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美人謀之天下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氣勢恢宏,莊嚴肅穆的大殿上。

  一群老臣徐徐緩緩地上奏著事情,大殿空曠,大臣的聲音雖抑揚頓挫,但拖長了調子,讓人昏昏欲睡。

  皇上微瞇著眼睛,敬公公也看出了皇上有些倦意,他也偷了偷懶,手里靠著拂塵,眼睛半合著。

  一個大臣出列,躬身稟報道,“皇上,近日有從別處來的難民,搶劫了金陵的幾家商戶。抓住了幾個。臣以為應將那幫難民立即處斬,以儆效尤。”

  “恩?”皇上突然一個激靈,才回味過來那大臣的話,“那些難民都是從哪里來的?”

  “回皇上,那些難民大多是從南安來的,小部分是從南安附近的蘇地來的。”那位大臣稟報道。

  皇上問道,“列位愛卿有何意見?”

  李尚書舉步出列,“皇上,金陵乃是代景國的都城,哪容這些流民在這兒放肆,豈不是我國的體面。臣提議將這些流民依法關押處置,剩下的趕回南安。”

  “父皇,”陳霖道,“這搶劫的商戶之中也有我側妃的母家。他們分明就是些暴徒,劫掠百姓的錢財。不殺之,不以除民憤。”

  皇上凝著眉頭,默默聽著。

  這下朝堂之上才有了動靜。

  這時,一個人突然從尾端出列,“皇上。”

  此聲一出,陳霖立刻冷下了一張臉,是東方瑾那個老匹夫。

  東方瑾那芝麻綠豆大的官,還幾次三番地跟自己作對。一定要想個法子整治他,陳霖的眼中微瞇,射出危險的光芒。

  “皇上,這些流民是代景國的百姓。南安本就土地貧瘠,如今又在災荒之年。這一整年都沒有下過一滴雨,將他們趕回南安,不是把他們往死路上逼嗎?”東方瑾言辭懇切。

  “那東方愛卿的意思呢?”皇上問道。

  “皇上,臣提議,在南安新建水利,才是整治流民之本。臣愿請赴南安,修建水利。”東方瑾垂首請命。

  “父皇,兒臣不同意。”陳霖脫口而出。

  此時,眾大臣垂頭,大殿中的氣氛有了些微妙之感。之前的那場烏龍的婚事在整個金陵城鬧得沸沸揚揚,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如今,兩人爭鋒相對,其余的人也不敢參與。

  “父皇,南安之地自古以來就土地貧瘠,糧食產量稀少。花費這大量地財力,人力,也收效甚微。邊關打仗每年都需巨額軍費,怎還有多余銀兩大興水利。”

  “皇上,修建水利是造福萬民的事情。”

  “恩……”皇上思索了片刻道,“霖兒的話也不無道理。諾兒,你怎么看?”

  “父皇,兒臣同意東方瑾的看法。”陳諾稟告道,“這些難民也是我們代景國的百姓。兒臣提議,在城外建設房舍,讓逃亡這兒的百姓暫時能有容身之地。兒臣愿自請領命,賑濟災民,以顯朝廷和父皇的愛民之心。”

  “諾兒有如此心,但如今,霖兒說的也沒錯,衛將軍在邊關也要源源不斷的軍費。”皇上皺著眉頭思索著,“那就撥款十萬兩。能整治到什么程度,就看那些難民的造化了”

  “恩……至于南安的水利,這是百年大計。確實缺個有毅力又有本領的人去往南安。只是南安地方貧瘠,東方愛卿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啊!這賑災的銀兩就暫時從地方的財政上撥款。”皇上一槌定音。

  “皇上……”東方瑾還想說什么,看皇上的面色,也不敢多言。

  陳霖挑了挑眉,暗哂一聲。

  “兒臣遵旨。”

  “臣遵旨。”

  下了朝,回到府中。

  東方瑾緩步進了內室,卻不知該如何開口了。一個嬌生慣養,如花似玉的世家嫡女,嫁給了自己這么一個一窮二白的書生。如今,又要去南安那貧瘠之地,一呆就是三五年。

  “夫人。”東方瑾囁囁開口,一路上想的那些話卻一句話都說不出。

  “把這些菜摘了。”蘇培培遞給東方瑾一個菜框子。

  “恩。”東方瑾自然而然地將菜框子接了過來。

  要說這東方瑾也真是一窮二白。宅院里一共就兩個仆人,一個料理文書的小廝,另一個廚房的丁大娘。

  蘇培培雖然以前也是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但倒是不嬌氣,嫁到府中第二日就將發髻梳成了婦人的發髻,風風火火地成了府中里里外外的一把手。

  這簡陋的宅子也因有了女主人有了人氣。

  只是,蘇培培唯一忍受不住的是,丁大娘煮的飯菜。那丁大娘的老本行是殺豬的。當年和女兒流落到東方瑾的老家濮陽,東方瑾不忍給了口飯吃丁大娘和她女兒就留了下來。在府中,做個燒飯的廚娘。只是丁大娘的手藝卻沒法恭維,僅限于把東西煮熟,色香味一概不論。

  蘇培培是個好吃食的,實在沒辦法忍,只好著自己動手。那丁大娘就讓她打掃,料理庭院。

  東方瑾手腳麻利地摘菜,一看就是平日里熟練的。

  東方瑾自顧自地摘了一會兒之后,試探著開口,“夫人。”

  “等一下。晴兒啊,你將老爺前兩日在東邊鋪子制的那兩件衣服拿來。”培培朝外頭喊,嗓門不自覺地放大,不覺粗俗,倒自有一股子爽利勁兒。

  “是,小姐。”這丫頭原來對這位姑爺還頗有微詞,只是這段時間以來,里里外外的事情多。晴兒也沒這個空閑,后來她尋思,雖然這姑爺年紀頗大,自己看不上眼,但如今木已成舟,對小姐也言聽計從,也就接受了現實。

  “夫人,先別忙了。我有事跟你說。”東方瑾挪開菜筐子,“今日,……”

  ……

  聽完了前因后果,蘇培培沉默不語,東方瑾靜靜坐著,也有些惴惴不安。

  ……

  第二日,就見蘇培培里里外外地拾掇,東方瑾一慌,上前忙按住了她的手。

  “夫人,要是你不同意,我……”

  “你……你怎樣?難不成你向皇上反悔不成?”蘇培培目光灼灼地看著東方瑾。

  “我……”

  “你認為我吃不了這苦嗎?”

  “不是,夫人。”東方瑾訕訕地否認。

  蘇培培自顧自兒地整理著,后又冒出一句,“而且你在這金陵,陳霖在朝堂上幾次三番地針對你,他這個人我也是有幾分了解的,難保他想什么法子,對付你。”

  東方瑾聽了臉上一喜,“夫人,你真為為夫著想。”

  蘇培培輕飄飄地飄出了一句,“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29/3218314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湖北快三走势图 047期3d试机号 好运快三基本走势图 福建快3网上投注 小易期货配资 河南11选5分布走势图 单码不是双码旧猜生肖 股票数据网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 河北河北快三走势图 福彩3d试机号和开奖号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十一选五跨度走 浙江十一选五 南京股指期货配资 股票市场几点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