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美人謀之天下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說是小團伙,實際只有他們兩人,外加小葉,小青,和那個阿靜。陳逸和雪兒作為兩個主謀,在一起密謀計劃,顯得一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樣子。

  雪兒的想法很簡單粗暴。她偷到鑰匙之后,趁著夜色,他們幾人把箱子搬出來。

  陳逸卻看到了其中的破綻百出。首先守衛換班的時間要記清楚。還有進府的路線都要細細推敲。不必定在晚上,畢竟有雪兒這個內應,即使被碰見,都可說是朋友。雪兒大喜,贊道,“陳逸,你還真是有這個天分。”

  陳逸無奈,不知怎么被卷入了這場是非之中。

  其中最重要的環節是偷鑰匙。事情意外地十分順利。雪兒偷到鑰匙之后,讓他們幾個將銀兩運出,又迅速地將鑰匙放回書房。

  期間,只有一個小意外。雪兒在書房碰到了墨軒。

  墨軒隱約聽到書房有動靜,走了進去。“黛兒?”

  墨軒進門看到,雪兒懷里抱著一個花瓶,有些無措地看著他。

  “是雪兒啊,怎么了?”

  “沒事,沒事。不小心碰到了花瓶。”

  墨軒有些奇怪。“我來吧。”墨軒扶起花瓶,擺放好。

  雪兒這會兒已將鑰匙放在袖口之中。

  “你來書房什么事?”

  “哦,姑姑讓我來拿本書。拿本書。”雪兒抽了一本,“姑父,先走了。”

  “恩,好。”墨軒愣愣地點點頭,余光一瞅,金剛經。墨軒面色有些疑惑,黛兒什么時候還看金剛經了。

  雪兒看了幾眼,墨軒沒有動靜。雪兒才松了一口氣。隨手抽出手中的書,眼睛都有些抽搐了。金剛經?雪兒隨手一塞。

  光天化日之下,烈陽當空。

  陳逸看著整整兩箱金子,愣愣地發呆。那箱子大開著,金子整齊地擺放著,一列一列地排著,幽幽地散著金光。陳逸還似做夢似的,反應不過來。

  這就這么簡單。這就把金子都搬出來了。

  只聽得四周有鳥雀掠過。

  雪兒喜不自禁地清點查看著,那架勢就像個土匪頭子在清點自己的戰利品一般。阿靜在一旁瞪大了眼睛,張著嘴,根本沒有其他的反應。

  “好了。你們運回去給二皇子吧。”雪兒小手一揮,氣派十足。

  陳逸看著,“你就一點都不忐忑。”

  雪兒交叉著雙臂,揚了揚眉毛,“干嘛要忐忑。”

  ……

  事情的結果是,雪兒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陳諾大喜,雪兒就遭了殃。

  李黛剛開始也沒發現,而且四周也沒有任何痕跡。那庫房自來金陵就沒點過。

  只是那天,墨軒突然拿了本金剛經遞給李黛,“你的經書忘在外面了。”

  “什么經書?”李黛莫名其妙。

  “金剛經啊?”墨軒道。

  見李黛確實不知,墨軒一五一十地將在書房碰到了雪兒的事說出。

  金剛經?這死丫頭,又搞了什么幺蛾子。

  晚間,用飯的時候,李黛想起這事還問了一下。一問之下,李黛才驚覺事情確實不對。雪兒雖比之其他小孩子要早熟許多,但畢竟在李黛面前還嫩著些。

  花瓶?李黛瞧見雪兒惴惴不安的神色。突然間,心頭一跳,這死丫頭不會膽子這么大吧。

  李黛疾步出門,走至書房,移開花瓶,有個小小的底座。李黛取出鑰匙。

  疾步而走,腳下不停。雪兒心下發焦,眼睜睜地看著姑姑朝著庫房而去。

  “夫人。”兩個守衛行禮。

  “有什么異常嗎?”李黛突然問道。

  “回夫人,庫房日夜有人看守,并無異常。”

  李黛的眉頭卻沒有松開,心里的不安越來越深。李黛打開庫房的門,“吱呀”一聲,庫房的門應聲而開。李黛喚人查看,一查之下發現少了兩個箱子。

  墨軒站在門口,正碰上扭頭出來氣勢洶洶的李黛。“黛兒,黛兒,孩子好好教育,有話慢慢說。你答應過你母親不能打她的。”

  李黛額頭青筋猛跳,她這是做了什么孽,忍了又忍。這樣下去非憋出內傷不可。

  李黛拂了拂茶杯,撇去漂浮著的茶葉,輕輕呷了一口,硬是將心中的一口氣壓了下去。

  李黛沒好氣地看了一眼直愣愣地跪著的雪兒,忍不住就扶額。

  兩人對視一眼。

  雪兒直挺挺地跪著,背脊僵硬著,只覺得那之前的鞭痕雖然消失不見,但卻隱隱在發紅發痛。雪兒瞅著阿渡掛在腰間的鞭子,心里陣陣發怵,瞥見李黛平靜的神色。心里越發的沒底,不應該啊。上次只是離家出走,尚且不管不顧地抽了自己一頓。這會兒怎么如此的平靜。

  跪了良久,雪兒的膝蓋一陣酸疼,左右扭動著。李黛依舊不疾不徐,淡淡暼了一眼,便見這個家伙,跪也不好好,像只肉蟲般扭動著。

  “姑姑。”雪兒終于忍不住了,囁囁地開口。

  “你可是好大的膽子啊,竟敢聯合外人來偷庫房。”李黛挑了挑眉。

  “姑姑,你不知道那些難民多可憐啊。衣不蔽體,食不果腹。我碰到的那個叫阿靜的小孩,爹爹和弟弟都死在了路上。”雪兒委屈了聲音。

  “所以,你就來偷我的庫房?”李黛斜睨著她。

  雪兒一下子喪了氣,垂下頭,像只蔫了的茄子。隨即,雪兒似乎想到了什么理由,臉上又煥發出了光采,“姑姑,那些百姓都會對你感恩戴德的。”

  “我能得到什么好處?”

  “好處?”

  “雪兒,我是個商人。自古以來,商人趨利而行。”

  “可是,姑姑不要那么市儈嘛,那些人真的……”

  李黛打斷她的話,“我只是個銅臭商賈,愛民如子的事自有人去做,我只對萬惡的金錢感興趣。”

  “可是,姑姑你上次還花了五萬兩買了一副畫。”

  這小丫頭還敢頂嘴了。李黛吃了一噎,“我花的每一分錢,那也是我心甘情愿。”

  雪兒癟著嘴,明顯不服氣。

  “好,那你告訴我,你們怎么打算花這筆錢?”

  雪兒愕然。

  “怎么開銷,花在哪里?計劃是什么?”李黛一步步追問。

  “這……”這一連串問題一連串砸來,擊打地雪兒猝不及防。

  李黛定定地看著她,等著她的回答。

  “這二皇子自會安排的。”雪兒見躲不過,囁囁地回道。

  李黛“啪”地一下,把茶杯放在桌上。“你還真以為我的錢都是大風刮來的?”

  “姑姑。”雪兒哀求。

  李黛甩出一本書,冷冷地道,“還金剛經?既然你這么喜歡研究經文,那你就把金剛經抄寫五百遍。什么時候抄好了,什么時候再出房門。”

  “五百遍,姑姑,不要啊,饒了我吧。你罰我打我幾棍子吧。或者讓我去哪里端茶倒水,去哪里都行。”

  “哼。阿渡,看著她,不許她離開房間半步。否則唯你是問。”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29/321831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app 青海快三开奖专用走势图 000247股票行情 贵州11选5网友推荐号码 永久平特一肖规律公式 时时乐长龙提醒软件 快乐扑克3玩法 000026股票行情 河北排列七开奖结果 全天1分快三计划 河北十一选五探讨qq群 场外配资表现形式 四肖三期必出一期中 福建省体彩22选5开奖今天 二三四五股票最新公 云南十一选五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