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美人謀之天下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好趕慢趕,摘抄了一月有余,那經書也從薄薄的幾張變成了厚厚的一沓。其中也不知陳逸抄寫了幾張。雪兒本以為陳逸這樣一個紈绔子弟,那是筆墨不通。沒想到,陳逸這筆桿子下耍的還真像模像樣的。甚至比她寫的字還多了幾分風韻。到了后來,陳逸甚至還會模仿她的字跡,寫了幾張之后,陳逸更是模仿的惟妙惟肖。

  雪兒拿著紙,不由地贊嘆,“看不出來啊。你還有這一手。”

  “那是。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陳逸得意地笑著道。

  雪兒懷疑地看著他。

  “誒,”陳逸一看雪兒不相信了,急忙說道,“真的?你不相信啊。我們剛啟蒙上學的時候,太傅還夸我十分聰明了。”

  “那怎么……”雪兒問。

  “怎么……什么?”陳逸疑惑地看著雪兒。雪兒上下打量,分明一副如今你怎么這么一副不求上進的模樣。

  “我……”陳逸張了張嘴,卻什么都說不出了。

  雪兒一個七竅玲瓏心肝,一瞧陳逸欲言又止,又看到他臉上的難色,頓時就知道了他以往一定經歷過不開心的事。雪兒便換了話題。

  雪兒這會兒胡思亂想著,轉移著自己的思緒,否則那翻紙張的聲音,都能讓她心中非常的不安。

  李黛仔細地翻看著雪兒抄的厚厚的一疊金剛經。李黛一張張翻看著,偶爾看一眼雪兒。雪兒坐在一側,坐立難安,只恨不得跪在她面前,方能心安。

  這一張張翻下來,對她的字跡,心里哪能沒有數。這小丫頭,打又打不得,罵也不聽,看來是上天派他來懲罰她的。李黛心里重重地嘆了口氣。

  雪兒一聽到她的嘆氣聲,稍稍放松的神經瞬間繃緊,“這張……”李黛從中抽出一張,先頭的筆記還工工整整的,后來越寫越不像話。到了后面,更像鬼畫符似的。這字跡,李黛已經能想象出雪兒寫這篇字的狀態。從清醒到一點點犯困,到最后恐怕已經睜不開眼睛了。

  “姑姑。”雪兒著急了。雪兒腦筋一轉,腆著臉笑了,“姑姑,這……這是近日寫字最新的流派。講究的就是一個隨意,姑姑……”雪兒睜著眼睛就把自己的字夸的是天花亂墜。

  李黛定定地看著她。她倒是真佩服這小姑娘,說起謊話來也是臉不紅氣不喘。

  雪兒看李黛的眼神,瞧著就有點發怵了。“姑姑……姑姑,怎么了?”

  “哦,沒什么。”李黛淡淡地說,“我只是看看你是怎么睜著眼睛說瞎話的?”

  雪兒心中一緊,“姑姑,你說什么呀?我都不明白。”

  李黛抿了抿嘴,到底沒有拆穿她。遠處的一點動靜,李黛瞥見小青緊張地往這處張望。

  李黛扶了扶額頭,終于饒過了她。只是,李黛警告她,若再有下一次,就自個兒回汴州城,免得再闖出什么禍事。雪兒再三保證,不會再闖出什么禍來。

  雪兒一出門,似鳥兒放飛了天空,和小青一塊兒在城中歡騰。又和陳逸兩個愛鬧騰的聚在一起,哪里都是熱鬧。

  “瞧瞧雪兒開心的,這一個多月也虧她熬的過來了。”墨軒感嘆道。

  這邊,陳諾也聽說雪兒被放了出來。陳諾本就對雪兒有些愧疚,又聽陳逸說在鍋中灑沙子的法子是雪兒想出的,心中又是感激。如今見了雪兒,又十分乖巧,半點都不提關了禁閉之事。

  陳諾便想感謝雪兒,聽陳逸說雪兒喜騎馬,便想邀一起去城郊的圍場。陳逸跟雪兒一說,雪兒馬上答應了。只是城郊離金陵城也相距甚遠,一來一回的時間便要花上個一天的時間,哪有玩的功夫。

  雪兒扭扭捏捏地跟李黛說起,李黛不出所料,毫不留情地拒絕。她也不明白,雪兒是什么時候跟這兩個皇子熟識的。看來,雪兒偷取銀兩的主意,到底是誰出的,還有待商榷。雪兒苦求李黛未果。陳諾只好又親自登門拜訪,依舊沒見到李黛,又是墨軒招待。

  “小孩子家出去玩玩也沒什么。你看她之前在家里悶出了一個月,小孩子還是不能管的太緊了。你要是不放心的話,那我也一同前去。”墨軒勸道。

  李黛聽著,這雪兒要是闖起禍來關也關不住她。免得她又想到什么幺蛾子。李黛終是應了,只是讓阿渡一起前往,貼身保護。墨軒,陳叔也一同前去。

  雪兒開心的很,這人多玩著才熱鬧。

  這會兒,雪兒打著扇子正像貴公子般在城中閑逛。

  “雪小姐,你看,這雀兒一直跟著我們啊。”小青指著某處,突然道。雀兒撲哧的翅膀,盤旋著。

  雪兒抬頭一看。

  “雪小姐,這雀兒好像一點都不怕我們誒。”小青驚嘆。

  “恩……”雪兒應了一下,突然捂著脖子,“我的玉墜呢?我的玉墜怎么不見了?小青快找找。”

  小青立刻著急了,“哎呀,小姐,是你母親留下的那塊?”

  “是啊。”雪兒神色慌張,四處查看。

  小青著急道,“許是沿路上掉落了。我往回找找。”

  “恩。”雪兒點點頭。

  說完,小青就沿路找去。

  雪兒遠遠瞧見小青沒了身影,在空曠的巷子里喊了幾聲,“師父,師父。”

  一個熟悉的人影突然從一角出現。

  “師父。”雪兒驚喜道。

  面前的站著的莫不就是耶律月。

  “雪兒。”耶律月笑了笑,“師父多次想去看你,有個守衛一直在附近。師父也不敢輕舉妄動。”

  “師父說的是阿渡。我偷了姑姑的庫房,他是姑姑派來監視我的。”雪兒道。

  “此事我已有聽說,真是難為你了。”耶律月安慰道,“不知他什么來頭?觀之其氣息深厚警覺非常,想必武功深不可測。”

  “這個……”雪兒回想了一下,“這我也不知道。我來李府的時候,阿渡就在姑姑跟前了。我曾問過奶奶,奶奶說他是自己上門的,姑姑就收用下來,平日里也只跟著姑姑出入,沒什么事,閑的很。”

  “恩。”耶律月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對了,師父,今日二皇子邀我三日后去圍場騎馬。”雪兒開心道。

  “你們表兄妹兩倒是可以多聯系聯系,聯絡一下感情,也好為日后做打算。”耶律月贊道,“最近這兩次,你表現的就很好。為二皇子解決了難題,讓皇上對二皇子大加贊賞。”

  雪兒展開笑顏。

  “對了,去的人有哪些?”耶律月隨意地問。

  “就幾個人吧。二皇子,陳逸,我姑父,他們,其他也沒了,只是幾人約了隨便騎騎馬,玩玩。”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29/3218315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股票融资配资杠杆是一回事吗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购买 内蒙古快三开奖快三 江西时时彩3星走势图 股票怎么算涨停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2019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公告 河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股票开户什么证券好 浙江11选5对应奖金 亿牛策略配资 河北省11选五遗漏 广西快三视频直播 优发娱乐官网手机网页版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广东快三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