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美人謀之天下 > 第七章

第七章

  李母向來是個藏不住事的。有了這個想法之后,就趕忙回去。回到李府,李黛正從外頭回來,旁邊一個管事的亦步亦趨地跟著匯報什么東西。李黛邊走邊凝神聽著。路過看到李母和雪兒,還有小青那丫頭并排站著,形成一個階段狀,齊齊看著她露著一副欣慰的笑容。旁邊跟著的蘇晉摸了摸手臂,有點發寒,湊近李黛,“大伯母她們笑得怎么這么古怪?”

  “二爺,金陵來的消息。”一個小廝小跑至蘇晉跟前道。

  “金陵?”蘇晉疑惑地看向他,想了想,“李黛,我出去一下。”

  李黛點點頭,進了房中。

  過了不多久,李母敲了敲門,殷勤地端了蓮子羹,臉上是不同于以往的神采。

  李黛瞥了一眼,心底有絲異樣。李黛不動聲色,撥弄了一下算盤,似很忙的樣子。李母也沒有催促,只是靜靜地呆著一旁,目光柔和地看著她。過了一會兒,李黛終于在那慈母般憐愛的眼神下落下了陣。李黛放下賬本,無奈道,“什么事?”

  “上次母親那么打你,是母親不好。”李母說道,“傷怎么樣了?”

  說著,便想扒開李黛的衣服。

  李黛較忙躲閃,還是抵擋不住,被強按著,掀了衣服。李母細細查看,眼眶瞬間紅了。

  李黛邊扣衣服,邊淡淡地說,“休養了幾日,好的差不多了。”

  “黛兒,都是母親不好。母親是一時氣急了,一時居然下了這么重的手。當年你父親把你大哥打了一頓,你大哥一氣之下出海,我也是怕了……黛兒……雪兒也是船難幸存下來的。我就總是想著,你大哥要是落難了,也希望有人能這樣幫幫他。”

  “好了好了,我并沒有怪罪母親的意思。何況我打了雪兒,確實是我一時沖動,是我不對。”李黛主動認錯。李母抹了抹眼淚,心中戚戚然,“這輩子也不知有沒有機會等你大哥回來了。”

  “母親,女兒一直派人在找尋,北羅國傳來消息有人見過大哥。母親放心,女兒一直在尋找,大哥一定會回來的。”李黛語氣堅定,似在說一件十分篤定的事情。

  “恩。”李母輕輕點點頭,“除了你大哥的事,還有你的事啊。”

  “我怎么了?”李黛心底的那絲不安越來越深,心中警惕,也不知這老太太又想出了什么幺蛾子。

  “還不是你的終身大事嘛。”李母一聲嗔怪。那一聲小女兒家撒嬌似的責怪,讓李黛雞皮疙瘩一起。李母跟變戲法似的,一下子收了眼淚。李黛驚異于這老太太的思緒轉變之快。

  李黛斜著眼睛,靜待李母出下一招。

  李母看了眼,思索了一下,“母親瞧著吧,墨軒就不錯。”李母道,神情興奮地望著李黛,像等待著表揚的小孩似的。

  李黛驚愕于李母對墨軒的異常喜愛,淡淡地點點頭,表示贊同,心底飛快地盤算著該怎么把李母應付過去,“衛墨軒是不錯。”

  李母道,“何止是不錯,人品相貌都是上佳的。”李母活像李黛將要占了什么大便宜,壓低了聲音悄悄地說。

  “是。是。”李黛點頭表示贊同,“可是,……”李黛遲疑著,似乎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母親,我比他大六歲,是不是……”李黛看著李母,表情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年齡算什么?”李母一揮手,不屑地說,“就許男人們三妻四妾,找妙齡女子,你找個年紀小的怎么了?現在又不是前朝那個頑固不化的朝代。你難道比那些女子要差不成?”

  李母像護犢子般語調拔尖,作出一副蓄勢待發的姿態,前段時間因為臥床而還沒有神采的雙目,迸發出別樣的光采。

  “是是。”李黛無奈點頭,“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墨軒這樣的人物,你還能挑出什么毛病來。這么多年了,求娶的人那么多。你是這也不喜歡,那也不如意。”

  李黛的婚姻大事這么多年來幾乎成了李黛和李母之間難解的癥結,每次說起都是鬧得不歡而散,前幾年李黛還奮起駁斥,這幾年連話都不想說,只是默不作聲。讓李母如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樣,根本沒處著力。

  李母似乎是想到了往日的心酸,說的越發來勁。“這李家的公子,王家的那個小的,哪個不是我看過,考察過,千挑萬選的,哪個配不上你?你倒是說說,啊?”

  “母親,我早已起誓,要替哥哥守著李家。何況,他們的心思也不在我身上,我相信,總有一天,真正的有緣人自會出現的。”

  “誰啊?閻王爺啊?”李母尖利的聲音,顯得刻薄。

  李黛耐著性子勸慰,“母親,墨軒跟我不合適。他乃是當朝皇后的親弟弟,更是金陵城中赫赫有名的金陵公子,我只是個滿身銅臭的商人。對我來說,他便如天邊之皓皓明月,池中的皎潔白蓮,讓人只敢仰望而不敢褻瀆。”

  “行行行,你不用跟我咬文嚼字,作詩念詞的。”李母語帶不耐煩地揮了揮手。以往,李母就是被李黛這長篇大論忽悠過去的。從詩詞歌賦談到家族背影,每次李母都被哐得云里霧里,不知所以。

  “母親,我們倆是真的沒可能。”李黛看了李母一眼,眼中突然流露出跟以往不同的不容置疑的堅決。那眼中流露出的陌生之感讓李母心中有些異樣。

  李母似是接受了李黛的固執,微微垂頭變得默不作聲。李黛瞧她突然喪氣的模樣,又有些不忍,剛要出聲安慰。李母突然大嚎一聲,“老爺啊。”

  這一嗓子突如其來,直嚎得李黛掉落了一顆心似的。李黛哪還顧得上其他,半扶著李母,“母親,你大病初愈的,李大夫說你萬不可太激動了。”

  李母哪里理她這么多,李黛越勸,她嚎得越大聲,“老爺啊。你走的早啊,真恨不得跟著你一塊兒走了。就不用這些糟心事了啊。你這個閨女啊,跟你一樣脾氣又犟又硬。老爺啊……以后我下去了,該怎么面對你啊?”

  李母哭嚎得抑揚頓挫,宛轉悠揚。

  “母親……”李黛哪還說的出其他什么話,無奈只得安慰,在李母的威逼之下,李黛只得含糊著應了答應再去見一面,試著處一處看。

  李母心滿意足地離開。

  蘇晉打算立馬就啟程回金陵。

  “什么要緊事?”李黛這會兒像是沾了糍粑無處脫手,看蘇晉皺著的眉頭都快擰成了川字。

  “培培的婚事,金陵來消息說,太后有意將培培許配給陳霖。”蘇晉道。“我說這小子三天兩頭上蘇家的門。敢情打的是這個主意。”蘇晉神情憤恨。

  雖說,李黛在李母的威逼利誘下含糊著答應去見面,但接下來幾天,李黛都借口生意上的事情忙,整日里不見身影。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29/321831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陕西11选5一定牛 大众公用股票行情分析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计划 p2p理财平台排名 一分11选五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江苏快3技巧100准 股票投资心得 3d选号过滤器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走 甘肃十一选五助手app 吉林11选5任选5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 36选7开奖结果20006期 苹果机技巧规律 青海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