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三十八章 生與殺生

第三十八章 生與殺生


  
無眠的人終會安睡,安睡的人也終會醒來。
晨輝透過院內的梨樹刺進屋內,許世昌下意識的緊閉了下眼睛,然后緩緩睜開雙眼從榻上站起了身子。
他昨晚做了一個夢,不如何好的一個夢,但至少結局還算是完美,事實上許世昌很希望那個夢是真的,大夢初醒,剩余的只有回味。
他沒有第一時間先去洗漱,而是走到窗戶旁邊看著院子里的梨樹仔細的回味著那個夢,想了一會兒后微笑了一下。
然后在屋內找出了一個木盒子,打開盒子看著里面的物件看了很久,就像是看著一盒子的金條,想著要如何花掉一般,但事實上里面并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只有一縷發絲和半截衣袖。
現在將要到早朝時間,許世昌并不準備入宮前去請安,而是獨自一人走出了宮門,不知為何,他現在很想去一個地方,他很想去那個地方喝上一碗湯。
百官皆入宮,唯他向南行。
與前來上朝的百官背道而馳,徑直走出了宮門。
官員們見大皇子從對面走來紛紛行禮,禁足剛被解除,初次入宮便一夜未歸,官員們背后免不了相互討論些什么,與禮儀無關,而是議論國家之事。
許世昌對于這些如看不見一般,也不去理會那些行禮的官員,只是一步一步的走著,對于此刻的他來說或許沒有什么事算得上是重要。
“王上,大皇子殿下出宮了。”一位公公稟報到。
“一夜未歸?可是回府了?”北昌王的身體并不適合早起上朝,所以只是簡單的走個形式便退朝了,朝臣如有要事自然會單獨匯報。
“并未回府,好像是去了城南。”
清晨的街道行人并不如何多,顯得有些冷清,但由于是夏季的緣故,再冷清也會有些許燥熱。
許世昌走在街道臨鋪的陰涼處,太陽照不出自己的影子,或許就不會顯得孤獨。
他要去城南,那里有著一家湯店。
他很久都沒有出來看看這座城,與他記憶中的北陽城并無太大區別,他只希望那家湯店也不要有太多區別。
走過中央大街的冷清,迎來了小胡同的熱鬧,與他昨晚上做的那個夢仿佛是一樣的。
先坎坷孤獨,后平坦溫暖,許世昌的心情越來越好,步伐也越來越輕快。
與中央大街的死氣沉沉相比他更加喜歡小胡同的這種生氣,大多都是些街邊早起來買菜的居民,沒有人會選擇去中央大街上擺攤賣菜,這也是小胡同里熱鬧的原因所在。
他不認識那些人,那些人也不認識他,但還是有不少人看著他,旁人總覺著這個人實在是不應在這種地方出現,有誰聽說過誰家的英俊貴公子會早起來到胡同里買菜的嗎?
但許世昌可不在意這些,腦海中仔細的搜索著那條記憶中的路線,所過時間很久,記憶也已經漸趨于模糊,細小如一根絲線一般,許世昌謹慎的摸索著這條絲線,生怕一不小心這條線路便斷了。
所幸他夢的結局是好的,這條細小的絲線也并沒有那么的脆弱不堪,又或許是他謹慎維持的緣故,他很快便走到了一家無名店鋪的門前。
店鋪沒有招牌,顯得很是古老,整個鋪子都傳出一股牛肉的味道,許世昌知道自己要來的就是這家。
走到城南時間已不如何早,但店鋪還未開門,牛肉湯這種東西不適合用于早餐,所以湯鋪是午時開門。
許世昌并不著急,如同享受一般,輕輕靠在湯鋪前的柱子上,仔細的看著周圍的環境,又或是在看著整座城。
他仿佛能看到湯鋪前方的靈學院,目光向北,那是北宮的位置,他的眼中仿佛看到了御花園,永安居,尚膳監,與真實情況所不同的是他眼中的那些地方多了一道身影,如神來之筆一般,更加顯得生機勃勃。
過了很久后他猛然間收回了目光,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很可怕的東西一般,因為在他的腦海中出現了死氣沉沉的欽天監,欽天監已經覆滅,并無重新組建的打算,但這三個字此生跟他也再脫不開干系。
許世昌輕聲嘆了口氣,微瞇著雙眼,陽光嫵媚柔和,照在臉上很是舒服,但他毫無享受的表情,閉眼只是不想看那些東西罷了。
“這位公子可是遇到了什么不順心的事情。”
忽然間旁邊多了另外一道聲音。
許世昌緩緩睜開雙眼向著身旁看去,而后便轉為恭敬,雙手合十行了一個佛禮。
“見過大師。”
他身旁的是一位和尚,北陽城內并無寺廟,信佛的人也很少,在許世昌的印象中好像從來都沒有見過和尚。
那和尚并不英俊,從面部也看不到有何悲憫的感覺,如果是個普通人或許還顯得有些猥瑣,此時正盤膝坐在鋪門前,雙眼微閉,雙手合十,給人的感覺很是裝模作樣。
聽到這話那和尚嘴角笑了一下,然后趕快收斂,睜開雙眼站起身來回了一禮,然后說到:“貧僧法號悟生。”
“悟生大師?大師可知什么是生?”許世昌仔細的思考了一會兒,確定自己并無聽說過此人,然后疑惑的說到。
“公…施主里面請。”悟生法師說到。
不知何時湯鋪門已經開了,這和尚就這么坐在人家正門口,如果不是大家都有些好奇北陽城什么時候多了位和尚怕不是早就把他給揍上一頓。
“大師請。”許世昌雙手合十接著行禮說到。
兩人就這么走入了湯店,找了處比較安靜的位置坐下。
“掌柜的,您這店里面可有素湯?”許世昌坐下后開口問到。
“這位公子,小店只有牛肉湯,還真沒有素湯。”掌柜的看著二人一臉為難的回到,自己這店開了幾十年了,也未曾想會有人帶著和尚進來,誰見過和尚啊?再說了,和尚你來牛肉湯店干什么?為難的同時也免不了心生委屈。
“無妨,來兩碗牛肉湯便好。”悟生法師開口說道。
“這…”許世昌不知該說些什么,盡管他沒見過和尚卻也知道和尚是吃素的,本來準備換家店,卻沒想到這位大師為了不讓自己難堪說了句無妨,在許世昌的眼中這位大師更加顯得高深莫測了起來。
掌柜的聽到這話自然沒什么意見,便去盛湯,湯都是煮好的湯,端上來自然用不了太長時間。
深色的湯,深色的肉,點綴上碧綠的青菜,看著便讓人食欲大開。
悟生大師雙手合十對著許世昌行了一禮后便開始吃了起來。
“大師可是不忌葷腥?”許世昌本以為這和尚只是不想掌柜的和自己難堪便隨意說的客氣話,沒想到這還真就吃起來了?
“我…貧僧不忌葷腥。”悟生法師抬起頭來說到。
“可是據我所知,出家人不殺生,您這可是破了殺戒。”許世昌疑惑說到。
“施主剛才問我什么是生,貧僧喝了這碗湯,能活下去,這便是生。貧僧如果不喝這碗湯,餓死街頭,這便是殺生。”悟生法師雙手合十說到。
許世昌聽到這話很是震驚,怎會有如此自私的說法?只要自己能活下去便是生,自己死了便是殺生?不過轉而一想這和尚的修為也還真算是深不可測,能把和尚當到這個份上又得要需要如何的悟性?
“敢問大師居于何處寺廟?”許世昌接著問到。
“公子不是本地人?北陽城并無寺廟,貧僧也無師從。”悟生法師聽到這話眼睛亮了起來。
許世昌苦笑了一下。
悟生法師閉眼掐指算了一下,然后睜開雙眼接著說到:“我…貧僧剛算到施主有個好姻緣,擇日不如撞日,不如去見見?”
許世昌看到悟生法師掐指的動作不由一愣,和尚也會算命?掐指是和尚的動作嗎?不過又一想這和尚無寺無師自然不會與普通的和尚一樣也并未多想,聽到他這話更是一口湯差點噴了出來。
“多謝大師,不過我并無此打算。”許世昌無語回到。
“很漂亮的,不去見見?”
“咳咳,我…貧僧是說那女子非尋常女子。”悟生法師接著說到。
“多謝大師,不用了。”許世昌再次行禮謝到。
“真不考慮考慮。”
……
“再來一碗。”
悟生法師覺著湯的味道不錯,便再要了一碗,但許世昌吃的卻不只是味道,也再要了一碗。
兩個人,四碗湯。
“有勞施主了。”悟生法師起身行禮說到。
許世昌當然知道他這話是什么意思,出家人不攜帶錢財,這頓飯自然是自己請的,要說這位大師有哪點還像個和尚,在許世昌的眼中便也只有這一點了。
“大師客氣了。”
兩人走出了湯鋪便互相告別,許世昌想好好的看看這座城,他還有很多地方要去。
而那位和尚,卻是嘆息惋惜忍不住的可惜,他倒不是為這位公子錯過了這么好的姻緣感到可惜,而是為那女子錯過了這么好的郎君忍不住的惋惜。
“多好的一個公子,最主要的是不是這座城的人,不行,我得去西方。”悟生法師看著許世昌離去的背影忍不住的嘆氣說到。
忽然見到路過的一名美少婦,眼睛便直勾勾的盯著看了過去,那模樣顯得更加猥瑣了幾分。
碰巧少婦回頭,雙手合十低頭行禮,嘴唇嗡動輕宣了幾聲晦澀難懂的佛號。
少婦看到是名和尚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禮,同樣的低頭回禮到,她這一回禮胸前的春光便又乍泄了幾分。
前方瞇著的雙眼微微的漏出一條縫隙。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75500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