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美人謀之天下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任他汴州城的百姓如何猜測,消息如何傳播發酵,那婚事還是如期舉行。李黛的婚事,隆重而盛大。迎親時候,半個汴州城的百姓都圍在街頭觀看,沿路鑼鼓喧天,好不熱鬧。周遭來看熱鬧的,也沿路分了喜糖,那綿延的迎親隊,一擔擔的紅布蓋著物品,銀子花的就像淌水一般。即使過去了三日,汴州城的百姓,茶館巷尾中的百姓還在津津樂道,樂此不彼。

  這場婚事繁華而盛大,便如那一夜怒放的花簇,要將春天的最后一點精力在一夜釋放,又如那濱州城的煙花,開時絢爛無比,惹人心動。開過之后,一切歸于靜默,徒添了悵然若失之感。這場奇異而盛大的婚禮落下了帷幕。

  那李府已經沒有新婚時的喜氣,那巨大的心里落差,下人們中間彌漫著靜默的氣氛,只有房門上貼著的依舊簇新的喜字提示著前幾天的那場婚事不是黃粱一夢。

  而這位新姑爺,下人們本還有所不喜,覺得他們家小姐那是多好的人,見了新姑爺才知道,這位金陵來的公子,真是最溫和有禮不過的了。

  這短短幾天之內,李母的身體就似開敗的花朵,片片落敗,露出內里早已腐朽的芯子。李母的病情迅速惡化,到了如今連路都走不得,只能每日里躺在床上,死亡的氣息囤居在床榻四周,消之不去。李母昨晚已經嘔了兩口血,李黛已經整整兩個晚上沒睡,衣不解帶地侍候著,被李母趕出去,也只在外間的小塌上瞇一會兒。一旦響起那一陣陣嘔吐,咳嗽聲,李黛的一顆心驟然收緊,立馬跑過去,端茶,拍背,寬慰。墨軒也不勸阻,只是自己親自下廚,在廚房里熬小米粥,端給李黛喝。小米粥煮的稀爛,嘴巴一抿就劃下了肚,李黛喝了兩口,就搖搖頭,“我吃不下。”

  “少喝兩口吧。”墨軒輕輕地道,那殷切的眼神,泛著水光,讓人難以抵擋。李黛看著小小的白玉碗里的粥,拿起小湯匙,喝了兩口。墨軒專注地看著,李黛在墨軒殷切的眼神中喝完了一整碗,換得墨軒的一臉喜意。李黛瞧著他臉上的喜意,心中突然一動,似快抓住什么。

  “奶奶?!”雪兒一聲驚叫,突然打斷了李黛的思緒,李黛下意識地猛地彈起。

  “姑姑。”雪兒伏在床頭,見李黛進來,簌簌地流著眼淚,一手緊緊地握著李母的手,像是希望能從手中給她傳去力量。

  李母躺在床上,眼睛已經不復清明,眼皮耷拉著盯著前方,卻又不似在看,似乎連眨眼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一只手還本能地握著雪兒,嘴角是殘留的血漬。

  “黛兒……”李母眼珠子動了一下,似乎突然有了些精神頭,那一點點緩慢的動作,正在消耗著她的力氣,她的生命仿佛肉眼可見般一點點流逝。

  李黛將李母嘴角的血漬擦盡。“母親,你一天一夜沒有吃東西了。吃一口吧。”李黛喂了口小米粥湊在李母嘴邊,李母不忍拂了李黛的心意,張嘴慢慢含了。那粥水淌進喉嚨,卻讓呼吸更加不順暢了,咳了兩下。李黛忙用手絹擦了擦,卻也不敢再喂。眼前的這身體仿佛已經枯枝般腐朽,難以再運作。李黛將碗放在端盤中。鴛鴦端著端盤,站在側,雙眼通紅。李黛捏了捏被角。

  “黛兒。”李母欲起身。李黛將李母半抱著,墨軒在她身后墊了兩個軟和的靠墊。李母半靠在床頭,頭微微歪著。

  李母視線落在窗外,那春意盎然的生機,還有融融的日光。

  “這天氣真好啊。”李母道。

  雪兒起身,將那窗戶開大了些。

  “母親。”李黛道,“要不要抱你去亭子里看看,今日花園的花開的甚好。”

  “不了,”李母搖搖頭,“黛兒,我快不行了。這么多年來,李家辛苦你了。母親也幫不上你的忙。如今,總算有人能照顧你了。母親這下也放心了。你要和墨軒好好過。還有雪兒,以后無論她犯了什么事,你也不可再打她了。不然,我絕饒不了你。”李母一字一字地吐出。李黛必須湊近了才能聽清。

  “奶奶。”雪兒趴在床沿啜泣。

  李黛的眼眶干干的,好像一個枯井般流不出半點水來。

  “我知道,放心吧,放心。”李黛說道。

  “恩。”李母閉了閉眼,似乎又在存續了力氣,才接著開口說道,“我想跟墨軒說幾句話,你們先出去吧。”李母抬起了眼,掀起眼皮。

  李黛有些意外,看了墨軒一眼,撇下眼瞼,把被子一角掖了掖,隨即拉著雪兒走出了屋子。“姑姑……”雪兒的眼睛腫得像兩個核桃。小青拿了冰塊包裹著,心疼地給她敷著眼睛。

  李黛摸了摸她的腦袋,兩人沉默地站在外頭。

  “墨軒……”李母慢慢伸出手,一雙手失去了水分,像干枯的樹皮一樣粗糙。李母握住墨軒的手。“黛兒她自小就性子沉靜,遇事悶在心里,心里的苦楚也不愿講,怕我們擔心。這幾年來,可能遇到的事情多了,性子越發沉穩周到。我卻寧愿她還是小時的女兒家。當年,她大哥一意孤行出海,后來失蹤了。這件事對我們打擊很大,是她挑起了李家的重擔,這么多年以來,她做到了,甚至比她父親做的還要強。”李母閉了閉眼,緩了一口氣,繼續說道,“如今,我也要走了,墨軒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她,好好對她。這是我賭的最后一把,將黛兒交給你,可是我真的怕自己會輸。墨軒。”李母仿佛用盡最后的力氣盯著墨軒,一定要得個答案。

  “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墨軒反握著她的手,鄭重地承諾。

  李母如愿地合上了眼睛,神態安詳,仿佛只是睡著了。

  李母的葬禮很簡便,這是隨了李母的要求,和李父合葬在了一起。所有葬禮上的事物都由李黛一手操持,井井有條。

  命運都軸承卻不會因一個人的死亡而停止,那無形的巨大力量慢慢推動著,也不知要將他們推向怎樣的遠方。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29/321831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股票行情 心水号码一四五打一生肖 上海股票指数 3d杀码杀号专家 陕西快乐十分直播 旺旺论坛一肖免费资料 股票涨跌停是什么意思 黑龙江11选五任八遗漏 豪车自由驾驶的游戏 幸运赛车20033021期开什么 弘业期货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直播频道 股票经验 网赚pc蛋蛋 福彩app下载官网下载 股票融资融券开通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