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三十六章 天子與天子劍

第三十六章 天子與天子劍


  
許世昌靜靜的守候在宮門外,或許是他有些緊張,又或是禁足時間過長的緣故,他的臉色甚至都有些發白。
距他上一次入宮已有半年有余的時間,往事依舊歷歷在目,他已完全不復之前的儒雅姿態,甚至還顯得有些許滄桑。
上朝的官員皆已離去,只剩下林大將軍在內。
過了很長時間,林將軍走了出來。
但許世昌卻并未察覺,林平歸靜靜的看了許世昌一會兒,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隨即便走出了宮門。
又是過了很久后許世昌看著林將軍離去的背影才反應過來,接著走進大殿。
北宮大殿內依舊是那么的空蕩,他甚至都能清楚的看到迎面而來的一個儒雅英俊的男子失魂落魄般的向著自己走來,在這條通道上,他經歷了尋常人所不敢想象的大起大落。
許世昌走進大殿,雙膝跪地,盡管一言不發顯得很不懂禮數,但他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那么安靜的跪著。
“殿內所跪何人啊?”北昌王看著許世昌聲音嘶啞的高聲問到。
嘶啞很難再高聲,但他卻仍然是提高著自己的音量,就好像是再如何嘶啞也不能少了一絲威嚴。
“北昌帝國,許世昌。”許世昌站起身來同樣是看著北昌王高聲回到。
“哦,原來是我兒啊,你來所為何事啊?”北昌王再問。
“不孝子前來申冤!”許世昌依舊是高聲回到。
聽到這話在場侍奉的公公都是嚇出了一身冷汗,所有人都以為許世昌入宮是來謝恩的,沒想到他居然要來申冤?這不明擺著前來問罪的?
眾人不由在想這位皇子怕不是被關傻了吧。
現在的局勢明眼人自然都能看得出北昌王是要準備傳位給他,但是他卻選擇在這個節骨眼上觸怒龍威!
“你有何冤屈?”奇怪的是北昌王聽到這話并不如何生氣,只是這么簡單的問到。
“懇請王上重查去年一案。”
許世昌沒有說有什么冤屈,而是說的去年一案,但北昌王自然是知道他要說的是什么。
然而去年一事已然成為了一樁舊案,甚至都無人敢在提起這件事,且涉事官員皆已不在,又從何處查起?
“老咯,查不動咯,自己查去吧。”北昌王說完從身旁取下了一把劍隨意的扔到了許世昌面前。
“這是?天子之劍!賀北昌!”許世昌看著自己腳下那把無鞘無刃的寬劍呆呆的說到。
賀北昌在計劍譜中排名第五,這把劍比普通的劍要稍寬上一些,無鞘無刃,看著很是厚重,劍身上并沒有雕刻上什么復雜精致的圖案,但卻自然流露出一股王者氣息。
作為歷代國主的專屬佩劍,這把劍此時居然被北昌王隨手丟給了自己?這是要做什么?
“不錯,正是賀北昌,拿起這把劍來。”北昌王艱難的站起身來高聲說到。
許世昌看著這把劍,但卻并沒有拿起的意思,而是放任其安靜的躺在地上。
賀北昌為天子之劍,自然只有天子才能拿起這把劍,他不明白北昌王為何要把這把劍丟給自己,但他卻也知道北宮殿內不可攜帶佩劍。
“我讓你拿起來!”北昌王咆哮說道。說完話雙手撐著龍椅痛苦的咳了一陣。
許世昌雙手微抖著拿起這把劍,很是不自然。
“你再說一遍,你來所為何事?”
“不孝子許世昌前來申冤。”許世昌依舊是異常堅定的重復到。
“混賬,你可知這把劍為何無鞘?”北昌王問道。
“不知。”許世昌答道。
“無鞘人們才能看到它的存在,這把劍才能時刻展露在世人面前,而天子之劍便是要讓所有人都能看到它!因為看到才能信服,既是申冤你便要在早朝上大聲的說出來,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有冤屈,而不是在這里跟我拉家常一般!你又可知這把劍為何無刃?”
“不知。”
“因為天子之劍不是用來殺人的,而是用以威懾!無刃,他們才會害怕這把劍什么時候開刃!他們才會恐懼你拿著這把劍開刃之后要做什么!
我告訴你這把劍要做的是什么!天子之劍,敢與天爭!
拿起這把劍便要有敢于天地相爭的勇氣,而不是像你這樣只想著跟我抱怨,哭委屈。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拿起這把劍殺了我!做這把劍該做的事,做你該做的事!”北昌王的聲音在大殿內回響,很難讓人相信這是一個久病纏身的人在說話。
許世昌便是這樣無刃,無鞘的一把劍,但他初露鋒芒便只是為了申冤,這讓北昌王為之大怒。
在旁侍奉的公公聽到這句話立馬跪倒在地,不敢抬頭,更不敢聽到什么動靜。
許世昌看著站在臺上喘著粗氣的北昌王,再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這把劍,有些苦澀的微笑了一下。
“父王多慮了,我不是什么天子,也不配拿起這把劍,更不想與任何人相爭。”許世昌輕輕搖了搖頭,然后把劍從手中給扔了出去,看都不再看上一眼。
做完這些,許世昌轉過身去,一步一步的向著殿外走去。
此時的許世昌哪還有一絲北昌帝國大皇子,未來王位繼承人的樣子,看著更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想要讓父親大人幫忙討回公道罷了。
北昌王看著這道背影,忽然感到心頭揪了一下,扶著龍椅慢慢的坐下身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許世昌慢慢的走到宮門外,然后一屁股坐了下來,兩腿耷拉在身前的臺階上,眼神中滿是失落。
“世良?”
忽然間許世昌看見了一道身影,他自然能認出那道身影是誰。
只是他跑什么?
許世昌隨即起身追了上去。
“你跑什么?”許世昌在后面邊追邊喊道。
在北宮內邊跑邊喊很失禮數,但許世昌現在顯然沒心思在意這些,他能想明白許世良為何而跑,他是在怕自己?
不知跑了多久后,許世昌停了下來,停下來不是因為他追上了那道身影,而是他來到了北宮的一處居所外。
門上赫然寫著三個大字,永安居。
雖說永安居已荒廢有了一段時間,卻是始終都沒有上過鎖,只希望這處居所的主人無論何時回來都能隨時進去入住。
許世昌的手掌輕輕的摩挲著面前的這扇大門,手掌拭過并未有灰塵沾染,看來是經常有人來打掃。
許世昌輕輕的推開這扇門,走進了院子內。
院子里空無一人,雖無人入住但并不如何雜亂,打掃的很是整潔。
許世昌站在院子里看了很久,院子里面有著很大的一顆梨樹。
梨花剛謝,還尚未結果。
許世昌走到樹下盯著這棵樹又是看了很久,然后伸出手來摘掉一片青葉,輕輕的放入口中。
是澀的,看來這顆梨樹能讀懂他的心情。
許世昌拿著這片青葉慢慢的走進臥房內。
里面依舊是打掃的一塵不染,東西也都擺放的很是整齊,許世昌知道這種整潔只有在永安居的主人不在的時候才能保持。
他很不習慣永安居里的這種整潔。
許世昌把那片青葉放到桌上,然后慢慢走到床前的臥榻上面坐了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他就這么在臥榻上趴睡了下來。
或許是他很累,所以他睡得很沉。
整處居所很是安靜,一切聲音都清晰可聞。
偶爾會有一陣微風吹動梨樹的簌簌聲音傳來,桌上的那片青葉隨風飄蕩,搖擺不定。
“王上,大皇子殿下去了永安居。”一位公公輕聲的稟報說到。
此時北昌王依舊看著許世昌離去的方向,一動不動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聽到這道聲音才慢慢的回過神來。
“讓他去,不用管他。”北昌王起身說到,然后向著寢宮內走去。
“是。”
靈學院。
“叔叔,您說那件事是大皇子所為嗎?”楊賀九想了想后對著睡在躺椅上的木蘭州問到。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神仙,你應該去問月神大人,他是月神,總比我們這些凡人知道的多。”木蘭州依舊是躺著擺了擺手說到。
“為何感覺您對這件事一點都不關心的樣子。”楊賀九再問。
“關心如何,不關心又如何,此事無從查起,關心也沒什么用,還是把這個問題留給他們自己吧。”木蘭州嘆了口氣無奈說到。
“那我們該做些什么?”
“該做什么?你忘了自己該做什么啦?你接的可是計東里的戰書,我送你的劍居然就那么輕易的就給別人了,你不給他他還能吃了你不成?”木蘭州聽到這話從躺椅上跳起身來破口大罵到。
“這…我輸了,所以那把劍得給他,不過我會去拿回來的。”楊賀九低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到。
“計東里很強,小九啊,等打過的時候再去。”木蘭州想了一會兒后不知該說什么,然后就說出了這么一句廢話出來。
木蘭州這句話當然是廢話,打不過的時候誰會去送死?再說了,不去打誰又能知道打不過?
這是計東里和楊賀九的戰約,自己給不了他太大的幫助,所能教所能做的也只是這些,最后能走到哪一步便全憑個人領悟。
“是,叔叔,我會拿回那把劍的。”楊賀九起身行禮說到。
“去練劍去吧,不用整天陪著我這個老頭子。”木蘭州擺了擺手說到。
“等等,劍都沒了還練個屁啊,去做飯吧,一會兒吃完飯再說。”木蘭州看到楊賀九正欲起身又接著說到。
“是。”楊賀九微笑著說到。
然后便向著廚房內走去。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773618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