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四十章 過了今晚,他便是王

第四十章 過了今晚,他便是王


  
寢宮內,幾位太醫跪倒在地不敢抬頭,在旁侍奉的公公也是著急到發抖了起來。
許世良坐在床前的地面上大聲的哭喊,其中還夾雜著周圍宮女的輕微哭泣聲。
如此喧嘩嘈雜實在不像是歇息的地方。
北昌王靜靜的躺在床上,雙眼緊閉,胸膛起伏很是明顯,呼吸便顯得有些急促,似乎是吊著一口氣,他被這些哭聲擾的很煩。
痛苦的咳嗽了幾聲,用微弱嘶啞只有離得最近的許世良才能聽到的聲音說到:“讓他們都出去。”
許世良趕緊止住哭聲重復說到,太醫惶恐的退了出去,整個寢宮內便只剩下了他們父子二人。
“你大哥還沒回來?”北昌王閉著眼睛深吸了口氣問到。
“還沒有。”許世良擦了把鼻涕回到。
“再等一會兒,再等一會兒…”北昌王不停的重復說到,他這話仿佛是在跟自己說的一般。
“報,國師大人求見。”門外傳來公公的稟報聲。
“父王,國師大人求見。”許世良輕聲的重復到。
“來的還真快,林將軍可來了?”北昌王依舊是緊閉著雙眼問到。
“回父王,林將軍不曾來。”
“還是他比較耐得住性子,今天除了你大哥誰也不見,我想留著這口氣。至于國師年事已高,我走之后便讓他歸老吧。”北昌**音微弱著說到。
許世昌依舊是一路狂奔,他跑過了中央大街,跑過了宮門口。
門前兩名守衛見來者是大皇子殿下自然不敢阻攔,但看到如此匆忙奔跑的許世昌以為是身后有人在追趕,便提著長矛迎了上來想要問問可是出了什么事。
許世昌一把推開兩人,聲音嘶啞的吼道:“滾開!”
宮門前有很多官員坐下等候,見到大皇子殿下回宮紛紛起身行禮,他們都知道今晚過后許世昌便不再是那位大皇子,而是北昌的王。
許世昌一路奔跑,身上已出了很多汗,頭發也開始黏連,身上衣袍也不知被何東西給劃爛了很多。
他焦急的抬頭看著已經看不到的太陽,雖焦急卻也無法再提速,這便是干著急。
許世昌沖進寢宮,一下癱坐在床前的地面上,頭埋在床上忍不住的哭泣,雙手顫抖的扶住床沿。
北昌王察覺到動靜,微微側過身子睜開雙眼,微笑看著把頭埋在床上哭泣的許世昌,用微弱有些慈祥的聲音說到:“孩子,你來了。”
許世昌聽到這話一愣,然后猛然抬起頭來,北昌王依舊是在微笑,兩人的臉龐第一次貼的這么近,在他的印象中北昌王也是第一次用這種語氣與自己說話。
“見過父王,兒臣失禮了。”許世昌趕忙用衣袖擦了擦臉上的淚痕艱難的拖動雙腿跪下行禮說到。
“世良,你先出去吧,我想跟你大哥說會兒話。”北昌王依舊是看著許世昌微笑說到。
許世良一路哭哭啼啼的走了出去。
“父王留著這一口氣便是在等你,咱們有多久沒好好說過話了。”北昌王依舊是側著身子看著許世昌輕聲說到。
“我不怕死后落個辱罵先王的壞名聲,我剛繼位的時候啊,先王治國無方,我北昌是人窮地貧,饑荒遍地,我便開始治國,到后來,我有了你,那時候我只希望這個國家如它的名字一般能世代昌盛,這也是你名字的由來。”
“你是我的第一個兒子,也是最懂事的一個,無論治國還是育人你都比我要強,父王知道,父王都知道。”
”再過幾年我有了第二個兒子,國家昌盛之后呢,該求安咯,我給他取名叫許世安,然后就是修改年號,慶安慶的是北昌安,慶的也是我有了這么一個天賦出眾的兒子。”
“他的天賦比我們都好,我們許家啊與修煉無緣,從祖上開始便都是普通人,我有心把國家交托給他,那時候我就想啊,要是我的繼承人是個修煉天才,就算去見了先王也能好好的氣上他一回。”
”先王不是個好國主,但他是個好父王,我就是看他把國家治理成一團糟才忍不住的生氣,因為那時候百姓太苦了,我發誓絕不像他一樣,所以我勤懇治國為民,現在想起來啊,他至少對我們這些孩子還是好的。”
“人窮地貧,便多了很多罪犯,我便想著如果借世安的降生來赦免那些囚犯,那些人以后在他有需要的時候會不會去效忠與他,父王是替他在與你爭,因為你太過優秀,事實上我也知道這個國家交給你是最為正確的選擇,可年紀大了總免不了犯糊涂,我是偏心的。”
“你執政之后啊,各種事情處理的是有條不紊,我都看在眼里,你做的不錯。我有時甚至希望你能出些差錯,那樣我便有了借口,可以光明正大的把權利從你手中奪回來。”
“再后來啊,我又有了一個兒子,對于世良我沒有太多要求,只希望他能善善良良的,不參與到你兄弟二人的爭斗之中,能夠開心便好,這可能有些不公平,但至少對他來說是好的。”
“父王還玩了一個小心思,第二次赦免令并沒有那么多的可赦之人,我是知道的,這么做只是為了提醒那些人,讓他們別忘了自己的命是誰給的,讓他們知道自己該效忠于誰。”
許世昌聽到這里已經泣不成聲,開口想說些什么,卻被北昌王抬手阻止了。
“你別說話,讓我接著說,如果不說我怕便沒機會再說了。”
“木院長看中他,并把他帶到了靈學院,我是高興的,你經常去靈學院看他我也都知道,你們兄弟二人和睦這也是我所希望的,因為到時候在王位繼承上你便會有所顧慮,父王正是利用了你這點。”
”我的身體逐漸虛弱,讓你幫忙處理國事卻始終不予冊封官職,便是想試探下你的態度,也是防止你收養太多幕僚,但是你很本分,只是幫我處理事務,府內卻始終未有旁人進出,平日里也不去主動拜訪那些官員。”
“你去上武城我也是知道的,不然你以為我會輕易許你外出?為的便是不敢讓你多呆在這座城市,你在這座城,百官皆能看出你的能力,這是我所擔心的。”
“一切仿佛都在我的計劃中,但是去年出了那件事,我大為震怒,在我眼中你如那把劍一般不露鋒芒,無刃亦無鞘。”
“我知道那把劍為何無刃無鞘,我也害怕這是你的初露鋒芒,便把你關了進去,不許你與旁人接觸,甚至還想過把你關一輩子,我很害怕那件事是你干的,那你這個人便太可怕了,我不敢想象這個國家交給你之后會發生什么。”
“我去拜訪了木院長時心中便有了答案,那件事無論是不是你所為都不重要了,你能把這個國家治理好那便有資格成為我北昌的王,只是我去后你又如何面對世安啊。”
“昨天你來找我申冤,我開始覺著你很有意思了起來,若是隱忍你便應繼續隱忍,官員皆能看出我時日無多,但你卻在這個節骨眼上找我說這種事。我看得出你心有委屈,無論是那件事的委屈還是為我的偏心所委屈,我都心疼你,也不敢想象日后你兄弟二人相見的場景。”
“孩子啊,你看,我早就為你寫好了。看見沒有,這個國家以后是你的了,它本就該屬于你。”北昌王反手從身旁摸了一卷遺詔出來。
“對了,還有這把劍,也是你的,居然就被你這么隨意的丟了,還得讓父王撿回來,你這孩子。”
“昨天你說自己不配拿起這把劍,但它就是你的,也只配被你拿起。”北昌王接著摸出了那把天子之劍也一并放到了許世昌的手中微笑說到。
“國師年事已高,我便讓他歸老了,至于林將軍這個人,父王就留給你了,父王能看出你的志向絕不止你的外表這般儒雅溫和,你要治的也不單是我北昌這一個國家,所以日后若開疆拓土你還用的上他。”
“我雖想念世安卻也不忍你兄弟二人相見,所以等我走后便不要再讓他回來送終了,也不要告訴他這件事,先瞞著他吧。父王這輩子也只能為你考慮這么一件事了,他必然是要回來的,你若是不知如何再與他相處那便不管他,也不與他相處,好好活著。”
“如若再不行你便出去走走,看看這個屬于我們許家,屬于你自己的國家。孩子,你回頭向外看看。”北昌王顫抖著伸出一根手指向外指去。
許世昌臉上滿是淚花,回頭向外看去,但卻漆黑一片,并無什么可看的東西。
“這么大人了,還哭哭啼啼的,哪有你這么當王的,擦干凈,我可不想死后被先王笑話。”北昌王伸出雙手輕輕擦掉許世昌臉上的淚花,然后接著側身向外看去,仿佛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如畫般的江山。
“你得空便多出去看看,父王這一生治國,卻不曾好好的看過這個國家,我不想你們這些孩子活的如我這般累,就算是替父王去看看這個國家,等你來見父王的時候好好跟我說說這個國家都有些什么,要是說不上來父王可是要罵你的。”北昌王輕輕閉上雙眼說到。
“父王!”許世昌顫抖著喊道。
“誒~別吵,這個國家父王留給你了,走了一天也累了吧,早些回去休息,明天還得起來幫我處理后事呢。對不起了孩子,到最后還是得讓你來處理這些事,父王盡量多堅持一會兒,不打擾你休息,快回去吧。”
北昌王睜開眼睛微笑看著許世昌說到,如同說笑一般。
許世昌聽到這話心頭微緊,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去吧,回去再哭,外面大臣都看著你呢。”北昌王又伸出手來輕輕擦掉許世昌臉上的淚珠,然后摸著他的臉龐說到。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754081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