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煉靈神之摘星 > 第四十四章 論演技

第四十四章 論演技


  
院子里曾經堆滿的柴火已經空了一半,成武從外面回來隨手拿了幾根柴火走進廚房。
此時已經中午,成武很快便做好了飯,都是些簡單的菜,雖不如何可口,但至少還是能填飽肚子。
這倆人現在沒有別的講究,能填飽肚子便好,盡管許安忍不住的發牢騷卻沒有絲毫辦法,一分錢難到英雄漢,輪不到他不愿意!
成武啃著饅頭,就著一碗剩湯,蹲在鋪子門口正在吃飯,他對于吃食并不如何講究,或許是打小過慣了苦日子,即便是剩了幾天的湯只要沒壞他也還是不忍浪費。
或許是因為嫌鋪子里的爐火太熱,所以他很少在鋪子里吃飯。
“等會兒吃完飯我用下你的劍。”成武啃了一口饅頭仔細的想著那道劍,然后回頭對著許安說到。
“用劍做什么?”許安問到。
“我這么看著也看不出什么來,下午我想用你的劍去練練看。”成武回到。
“你不是用刀的?會用劍?”
“都是殺人,刀劍沒什么不一樣。”成武答到。
許安微微點了點頭,似乎是比較贊同成武的話,并沒有說什么,從地上撿起那把黑劍便扔給了成武。
成武咬著饅頭單手接住那把劍,輕輕的放到門口,開始大口的喝著碗里的剩湯,仿佛有了好劍作伴,連碗里的剩湯都變得美味了起來。
“大師,我們這是牛肉湯,沒有素食。”成武抬頭看著前方一臉委屈的一名和尚愣了愣神后說到。
和尚自然便是李五升,李五升看到成武也是有些摸不著頭腦,這人是誰?
“你是誰?”李五升問到。
“你怎么又回來了?”許安見狀趕緊走了出來問到。
“她那閨女嫌我長相猥瑣,死活不愿嫁,我也沒辦法。”李五升依舊是一臉委屈的說到。
“這是?”成武看這倆人認識,更是有些迷糊,然后向許安問到。
“這和尚喝了我一碗湯,但是他沒錢,我便讓他去給張嬸做上門女婿去了。”許安簡單說到。
成武聽到這話愣了一下,人家一個和尚,喝你一碗湯沒給錢就沒給錢唄,因為沒錢你就讓人去給張嬸做上門女婿?主要是這和尚還真就愿意?不由更加慶幸自己當初是拿著錢來的。
而且你好好的一個和尚非要來喝什么牛肉湯。
“湯我沒喝…”李五升聽到這話立馬不干了,一臉委屈的說到。
“這人家不愿意,那我這鋪子的租金可咋辦。”許安自言自語的說到。
“算了算了,你先去給她干活吧,能抵一天是一天。”許安擺了擺手說到。
“我還沒吃飯呢,這都中午了。”李五升聽到這話更是委屈的不行,還沒吃飯就讓干活,有這樣的理嗎?
“你是和尚,隨便去討點齋飯不就行了,我們自己吃飯都成問題了,哪還顧得上你的。”許安說到。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李五升已經委屈的快要哭了出來了,自己怎么不長眼惹上了這么一尊大佛。
委屈歸委屈,但現在吃飯才是第一要事,其實并不是許安刻薄,而是李五升一個和尚確實要比許安他們二人吃的更開一些,在這個小鎮除了許安的這間鋪子,無論去誰家隨便講講經祈祈福都不至于露宿街頭餓死。
這也是他身無分文卻能活下來的主要原因。
“這和尚怎么回事?”成武聽著二人的對話那是一愣一愣的,只因為一碗湯這就簽了賣身契了?張大嬸那女兒他也敢答應?
“他喝了我的湯沒錢,我本想著讓他給張嬸做上門女婿,然后這鋪子租金不就有著落了,誰知人家不愿意,這可咋整,讓他去替人干活吧。”許安輕嘆了口氣說到。
“不是,那和尚真就愿意?”成武再問到。
“他是和尚,講究啥慈悲,啥渡人的,還能看著咱倆露宿街頭?再說了,他敢不愿意嗎,他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許安接著邊吃飯邊說到。
成武聽到這里算是聽明白了,那和尚完全是被逼的,再次慶幸了一番自己當初是帶著錢來的。
吃完飯成武便拿著劍向西方走了過去,他走的并不快,便走邊低頭想著那道劍。
但是鎮民們可被他這模樣嚇了一跳,都以為他是要去送死的,看他拿著劍也不敢上來阻攔,笑話?死都不怕的人誰敢去攔?
“我說你這孩子,不就是租金嗎,沒錢也不用去尋死吧,這前方可是禁地啊,叫什么樓來著。”張大嬸見狀跑到許安鋪子里面說到。
許安剛吃完飯,看到張大嬸的反應很是無語,不過靈機一動想出了個點子。
許安站起身來,背對著張大嬸,也不說話,只是仰望著天空不停的嘆氣,一邊嘆氣一邊搖頭。
“孩子?你這是咋了?”張大嬸見這情形趕忙問到。
“不敢欺瞞張嬸,我本想將這祖傳的牛肉湯傳承下去,不求能發揚光大,只想尋個溫飽好好過活日子,可您也知道,在這做生意本就艱難,如今我二人實在是維持不下去了,我們二人已經商量好了,湯鋪關門,您這鋪子我們也不租了。”許安又是嘆了口氣后說到,看那模樣完全是一副掏心掏肺的模樣。
“不租也是個辦法,好好去大城里邊做點活計,先攢點錢,找個人多的地方再好好做生意,也總好過在咱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啊。”張大嬸也是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樣說到。
許安聽到這話先是一愣,然后慌了起來,心想這下可怎么辦?
“大嬸說得有理,只是可憐了我那伙計了,他是寧死都不肯回去,我二人這樣回去如何面對左鄰右舍?讓我黑發人送黑發人,我又于心何忍啊…”許安慢慢扶著椅子坐下,低頭又是輕嘆口氣說到。
“那這可咋辦?總不能就這么讓那孩子去送死吧?”張大嬸聽到這話有些慌了起來,趕緊問到。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許安嘴角偷偷微笑了一下,然后趕緊收斂,裝模作樣的仔細想了一會兒:“要不,您看這樣行不?我先跟他說您免了我們兩個月的租金,這樣我們鋪子還是能接著開,他也不至于去尋死了。我讓悟生法師接著給您干活,咱們先把他騙回來怎么樣?”
張大嬸仔細的想了會兒,然后點了點頭:“我看成,先把他騙回來!”
“先把他騙回來。”許安微笑說到。
許安說完便出了鋪子,順著成武的方向走去。
免了兩個月的租金這人的心情變得就是不一樣,他甚至感覺到空氣都變好了不少,兩手抱頭吹著口哨慢慢悠悠的向著西方走去,至于兩個月之后該如何,許安不去想。
他當然不會去把成武叫回來,雖然計東里的那道劍在他的口中很是不堪,但許安自己也知道計東里的那道劍確實很了不起。
成武跟自己說好像有點能看懂了,這是很難得的事情,許安不認為他是在說謊,所以他并不想去打擾成武。
雖然許安沒少抱怨成武天天在那浪費時間,一點也沒有做幫工的自覺,但事實上許安也從來沒有阻止過成武去看那道劍,他抱怨或許只是因為他討厭留下那道劍的那個人。
成武每次都看得很是入迷,簡直能用無法自拔來形容,但無論再如何無法自拔卻還是一到飯點便準時回到鋪子里面做飯,而鋪子里的水和柴火也從來都沒有缺少過,兩人似乎是形成了一種很好的默契。
雖說如此,但該做的樣子還是要做的,要不還真沒法跟張大嬸交代。
至于那個和尚,許安不怕他跑,也不怕他抖出什么事兒來,因為他很怕死,而自己又恰好有能力可以很輕松的殺死他,所以許安對那個和尚一點都不擔心,甚至還有點慶幸他幫自己解決了鋪子的租金問題。
自己自然不可能去做上門女婿,成武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自己也不會去強迫他,雖然他很不看好成武,認為他天天去看那道劍也是沒用,只是白白浪費時間而已。
但是人嘛,活在世上那么久,總是會做一些沒用的事情,有用沒用總得去做過了才知道,雖說有些浪費時間,但對這倆人來說還有的也只有時間了。
正在左右為難之際,嘿,突然來了個和尚,這對許安來說簡直是妙不可言。
他找了一處比較平坦的山坡,枕著雙手躺了下來。
許安的嘴里叼著一條草根,不時的嚼上兩下,吸吮著并不如何美味的汁液,翹著的二郎腿有規律的開始搖擺了起來。
他看著太陽微微瞇了下雙眼,突然輕笑了一聲然后念到:“1,2,3。”
他的聲音很輕,念數字的動作也很微小,似乎是只有他才能聽到自己念了這么三個數字,這三個數字出現的很突兀,如果他身邊有人肯定會以為他是犯了什么神經。
但他的身邊并沒有什么人,他念完這三個數字也并沒有其他什么動作,依舊是靜靜的躺在那里,然后慢慢的閉上了雙眼,如同睡覺一般。
或者說他就是在睡覺!許安念完三個數字就這么躺著睡了起來。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52/275223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