計東里主動邀戰!
這些事情中的每一件傳到世人口中皆可引起巨大的轟動,而如果這些事同時傳入世人口中又會如何?
不過因為這里是望舒樓,消息自然不會如此輕易的就傳開來。
“多謝劍圣大人代為保管。”楊賀九行了個禮說到。
行禮的時候他的右手并看不出來與常人有何區別,但計東里卻能從中看到那只手的故事。
楊賀九的這句話很自信,代為保管,我只是先放在你那里,取是一定會取回來的。
楊賀九接戰了!
沒有人會感到意外,因為這個人不會選擇逃避,但也卻不曾想這么一個木訥的人居然會說出代為保管如此猖狂的話來,要知道他要面對的可是劍圣大人,他從何處來的自信?
計東里聽到這話沒有感到絲毫的不悅,反而是開心的大笑了起來,沒有再說其他話。
計東里可以說是今天最沒有存在感的一個人,他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甚至連話都很少,雖然他是劍圣大人。
但要說收獲可以說沒有人比他的收獲要更大,月神大人甚至隱隱感覺到二人論劍之時便是計東里突破之日,他只希望那一天能晚點來。
因為劍靈門不是靈學院,靈學院只是一個學院,負責教書育人而已,即便接連出了兩位神游境的強者也不會給世人帶來任何威脅,而劍靈門卻是一個宗門,劍圣大人更是這個世間最為危險的男人,貴為劍圣的計東里不會向任何人低頭,哪怕是望舒樓。
二人離去,場間只剩三個人。
“劍圣大人不走?”月神大人看著計東里說到。
“月神大人怎么看那個少年?”計東里看著山下喘著粗氣的許安問到。
“靈學院出了太多的怪物,何三年,木蘭州,接連兩任院長都入了神游,看來我也是時候該出去走走了。”月神大人也是看著山下說到。
“劍圣大人可從他的劍中看出了什么?”月神大人接著問到,要說看人的本事也許計東里不如自己,但要說看劍或許世間無人能比得過這位劍圣大人。
“愁,亂,一團糟。”計東里淡淡的說到,絲毫不掩飾自己話語里的厭惡。
他能通過劍看穿這個人,在他的眼里許安面對對手的時候顧首顧尾,而有了依靠可謂是異常囂張,且出劍的時候很亂,這樣的人和劍在他眼中可謂是一團糟。
計東里很厭惡這個人。
“這真的是一個人教出來的?”月神大人聽著計東里的品評有些意外,他能看出來計東里很欣賞楊賀九,他本以為同樣是用劍,計東里應該也同樣欣賞許安一般,卻不曾想得來的是這樣的一個回答。
“這樣的人如何能入神游,又如何配入神游,他不配用劍。”
計東里淡淡的說完這句話,重新伸出了收回的那根手指,剛才他將要出劍便被迫收回,雖然他表現的很自然,但其實還是心存不痛快。
由于楊賀九的存在他今天很想出劍,直到此時看到許安才忍不住的爆發了出來。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77675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