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他們剛走出牢房回到了地面,就看見一群縣衙差役模樣的人急匆匆的跑了過來,為首的正是許進才身邊的那個吳師爺。

  一見到肖衛,吳師爺便直接跪在了肖衛的面前哭喊道:“肖大人,知縣大人他,他上吊自盡了。”

  “什么?”肖衛和宗朝聞言皆是十分驚愕,肖衛很快便反應了過來,冷笑了一聲對吳師爺說道:“做了這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他倒好,竟然一死了之了?”

  “肖大人明鑒啊,”吳師爺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的說道:“吳某慚愧,跟在許大人身邊,竟不知道他竟真的做出了殘害難民的事情,要是吳某早些發現,定會全力勸說,今日之事就不會發生了啊!”

  肖衛冷冷的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的吳師爺,對他所言卻是一個字都不信,片刻,他沉聲道:“尸體呢?帶我去看看。”

  “是,”吳師爺這才從地上爬起來,抹了把眼淚道:“我這就帶您去。”

  一到許進才的臥房,肖衛便看見他的尸體被白綾吊在房梁上,吳師爺有些討好的說道:“肖大人,我知道您一定會來看,便叫他們誰也不準動這個房里的東西,尸體也沒動過呢。”

  肖衛沒理他,直接走到了尸體的旁邊仔細看了看說道:“尸體還有溫度,怎么這么巧,我剛查到線索,他就馬上上吊了?”他說著,有些狐疑的看了吳師爺一眼道:“把他給我放下來。”

  身后慎刑司的兩個侍衛聞言便走上前去,抬著許進才的尸體將他托了下來放在地上,肖衛蹲下身看了看他脖子處的勒痕,勒痕青紫,有明顯掙扎過的痕跡,而且眼球外凸,嘴巴也微微張開,的確像是自縊。

  肖衛不相信許進才真的會自殺,可眼下若是驗尸,用的也是縣衙里的驗尸官,想來應該也驗不出什么來,肖衛不禁有些焦慮,剛查到了鐵板釘釘的證據,這罪魁禍首竟然就這么死了?肖衛正想著,吳師爺卻突然叫了一聲:“肖大人,”

  肖衛轉身看著他問道:“何事?”

  “您看那桌子上,”吳師爺朝前指了指道:“好像有封信。”

  肖衛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許進才臥房靠窗的桌子上卻是擺著一個信封,他便走了過去,拆開信封,里面掉出來一張折好的紙,肖衛剛展開,躍入眼簾的就是三個字:肖大人。

  這信竟是寫給自己的?肖衛按住心里的疑惑,繼續向下看去:

  肖大人,

  許某自知罪孽深重,每日寢食難安,因賑災銀兩數目巨大,許某一時糊涂,鑄下大錯,將無家可歸的難民趕到城外荒野,不管他們的死活,后來偶然聽聞此事竟引起了當朝丞相的注意,更要派人前來鄴城探查,許某迫不得已,這才逼迫難民們進城住進了宅子里,還留了一半人關進縣衙牢房,企圖以此來威脅宅子里的難民,期間有性情剛烈著不肯聽話,我便命人將他們鞭打致死,埋在了城外荒地,企圖瞞天過海。可肖大人火眼金睛,許某自知躲不過去,唯有一死了之,縣衙內的其他人皆是被許某脅迫,還望肖大人從輕處理。如今臨近老母忌日,卻不能再去上墳,許某實屬不孝之子,許某愧對一直以來對我信任有加的西北知府賀章大人,愧對朝廷,愧對黎民百姓,愿以死謝罪,只是縣衙內其他人對許某所作所為一無所知,還望肖大人網開一面,放過他們。

  罪臣許進才

  “好一個偶然聽聞,好一個一死了之,好一個其他人無罪,”肖衛看完,將手里的信紙揉成一團,咬著牙說道,這許進才認罪認得倒是干脆,他想了想,對吳師爺說道:“過來瞧瞧,這是許進才的筆跡嗎?”

  吳師爺聞言忙看向有些發皺的信紙,馬上點頭道:“對對,這正是我們老爺的筆跡,”說罷,他又抽泣道:“老爺雖釀成大禍,可他在信里也說了,縣衙內根本沒有多少人知道此事,且都是被脅迫的,還請肖大人恕罪啊!”

  “這信里許進才對災銀的事情只字未提,”肖衛皺著眉頭問道:“吳師爺可曾知曉他放在哪了?”

  “吳某不知!”吳師爺說著,又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發誓道:“吳某若是有半句虛言,定要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肖衛卻冷笑了一聲道:“你當真一點都不知情?那日給我看的假賬本難道也是許進才一個人做的?”

  “正是,”吳師爺面不改色的說道:“吳某慚愧,許大人生前并不十分信任我,因此賬本什么的都是自己親自保管,”他說著,又仿佛松了口氣一般喃喃道:“沒想到正是因為這樣,竟給了吳某一條活路。”

  他說的情真意切,肖衛雖然一個字都不信,卻也找不出什么破綻來,只得對著他說道:“先給你家老爺收尸吧,今夜把牢房內所有難民都安置妥當,把郊外慘死的難民好好埋了,若是明日我來查看時還沒做好,你們一個都別想脫了干系。”

  “是,”跟著吳師爺一起來的一眾縣衙里的差役都趕忙跪了下來,絲毫不敢怠慢的應道。

  肖衛沒再理他們,便帶著慎刑司的侍衛們先回了客棧。

  待慎刑司的人都走后,吳師爺才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只是面上沒了一點方才的悲慟之色,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陰沉,身后的一個差役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吳師爺,老爺怎么就突然死了,這下我們可怎么辦啊?”

  “慌什么,”吳師爺的口氣也突然變得沉穩了起來,他不緊不慢的說道:“這不是還有我么?你們馬上按肖大人吩咐的去做,這事情到這也就算完了,明天興許就能送走這尊大佛。”

  “是,”差役們聞言松了口氣,便都一窩蜂的出去了。

  房間里沒了別人,吳師爺一個人靜靜的看著地上的尸體,勾起唇角,露出了一抹極為陰狠的笑容來,他一只手摩挲著口袋里早已揉皺的紙團,小聲說道:“對不住了,這也是上面的意思,怕你扛不住,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現在多好,你還能留個全尸。”

  他剛說完,心頭卻突然閃過了一絲疑慮,不對,慎刑司所有人一直在縣衙眼線的監視之下,也從沒去過城外那片荒地,那今日到底是為何突然發現了那些尸體呢?又是怎么知道剩下的難民被關在大牢里?一定是有人向他們通風報信,吳師爺瞇起了眼睛細細思索著,看來自己大意了,究竟會是誰呢?

  出了縣衙大門,宗朝便有些愁眉苦臉的問道:“這好不容易可以將那個知縣緝拿歸案,怎么突然就死了,我們還怎么查下去?”

  “他絕不可能是自殺,”肖衛沉聲道:“許進才小人得志,就盼著自己有一天能飛黃騰達,如今貪得了這么多銀子,又攀附上了京城里的高枝,怎么可能舍棄唾手可得的榮華富貴?我若是他,就算是明知證據確鑿,恐怕首先想到的也是帶著自己那份銀子遠走高飛。”

  “有道理,”宗朝點點頭道:“也就是說許進才是被人殺害的?可那尸體的樣子確實像是自縊啊。”

  “這個簡單,如果有一個人比他強壯的多,足以制服住他,或者在他極其虛弱的狀態下把他抱起來放進房梁上的繩套里,看起來就會和自縊一模一樣,”肖衛頓了頓,繼續說道:“至于什么人殺了他,恐怕就是京城那邊派的人吧,無非是殺人滅口,怕禍及自己。”

  “那這可怎么辦?”宗朝有些焦慮的問道。

  “你先回去跟林相復命吧,”肖衛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你還不相信你家相爺么?就算現在是山窮水盡,他也能生生的扭轉成柳暗花明之勢,再說了,這事兒還遠遠沒完呢,”肖衛說到這,目光突然變得深邃了起來:“他們以為殺掉一個棋子就行了?那五十萬兩災銀可還沒找到呢。”

  宗朝會意一笑,便向肖衛拱手告辭了。

  宗朝一個人悄摸摸的回了四方客棧,確定自己沒有被任何人跟蹤后,一躍翻進了二樓的窗戶,他換了身干凈衣服,便忙跑到林煜房間里找他。

  一進門,宗朝就看見顧遠也正坐在林煜的床邊,就連周維楨也在,他左右看了看問道:“閆五呢?”

  “閆五回來的時候很疲憊,我讓他先睡下了,”林煜溫聲說道:“肖大人那邊還順利嗎?”

  宗朝搖了搖頭道:“我們的確挖出了尸體,都是被鞭打后活埋的難民,然后又去了牢房,果然發現了剩下的難民,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縣衙的師爺來說——知縣上吊自盡了。”

  “什么?”這下連林煜都皺起了眉頭。

  顧遠反倒是笑出了聲道:“這伙人可真蠢,先截殺難民后殺了知縣,怎么盡干些不打自招的事。”

  “話雖這樣說,”林煜看著他說道:“可也斷了我們查下去的線,本來順理成章的抓了知縣,再一審問,順著他背后的線一層層查下去,就能——”

  “就能釣出我二皇兄來?”顧遠勾著唇角問道。

  “這,”林煜有些為難的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顧遠卻突然斂了笑意,正色道:“這知縣只是個小嘍啰,他最多也就是能接觸到西北知府而已,再往上究竟有什么人,他恐怕也不清楚。退一步講,就算真的能一步步指認上去,以我那皇兄陰毒狠辣的手段,恐怕是查到誰誰就得死吧。”

  “那也要查下去,”林煜抿著唇,一向溫潤的臉上透出了分倔強來,他緩緩說道:“若不查個水落石出,誰來為這些百姓做主?若是任由我大慶棟梁一點點被這些蛀蟲啃食,國家終將傾覆,我身為丞相,又怎么對得起皇上?”

  “好,”顧遠看著他的側臉有些微微出神,片刻才說道:“你就不怕自己也成為這些敗類刀下的亡魂么?”

  “怕,當然怕,”林煜忽然扭頭對他溫和的笑了,那笑意就像雪山里一股溫熱的泉水,又像凜冬時節迎著霜雪傲立的梅花,溫柔而堅強,直叫人看的挪不開眼去。他接著說道:“可若是死我一人,能為朝廷刮骨療傷,換山河無恙,百姓長安,我死而無憾。”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9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股票军工b是什么意思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排列五宗合板走势图 吉林快三开奖最快速度 秒速赛车9码平台 贵州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今日山西快乐10分走势 美国主要股票指数 幸运快3开奖结果预测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走势 四肖期期中准1 海南本彩4十1开出6870 急速赛车官网 下载最新股票行情 河北快3的技巧 体彩黑龙江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