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美人謀之天下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陳諾來了衛府這幾趟,都無功而返,李黛都稱病閉門不出。陳諾未免有些喪氣。

  “二殿下,你這些時日為百姓奔波勞碌的,乃是百姓之福。”墨軒看著陳諾臉上的憂色,心中也有了一絲不忍心。

  陳諾心中升起了希望。

  “二殿下,這是我的積蓄,雖然少,但也希望能盡綿薄之力。”墨軒道。

  墨軒掀開桌上蓋著的一塊紅布,紋銀整齊地排列著。陳諾掠過一眼,大約八千兩紋銀。

  陳諾了解墨軒的性子,這銀子定不是從李黛手上拿的。定是皇后一直以來給他的貼幾存下的。這么多銀兩,估計都是墨軒的全部身家了。

  “那我代那些災民先謝過小舅了。”陳諾揖了一禮,心里卻越發沒了底。看來,這墨軒也已經察覺到了自己的目的。

  ……

  “哈哈哈哈哈……”陳霖一陣放肆的大笑。

  陳霖左右擺著手,笑得彎著腰,話都講不利索,“舅父,你是不知道啊。這陳諾這段時間都快把金陵城中那些大臣家里跑了個遍。那些大臣對他都是避之不及。那狼狽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乞兒呢?真是丟了皇家的臉面。”

  ……

  陳諾正和墨軒說著話。突然間,一個小女孩走了進來。

  雪兒一見門廳中有人,通常她也不耐應付這些人。只是,雪兒見那人衣著華貴,暗底金邊的衣袍,面如冠玉,文質彬彬。雪兒心中一動,心里有了計較,雪兒一溜煙地跑了過來。

  “姑父。”雪兒臉上笑意盈盈。

  “你這小丫頭,哪里又弄得臟兮兮的。”墨軒掏出一塊帕巾,往她鼻子邊上擦了擦。

  雪兒仰著腦袋,任她擦著。“姑父,這是誰?”雪兒問道,兩只黑溜溜的眼珠子落在陳諾身上,探究著看著他,心底已隱隱有了猜測。

  “他是二皇子,快參見二殿下。”墨軒溫和地說道。

  “見過二殿下。”雪兒像模像樣地行了個禮。

  “你這丫頭,又跑去哪里瘋玩了?”墨軒問道。

  “姑父。”雪兒欲言又止,攪著手指。墨軒也算對雪兒有些了解,瞥著雪兒,“你是不是又闖了什么禍?”

  雪兒看了一眼在旁坐著的陳諾,道,“我去了金陵城外幫他們施粥。”

  “施粥?”墨軒疑道。

  “是啊。姑父,你不知道他們有多可憐。一個個面黃肌瘦的,吃不飽,穿不暖。”

  陳諾突然心中一動,心下忽然升起了新的希望。

  ……

  培培和東方瑾的馬車,東西滿滿當當地塞了五駕。蘇晉沿路送至了城外二十里。

  “父親,回去吧。”蘇培培道。

  蘇晉看著眼前如花似玉的閨女,再看遠處路途忙忙。蘇晉不禁紅了眼眶。

  “父親,你怎么哭了?”小蘇孟指著蘇晉大聲道,小孩子稚嫩嘹亮的聲音不加遮掩。

  蘇晉趕忙轉過身去,拭去眼角的淚痕。“瞎說,我只是被風沙迷糊了眼睛。”

  蘇培培一向都覺得這個父親在家里的不靠譜。年少時候就風流不顧家,也甚少管她。那極度渴望父愛的幼年時候,一次次的渴望,一次次又落了空,讓蘇培培和父親之間越發生疏。但讓蘇培培更加芥蒂的是,母親因為父親一次次地失望,最后積勞成疾,含恨而終。

  如今看父親像個孩子般難以抑制的情緒,培培心中那長久以來的怨恨之意突然間土崩瓦解。

  蘇晉剛要跟培培說兩句話。就見那個東方瑾像個木棍似的杵在后頭。蘇晉看了就沒好氣。“你先下去吧。我們一家人說說話。”

  “父親。”培培不快地撇了撇嘴。

  東方瑾臉上倒沒什么異色,“那小婿先退告退。”一句話直噎得蘇晉臉色發青。

  “好了好了,父親。”

  蘇晉停頓了一下,開口道,“他對你好嗎?”

  “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由我做主。哪輪得到他對我不好,給不了他好果子吃。”培培笑著道。

  蘇晉看到女兒張揚明艷的神情,不由得想起了李黛的話,或許這真的是一段良緣。蘇晉只能這么安慰自己。

  “為你備的東西,我也不大懂。都是你母親備的。”蘇晉道。

  “恩。”蘇培培點點頭。

  李婉兒在一邊,笑了笑,“都是細心備好的,你到那里也用的到。”

  蘇晉想再說些什么,幾次張嘴,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李婉兒笑著道,“你看看你父親,昨天還一整晚的睡不著覺,說要交代你這個,交代你那個,這會子都不知說些什么了。”

  蘇晉有些沉默,看到小蘇孟搖頭晃腦地發困。

  “夫人,你先抱孟兒先去睡吧。”蘇晉道。

  李飛燕一看就知道蘇晉還有貼己話跟培培說,應了一聲,就抱著孟兒進了馬車。

  “培培,要是他對你不好,一定要告訴父親。父親一定揍的他滿地找牙。”

  “恩。”

  “到了那里,好好吃,好好睡,不要太過操勞。”

  “恩。”

  “到了那里要經常寫信回來。”

  “恩。”

  “還有……”

  “好了,好了,父親,我都知道了。”培培打斷了蘇晉的話。

  “不是。”蘇晉從一個小廝手中接過一個盒子。“這里頭是二十萬兩銀子。”

  “父親。”培培瞪大了眼睛,“哪來的這么……”

  “先說清楚,這銀子不是我的,是你李黛姑姑的。”

  “李黛?”培培對這個堂姑姑印象不深,只是記得她是個寡言少語的女子,跟父親也只是算說的上幾句話。

  許是看到了培培的疑惑,蘇晉補充道,“我年輕時跟她有極深的交情。她聽聞你要去南安,拿出了這些銀兩。南安這個貧瘠之地,地方上能有多少銀兩。就東方瑾那個蠢人。”蘇晉說著說著,又偏了話題,見培培撇了撇嘴。蘇晉止住了話頭,繼續說道,“你李黛姑姑讓我轉達給你兩件事。”

  “恩。”蘇培培點點頭。

  “這第一件事,這銀兩是用在百姓身上的,你要記得,第二件事則是,她不希望這件事被旁人知道。”

  蘇培培接過了銀兩。

  清晨出的門,這會兒太陽大了起來,有三三兩兩的行人從旁路過。馬車的輪子緩緩啟動,車輪子轉動的聲音,馬蹄子的踢踏聲,很快就步入了正軌中。

  “”得得,得得”,車夫的甩鞭聲。很快那馬車就變成了黑點,消失在了遠方。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29/3218314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佳永配资-领先的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北京快三走势图100图 安徽11选5中奖规则 股票正规的杠杆平台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推荐老师套路 广东快乐十分助手开奖 2018平码固定算法公式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网易 晋城股票配资 广东11选5精准全天计划 福彩排列7开奖号码 英国赛车开奖结果直播查询 炒股六句口诀 百度一下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