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美人謀之天下 > 第八章

第八章

  李母三天兩頭地往柳莊跑。

  這日一如既往地,李母和雪兒沒了蹤影。阿渡回話,李母和雪兒早早地就去了柳莊。

  李黛無奈,及到午間,小青匆匆忙忙地隨著一個小廝趕來,神情慌張。

  透過門窗,阿渡只看到小青的嘴巴在動,臉上涕泗橫流。

  小青回話后,李黛轉身即走。

  李黛馬不停蹄,快馬加鞭,一路上幾次催促,一顆心似乎又沉到了最底下。

  “小姐,這是怎么了?”阿渡看到李黛的臉色慘白追問。

  “小青剛才說,母親突然暈倒了。”李黛扶著額頭,無力地說,身上仿佛一陣細密的針突然齊齊扎來。

  “你現在即刻去把李大夫接來。務必要快。”李黛吩咐。

  “是。”阿渡領命。

  李黛突然額頭上一個抽動,痛苦地扶住額頭,額頭上青筋隱現,似在死死隱忍著什么。外頭馬車依舊馬不停蹄地跑著。李黛一手撐著馬車,過了良久,才睜開眼睛,緩過了神。

  李黛倒了一杯茶,一小口一小口茶水流入喉嚨,漸漸暖和了她冰涼的身體,那冰扎的觸感終于慢慢緩和下來。

  李黛閉目養神,剛冒出的一點冷汗漸漸消散,身子慢慢軟和下來。

  三步并作兩步,李黛進了柳莊,小青小跑著跟在后頭。“主子,……”那下人剛要稟報。

  李黛就闖了進來。與此同時,旁邊阿渡一手攜著上了年紀的李大夫也到了。李大夫好不容易穩住了腳步,扶著一個柱子氣喘吁吁,自己的這把老骨頭,快要被這個丫頭折騰散架了。

  李黛一看,李母正用簽子扎了一塊西瓜,一邊笑瞇瞇地跟墨軒說著什么。

  見到李黛,李母一臉錯愕,立刻放下了手頭的簽子,用帕巾掩飾性地擦了擦嘴,“黛兒,你來啦?”

  李黛氣喘吁吁的臉上顯得一絲氣急敗壞,想說什么,張了張嘴巴,嘴唇抖動了幾下卻什么都說不出口,只得大口大口地吸著氣。一股郁氣和悶氣,郁結在心頭無處發泄,這老太太早晚把她氣死。

  李母卻不顧其他,“黛兒啊。來,這墨軒,你之前見過的?”

  李黛這才把視線放在了那人身上,風資卓越,施施然。但現在李黛沒有半點欣賞佳人的閑情逸致了。

  李黛雖心有不快,但面上卻沒有表現出來,神色如常地跟墨軒寒暄了幾句,似剛才這一幫人風風火火地闖進來這一出,是他們的幻覺。

  李黛和墨軒漫步在柳莊中。

  百年的榕樹,枝葉巨大,兩側的枝葉交接纏繞,形成了天然的走廊,只有點點陽光落在地上,形成斑斑點點。

  “衛公子,能陪我散散步嗎?”

  那略帶些沙啞的聲音尤在耳畔,那光線下帶些淡淡琥珀色的眼睛倒映著他小小的影子。墨軒身體一滯。

  墨軒跟著李黛,心里七上八下地。李黛走在前頭,沒有出聲,只是在前頭靜靜地走著,仿佛忘卻了他這么一個人。漸漸地,墨軒也放下了心中思緒,心中一片平和。平日里曾多少次走過的走廊,因這身邊的人不同,面前的景色都有了別樣的風采。

  一陣微風拂來,李黛的發鬢飄飄而起。李黛偏頭一看,墨軒如玉的側顏,高挺的鼻梁。李黛不禁將兩個人的影子重合了,怎么這么像?李黛不由得神思恍惚了。

  墨軒沒話找話,“雪兒她好像有些怕水?不肯靠近池塘邊多走動。”

  靜默了許久,久到墨軒以為她不會在回答的時候。李黛略帶著沙啞的聲音突然響起,輕柔的聲音仿佛汩汨的溪水在慢慢地流淌,“五年前,她遇上船難,飄至河邊,正好為我母親所救。她說她沒有親人了。我母親見其可憐,將其收養。本來想養在我名下,認我為母,但我母親顧及我還未婚嫁,恐影響我的名聲。”李黛停頓了一下,似乎回想起了那長久之前的事。

  墨軒靜靜地聽著,看著李黛柔和的眉眼,難以想象她是怎么以一己之力支撐著這么龐大的家業。墨軒轉而將思緒回到李黛的敘述中,倒不知雪兒的身世原來如此坎坷。

  “我母親顧及我還未婚嫁,就將雪兒寄在我大哥名下,喚我姑姑,實際則由我來撫養。”

  沉默了一會兒,李黛重新挑起了話題,“我母親從小養在閨中,嫁給我父親后又獨受榮寵,也不知什么生意場上的爾虞我詐。這么多年來,我步步為艱,如履薄冰……”墨軒靜靜地聽著,只是墨軒的心底隱隱地有一絲的不安。

  果然像是印證了墨軒的猜想,李黛停住了腳步,抬頭望著墨軒。

  墨軒低頭看著李黛,柔和的光纖穿過兩人,給兩人的四周籠罩了一種溫馨的氣氛,遠遠地看去,這兩人就像一對情侶,正在含情脈脈地對視。

  “衛公子謙和有禮,乃是赫赫有名的金陵公子,我也早有耳聞。之前我們兩人之間不過是些小誤會。”李黛的面容帶著些笑意,但墨軒心中那種不安的感覺越來越重。

  “只是,我不希望我母親和雪兒再跟衛公子有所接觸了。”果然,那一瞬間李黛口中吐出的話語,就像一瓢涼水澆在了墨軒的心頭。

  墨軒的一顆心驟然一縮。

  李黛看到墨軒的臉色一變,沒有停頓,繼續說道,“衛家乃是皇親國戚,你姐姐貴為當朝國母。相信衛公子即使不在朝堂之上,對朝堂上的局勢也有所了解。如今,衛皇后與俞貴妃勢成兩派。而我李家乃是平頭老百姓,只想賺幾個錢就好,卻并不想成為卷入這場龍虎相爭之中。”

  李黛的話語恭敬,看似請求,其實卻夾雜著無聲的壓迫,墨軒的那顆心就像被泡在了醋壇子里,沉沉浮浮,酸脹的難受。

  “可是,我從未卷入過朝堂的紛爭。”墨軒聽到自己無力的聲音,蒼白地為自己辯解,看到李黛的眼神,墨軒頹然無力了。她的眼里沒有他。雖然她對他一直是關切,溫和地。但是不單對他,她對每個人都是那么體貼而關照。他在她眼里,只是路邊的一塊,桌上的一杯水,她的笑,她的溫柔從來都不是為他。

  墨軒的心一抽一抽地發疼。

  “我知道衛公子心不在朝野,可是我手握巨賈,流言猛于虎。一旦跟朝堂扯上關系,稍有不慎,我們李家便會落入那萬劫不復之地。“李黛竟然垂頭做了一揖,挺瘦的腰板躬著。

  墨軒的心卻沉到了很深很深,深到看不見底的地方。此時,她才領略到李黛的厲害之處,曉之以情,動之以禮。不以強硬手段逼迫,但那抹柔軟卻毫不客氣,能一擊致命。

  墨軒看著李黛的發頂,烏黑的頭發只是綰了一個未出嫁的髻,簪了一只樣式古樸的簪子。當初,李黛額頭上撞的地方被頭發擋著。李黛默然垂首,似在等待著回復。

  “我知道了。”墨軒低低的聲音傳來。

  李黛抬頭,看著墨軒的面色突然變得黯淡,那漾著霧氣的雙眸。李黛撇下眼瞼,心里突然有種欺負了他的罪惡感。但很快,李黛就撇開了這樣的思緒。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29/3218312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湖北11选5任选基本走 陕西11选5手机版 北京三快在线科技电话多少 南粤风采36选7开奖结果 2019年中国女篮决赛 河南快三具体玩法 新和成股票股吧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玩法对照表 洋河股份股票分析 000600股票分析 吉林11选五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如何追回资金 海南体彩4十1奖金近期 内蒙古快3开奖l结果028 2018年体彩排列五历史开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