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四十三章 只有生,沒有死

第四十三章 只有生,沒有死


  
“只有生,沒有死。施主可知什么是生?”悟生法師問到。
“我還活著,這不就是生?”許安無語回到,就這還悟生法師?
“可不就是這樣。”悟生法師聽到這話顯得很是興奮,忍不住的想要大拍下桌子,可一想自己的身份,便收斂了起來。
“別扯開話題,我問你什么是死。”
“貧僧剛才已經說過了,沒有死。”
“你看這塊肉,這碗湯已經剩了兩天,這就表示有一頭牛兩天前還是活著的,但現在它進了我的肚子里,這不是死?”許安在碗中夾了一塊比較大的牛肉說到。
“佛講因果循環,施主養牛給與其食物和水,這便是施主種下的因,施主喝了這碗湯而得以存活,這應是施主所收獲的果,那么那頭牛便不能算死,只是應了因果中的一環,它還會以另一種形態而存在,這叫延續。”悟生法師雙手合十說到。
“說的有理,但我不養牛,沒有種什么因,只食果,這樣這頭牛也不算死?”許安仔細的想了想后再問。
“施主不養牛,那便是有人替施主種下了這個因,而施主從賣家那里花錢把肉買回來,這也是一種循環,自然沒有死。”
“和尚你要是這么說的話,你來我這討飯吃,也不給錢,不種因,只食果,是不是有點不要臉?”許安敲了敲桌子繞有興致的說到。
“臉面乃身外之物…罪過罪過,貧僧是說錢財乃身外之物,如此這般也實屬無奈。”悟生法師聽到這話很是尷尬的說到。
“如若我堅持要回都呢?你該當如何?”許安自然不會多與他糾纏這種問題,反正就是沒錢別想喝湯。
“我佛慈悲,施主若執意不聽勸告,為了整座城的百姓,貧僧也只好含淚將施主誅殺。”悟生法師與許安眼睛對視說到。
許安聽到這話一愣,這家伙不是個普通人?這和尚既然知道自己是誰那便應該清楚自己的實力,知道自己的實力還有信心和膽量說出這種話來?
這和尚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與普通人并無差別,事實上若不是他說出這句話來許安始終都認為他只是一個普通人,能把靈力波動隱藏到跟普通人完全一樣那實力自然是很強!
“和尚你剛才說過沒有死,那你又如何能殺得了我?”許安問到,沒搞清楚狀況之前他自然不會選擇動手,萬一這是一個隱藏著的高手呢?
“殺了你,整座城的百姓都得以安穩,自然算不得死,你死與不死都不重要,只要我的目的達到便好。”悟生法師雙手合十說到。
“我特么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敢這么跟老子說話,我死與不死都不重要?好!來啊,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怎么來誅殺我。”許安聽到這話跳起了身子,拿起自己的劍便要準備動手。
“施主既然問貧僧生死,那貧僧用的自然是生殺之力來將施主誅殺,還請施主不要執迷不悟。”悟生法師面對將要爆發的許安不理不睬,依舊是閉著雙眼,雙手合十說到,看那樣子還真有一副高人的模樣。
啥玩意兒?生殺之力?許安聽的是一臉迷糊,不都是修煉靈力,身體之力,或者像衛府一般通竅,啥時候出來了個生殺之力?
“別廢話了,想殺我那便來吧。”許安拔出黑劍靜靜的說到。
“還請施主不要逼我,貧僧不想開殺戒。”悟生法師緊閉雙眼轉過身去,雙手合十輕宣了聲佛號,然后身體顫抖著說到,看那樣子似乎是有些不忍。
“和尚你剛才已經說過了,沒有生與死,我死了整座城的百姓便能夠安穩度日,又何來開殺戒這一說。”許安抬劍指著悟生法師說到。
“生殺乃是大事,貧僧今日來的匆忙,還請施主稍等貧僧沐浴更衣一番。”悟生法師緩緩睜開雙眼,轉過身來看著許安微笑了一下說到,似乎是已經掙脫了心理上的束縛。
然后他便轉過身去一步一步的向著鋪子外走去,他的腳步并不匆忙,踏的很穩。
許安冷笑一聲,體內靈力開始緩緩發散了出去,左手慢慢抬起,鋪門瞬間關閉。
悟生法師見此場景猛的一愣,將要走出鋪門便被阻擋,稍微穩了穩心神,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施主這是何必呢?”
“別裝了,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個和尚,還生殺之力,一派胡言,口中說著沒有生死卻要來殺我,你殺得了我嗎你?”許安慢慢坐下說到。
“施主沒聽過不代表生殺之力便不存在,還請施主莫要再逼我。”
“還裝?非要我用這把劍把你捅死才肯說實話是吧?”許安提劍一步一步的向著悟生法師的位置走來,然后把劍放到他的脖子上說到。
“還請施主饒命,呸,二皇子殿下饒命…”悟生法師看到許安走來,趕緊跪下說到,哪還有一副大師的模樣。
“喲,不裝了?剛才誰說我死與不死都不重要的?大師剛才既然說沒有生死,那我把你殺了也算不得殺生,我就不客氣了。”許安輕笑一聲略顯輕浮的說到。
“二皇子殿下饒命,小人并無惡意,也是為了城中百姓所著想。”
“行了行了,我可不信你這么怕死的人會為了別人著想,老實說是誰讓你來的,還有你是誰。”許安強忍住要把他刺死的沖動說到。
“我叫李五升,是北陽城的居民,并無人派我來啊。”李五升慌張說到。
“那你為何要來這?”許安想了想,認為也無人會派這么一個貪生怕死的人來怎么著。
“我家便在北陽城,若是二皇子殿下您回都,到時候北陽城大亂,小人自然無法幸免。”
“你不會去逃?”許安消了下火氣后仔細想了一會兒,然后問到。
“我們李家的祖宅在那,不能逃。”李五升說到。
“祖宅比命還重要?”許安問到。
“命當然比祖宅重要,但有些東西更重要。”李五升認真說到。
“行了行了,我也懶得去管你為了什么,我不殺你,你來這可是北陽城出了什么事?”
“確實出了大事,大皇子殿下被放出來了,正因為如此我才前來勸您不要回都。”
“跟你有關系嗎?滾滾滾。”許安站起身來盯著他罵到。
李五升聽到這話自然是拔腿就跑,可不敢再做停留,他本以為自己裝的已經夠好了,卻不想居然被許安給識破了,這種情況還是先保住小命為好。
“等等。”許安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似笑非笑的說到。
李五升剛要走出鋪門便大感不妙,機械般的轉過身來,擦了把額頭上的冷汗說到:“二皇子殿下還有何吩咐?”
“別暴露我的身份,否則有你好果子吃,至于你就留在我這里吧,好好當你的和尚。”許安輕敲著桌子說到。
“這…這是何意?”李五升疑惑問到。
“何意?等會兒你就知道了。”許安狡猾的笑到。
……
“張嬸兒,您看啊,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悟生法師。”許安領著李五升來到了隔壁的一家雜貨鋪對著一位中年婦女說到。
“貧僧見過施主。”李五升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兒,卻還是一本正經的行禮說到。
“見過大師。”中年婦女也是雙手合十,很是虔誠的回到。
“您別看這和尚生的猥瑣,那可是得道高僧,若是讓他為您砍柴燒火,準保您家這香火旺盛,澆都澆不滅啊。”許安接著唾沫橫飛的說到。
“這…讓大師來砍柴燒火不太好吧?”中年婦女疑惑問到。
“是是是…施主說的是,不太好…”李五升總算明白了許安是何意思,趕緊順著話茬說到。
“閉嘴!”許安低聲回頭瞪了李五升一眼。
“您要是不愿意的話,讓他做個上門女婿也還是可以的,要是招了個得道高僧做您的女婿,咱們鎮子里的人還指不定有多羨慕呢。”許安計上心來,接著說到,干活抵租金始終不是長久之計,做便要一了百了!
“誒呦,你這孩子可真是想的周全,可不就是這個理?只是大師也能娶親?”中年婦女聽著許安的話笑的那是一個合不攏嘴。
“貧僧雖已出家,但還是可以還俗,不拘俗禮,無妨,無妨。”李五升聽到這話眼睛開始亮了起來,趕緊搶先說到。
“對對對,無妨,無妨,我看擇日不如撞日,今天便是個好日子,這樣,我回去取房契,咱們好好商量下具體細節,然后您簽下字。”許安強忍著笑意一本正經的說到。
“好好好,二…你快去,別耽誤了我們的正事。”李五升趕緊催促著說到,一副急不可耐的表情。
“誒呦,這可真是太好了。翠花,快出來見過你未婚夫,你這孩子心腸真的是太好了。”中年婦女臉上樂開了花說到。
……
“別走!”李五升看到從屋里挪出來的女子,緊緊抓住許安的胳膊苦苦哀求著說到。
“大師可是不愿意?”中年婦女問到。
“沒有沒有,大師是讓我快點回來。他們和尚說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何況這又不是地獄,這可是溫柔鄉,他又如何會不愿意,你說是吧?”許安陪笑說到,然后便瞪了眼李五升。
“我寧可入地獄!我寧可入地獄!”李五升雙手顫抖著抓住許安咬牙切齒的說到。
“這可是你說的,回去便殺了你。”許安小聲說到。
“阿彌陀佛,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貧僧,從了!”李五升閉上雙眼,雙手合十,狠咬了下牙齒,然后聲音顫抖著說到。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752687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