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美人謀之天下 > 第一章

第一章

  一抹茶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現,樹影搖曳,陽光透過葉的間隙撒落零星碎金,李黛緩步而來,金相玉質,一塊佩玉掛在腰間,身上的女衫不似尋常的款式,經過改良,袖口收緊,少了幾分嬌媚,卻多了幾分颯爽之氣。

  而在墨軒眼中,李黛便如畫中的女子般突然出現,一步一步朝他走來,眼神中沒有其他女子的嬌羞,而是一片清澈坦然。墨軒一直以來那顆古井不波的心第一次感覺到了鮮活的跳動。

  一步,兩步,她走至墨軒的跟前,似他想象的一般,李黛的眼神落在他身上,墨軒的身子微微一麻。

  而雪兒卻全然沒了之前的姿態,見了眼前的身影,表情一變,像被踩了尾巴的貓般立馬跳起,局促地捏著手指,更不敢抬眼。

  李黛行至幾人跟前,看見墨軒的面容,眼睛霎時微瞇,眼神中帶著些探究和難以忽視的侵略性。直到墨軒因為這直剌剌的目光撇下眼瞼,表現出了些微的不自在,李黛才收起異色。

  雪兒悄悄抬頭看了一眼,瞥見李黛冷然的下巴,目光便不敢再往上。

  李黛跟墨軒寒暄了一會兒。兩人之間距離不近不遠,李黛語氣溫和有禮,讓人如沐春風。

  等到廂房中只剩李黛和雪兒二人時,雪兒才后知后覺,瞧姑姑的臉色,這次恐怕不會這么善了,對這次的離家出走感到愈加的后悔。

  “姑姑……”雪兒怯怯地出聲。

  雪兒低垂著頭,面前一塊影子籠罩。雪兒只覺得整個后脖子都在發僵,那陰影仿佛實質般,給人以十分的壓迫感,雪兒額頭上的冷汗逼出了一滴。雪兒趕忙低下頭,一顆心就仿佛高高懸起,沒出息,雪兒暗暗啐了自己一口。

  “離家出走……”李黛居高臨下,聲音平淡無波,定定地注視著雪兒,“毫無音訊,長本事了?”李黛又吐出幾個字,尾音微微上揚,好像把這個字在舌頭上捻動了一圈吐出。

  雪兒聽得頭皮一陣發麻。

  “啪”,猝不及防地,一個清脆的巴掌落下。李黛眉頭不皺,一個巴掌已經毫不留情地甩了過去,雪兒猛地一偏頭。

  “姑姑。”雪兒的聲音中已經帶了明顯的哭腔。

  李黛居高臨下,雪兒一手捂著臉蛋,眼中閃著淚花。李黛的眼神愈加狠厲,手一伸,旁邊的阿渡遞上了一卷鞭子。

  “啪。”李黛就地一甩,那卷鞭子抖落,甩在地上發出極大的聲響。雪兒的身體已在發抖。不好,雪兒還在告訴自己,姑姑不會在外頭不會這么做的,不會這么……隨即雪兒的眼前便一黑,“啪……”鞭子落在身上,打破了心中的妄想,身上便如抽去了一塊肉般火辣辣地疼,眼淚瞬時被逼出。雪兒從喉嚨中擠出一聲慘叫。心底早就罵開了,這女人還來真的……“姑姑,姑姑,你聽我說,聽我說……”雪兒來不及驚異于李黛今日的失態,連連后退討饒。可是李黛眼中那凌厲的眼神,表明了她此刻的盛怒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

  墨軒還沉浸李黛突然出現的驚訝中。

  李黛,李家的幺女,李家世代從商,是汴州城的商戶大家。李家的長子李潤生文武雙全,長的儀表堂堂,行事作派頗具其祖父遺風,而這唯一的妹妹李黛更是李家從小捧在手心里,受盡寵愛長大,是汴州城中數一數二的名門閨秀。要是這樣順路下去,到了年紀,父母便會給她尋門良配,做個后山極硬的少奶奶,同樣盛極榮寵。

  但那年李潤生少年得志,一心想拓展商路,一意孤行出海,誰知從此便渺無音訊。李父和李母一下子便覺得天都塌了。李父承受不了打擊,病倒在床,一下子仿佛老了幾十歲。眼看著李家即將衰敗,李黛站了出來,放下了女紅詩詞,每日里改跟算盤賬本打交道。李黛在他人的置疑和虎視眈眈下,硬是一步一步挑下李家的重擔。

  一年年過去了,各色汴州城的世家子弟爭破了頭,誰都知道誰娶了李黛,便是娶了一座金山。但多年過去,李黛也未出嫁,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李黛年歲漸長,經商手段越發老練,錢財越聚越多,百姓的話題也漸漸變了味,李黛卻一點不在意百姓的閑言碎語。幾年前李父臨終之后,李黛更是一心撲在生意上,而李家的產業版圖一發不可收拾,更是在幾年間遍布全國,一躍成了汴州城,乃至代景國的首富。如今她已二十又五,尋常人兒女都十分大了,她卻還未婚配,更因她常年足不出戶,讓人對這位神秘的女富商充滿了好奇。甚至有傳言,她是個干瘦的老女人,整日里捏著一串佛珠,夜晚掌著燭光,獨自數著一座比人還高的金山。

  墨軒卻從沒想到汴州城中的那個傳奇,一個在景朝無人不知的名字卻是這樣一位女子,從容,淡然,如冬日里的一支清透冷冽的梅花,不惹人注意,卻有暗香浮動。

  突然一聲慘叫打破了自己的幻想……墨軒下意識地看向陳叔,陳叔眉頭一皺,隨即將視線移向了緊閉著的廂房。

  “啊……”墨軒來不及細想,一聲刺耳的尖叫又傳來。

  墨軒猛地就想破門而入,陳叔本能地一擋,“主子,等會兒……這是人家的家務事。我們不便……”

  墨軒神情一變,梗著脖子,隨即又是一聲高亢的尖叫終于拉斷了他此刻緊繃的神經。墨軒猛地推開門,李黛手中的鞭子正高高地揚起。李黛往門口瞥了一眼,沒有停手,手中的鞭子在空中劃過,形成一道凌厲的弧度。眼看著下一刻,那帶著疾風的鞭子將要落在雪兒身上。雪兒已然僵硬著身子,認命地緊閉眼睛。

  墨軒來不及多想,已經下意識地撲了上去,一把護住了雪兒的小腦袋,順手就扯住了鞭子,手腕上火辣辣的痛感讓墨軒下意識地用力一扯。

  只聽得“嘩啦”的聲音,等到墨軒再次睜開眼睛,墨軒和雪兒聚是身上一緊。不遠處,李黛慢慢從摔倒的椅子旁邊,扶著阿渡的手,卻沒有立刻站起,額頭上一串殷紅的鮮血蜿蜒流下,在白皙的面孔上顯得觸目驚心,眼底卻無絲毫溫度。“小姐……”阿渡忙不迭地扶起李黛。李黛支撐著阿渡緩緩起身,指縫中鮮紅的血慢慢溢出,刺眼的讓人心悸。

  “就因為我不帶你去廟會,你就離家出走,三天都杳無音信,你知不知道,我已經把整個汴州城翻了個底朝天。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的任性妄為,你奶奶已經病倒,臥床不起。你知不知道我已經讓人在全國搜索了,又怕你被人拐走,又怕你再也找不到了。”李黛一字一句,逼視著雪兒,目光狠厲。

  剛才一頓毫不留情的鞭打,即使被打的皮開肉綻,大聲尖叫,雪兒的臉上卻只是滿臉倔強。這段話卻立即讓她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對不起,姑姑,對不起……”雪兒從墨軒護著的身下鉆出,撲在李黛身上。“對不起姑姑,我錯了,姑姑,我再也不敢了!”

  (http://www.qwcbxt.icu/html/97/97229/321831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韩国股票指数 浙江十一选五对应奖金 牛股票论坛 江苏11选5直选遗漏 三分彩 吉林体彩11选五怎么中奖 四川体彩金7乐电视走势 七星彩今天打什么奖 炒股如何开户手机 河南快三杀号技巧 t0股票交易平台 股票融资买入额什么意思 福建快三可以赢吗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表 腾讯分分彩图标殳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