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京城

  申時

  “咚咚咚,”

  丞相府的大門被人叩響了,李管家小心翼翼的開了個門縫,一看外面站著的人,馬上打開了大門伏身行禮道:“奴才見過西南王。”

  門外站著的正是顧遠和周維楨,顧遠笑意盈盈的對他說道:“不必多禮,你家相爺呢?本王有些事要找他。”

  “這實在是不巧,”李管家思索了一番道:“我家相爺今日說是有事,一大早便出去了,現在還沒有回來呢。”

  “哦?”顧遠聞言挑眉道:“有什么事去這么久?”

  “相爺沒說,”李管家恭恭敬敬的說道:“但是相爺臨走前囑咐奴才,若是王爺來了,還請王爺不要等他,先回府上,他忙完了手上的事情就去王爺府上找您。”

  “這樣啊,”顧遠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道:“那本王就先回去了,等林相回來,還請你轉告他。”

  “好嘞,”李管家應道:“王爺您慢走。”

  顧遠沒再多說什么,便轉身上了馬車。

  “王爺,咱們回府?”周維楨騎上馬問道。

  顧遠想了想,說道:“去塵香樓。”

  “塵香樓?”周維楨聞言有些猶豫的說道:“王爺,這大白天的,不好吧?”

  “想什么呢你?”顧遠笑道:“本王是那種王妃不在就去逛窯子的人嗎?”

  “……”

  難說,周維楨在心里默默的說道,剛要開口應著,便聽見自家王爺滿是戲謔的又加了一句:“再說了,誰告訴你只能晚上去嫖的?”

  “……”

  周維楨張了張嘴想說什么,最后還是決定閉嘴專心駕車。顧遠則兀自在馬車里笑得春風得意。

  馬車沒多大一會兒就到了塵香樓,此時太陽已經快要落下了,天色也暗了幾分。

  顧遠下了馬車,徑直朝塵香樓里面走去。

  一個眼尖的鴇母看見了顧遠,馬上裹著一陣香風走了過來,整個人幾乎要貼在顧遠身上,媚笑著說道:“哎呀這位爺,奴家以前見過您呢。”

  “哦?是么?”顧遠也不躲開,反倒是帶了三分笑意的問道:“什么時候?”

  “就是之前拍賣花魁初夜的時候呀,您和一位公子一起來的,”鴇母向他拋了個媚眼道:“您二位都是英俊瀟灑風流倜儻,奴家可忘不了,不知公子今日來是找哪位姑娘?”

  “只能找姑娘?”顧遠伸出修長的食指勾住了鴇母的下巴,嘴角噙著笑意道:“我看你可比這里的姑娘美多了。”

  縱然是鴇母這樣在風月場上見慣了各種客人的,也情不自禁的被面前這個比女人還漂亮的男子輕輕松松的勾了魂去,一時間竟紅了臉龐,忘記了自己該說些什么。

  最后還是顧遠先放開了手笑道:“不說玩笑話了,我今日是來找清源姑娘的。”

  鴇母這才反應過來,有些失神的笑道:“我說哪個姑娘這么有福氣,原來是花魁啊,可她這會好像是在梳洗,不見客的。”

  顧遠點了點頭,柔聲道:“可我著急的很,還請姐姐去通報一聲,就說是三爺來找她。”

  “好好好,”鴇母聽了這聲姐姐只覺得渾身酥軟,嬌笑著應道:“公子先在這等會兒,姐姐這就上去幫你看看。”

  等鴇母的身影消失在了樓梯上,顧遠才不經意般的拍了拍自己的衣衫,身后的周維楨看在眼里,忍不住開口問道:“王爺,您既然不喜歡,怎么不叫她離遠點?”

  顧遠聞言笑著瞥了他一眼道:“不解風情,怎么能駁了女人的面子呢?”

  “……好吧,”周維楨安靜地閉上了嘴。

  兩人又等了一會兒,便聽見方才那個鴇母喊道:“公子!”

  顧遠循聲往樓上一看,果真是那鴇母正探著身子向他說道:“清源姑娘請您上來呢。”

  此話一出,塵香樓里的其他客人都忍不住向顧遠投來了艷羨的目光。

  顧遠卻不以為意的笑著應了,和周維楨一起向樓上走去。

  到了花魁的房間,鴇母故作嬌嗔的說道:“公子真是天大的面子。”

  “哪里,”顧遠眉梢帶笑的說道:“肯定是姐姐替我說了好話。”

  “行了行了,以后常來玩就行,”鴇母嬌聲道:“快進去吧。”

  顧遠點了點頭便推門走了進去,周維楨則很自覺的關上門守在了門口。

  屋內坐著的美人正是楚清源,她見顧遠進來,便把房內的丫鬟打發了出去,這才對顧遠行禮道:“清源見過王,三爺。”

  顧遠坐了下來,笑著對她說道:“楚姑娘不必多禮。”

  楚清源聞言也坐了下來,開口問道:“不知三爺這次來是有何事?”

  “我昨日聽聞在鄴城洪災地區的幾個難民跑到了京城來,”顧遠開門見山的說道:“想問問姑娘這里有沒有聽到過此事。”

  “巧了,”楚清源眼神一亮道:“昨晚京城府尹杜大人家的公子來我這過夜,喝的酩酊大醉,后來我聽到他說杜大人跟丞相大人上朝時好像吵了起來,說是丞相大人非要查鄴城的事情,結果最后皇上就交給了慎刑司去查,叫他們兩個人都不能插手。”

  顧遠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繼續問道:“他還說什么了?這案子是不是跟京城府尹有牽扯?”

  “聽他的意思是有,”楚清源仔細的回憶道:“對了,他還很得意的說這件事背后的靠山很厲害,林相敢插手就死定了。”

  “這么大的口氣?”顧遠挑眉道:“沒說說這靠山是誰?”

  “沒有,”楚清源搖搖頭道:“他醉的很厲害,后來話都說不清楚了,但是他說這個靠山可比林相厲害的多。”

  顧遠點點頭便沒再說話,比林相厲害?他可真敢吹,當朝丞相官職不在任何人之下,除了皇上,總不可能是那個老東西自己貪污自己的錢?

  顧遠想著,失笑道:“楚姑娘,這件事麻煩你幫我多留意留意,最好能問出些什么來。”

  “三爺放心,”楚清源答應道:“那個杜公子這兩日大概還會再過來,我想辦法套套他的話。”

  顧遠聽罷,目光柔和的看著她輕聲說道:“委屈你了。”

  “沒什么委屈的,”楚清源抬頭對上他的目光,盈盈笑道:“清源心甘情愿為王爺辦事,縱使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顧遠點了點頭沒再多說什么,只是吩咐道:“一有消息就差人帶到我府里,若是我不在,就交給司伯淵。”

  “是,”楚清源柔聲應道。

  “那我就先走了,”顧遠說著站起身來,低聲對她說道:“姑娘保重。”

  楚清源低低的應了聲,便目送顧遠出了門。

  出了門,周維楨問道:“王爺,咱們現在去哪?”

  顧遠笑著看了他一眼道:“當然是回府收拾東西去了。”

  “收拾什么東西?”周維楨有些疑惑的問道。

  “收拾東西去鄴城,”顧遠說著就上了馬車。

  “什么?”周維楨有些驚訝道:“咱們也去?”

  “當然,”顧遠帶著三分笑意說道:“靖言這會兒大概就要到了,方才楚姑娘說了,那伙人背后的主子厲害的很,本王當然得去護住王妃周全了。”

  “……”

  周維楨默默的閉上了嘴,專心致志的駕著馬車往靖王府駛去。

  沒多大會兒功夫,馬車便停在了靖王府的門前,顧遠和周維楨下了馬車便向后院走去。

  司伯淵一見兩人回來,便迎上來問道:“王爺,您去丞相府看過了?林相已經走了?”

  “嗯,”顧遠頷首道:“還跟管家交代了不讓我等。”

  司伯淵笑著搖了搖手中的折扇道:“那王爺接下來準備怎么辦?”

  “怎么辦?”顧遠挑眉道:“當然是去千里追夫了。”

  “這不妥吧?”司伯淵沉思道:“萬一皇上發現您出了京城——”

  “他不會發現的,”顧遠打斷道:“我帶著維楨去,你留在王府好好留意著京城的動靜,我跟楚姑娘交代過了,叫她探聽到什么消息就來找你。”

  “為什么又是帶著周維楨?”司伯淵不滿道:“我哪點不如他?”

  “你話多,”顧遠瞟了他一眼又說道:“而且維楨與林煜身邊那小侍衛也熟。”

  “哪里熟了?”司伯淵不服道:“明明是我與他說的話更多。”

  “那要不你們倆去,本王留下?”顧遠環抱著手臂斜眼看他。

  司伯淵這才訕訕的說道:“您去您去,我這就讓人幫你們收拾東西。”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9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一分时时彩开奖结果 上海体彩大乐透11选五 pk10赛车345678方案 安徽11选5最大遗漏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72 安徽快3走势图彩经网 福彩论坛全国最大论坛 期货开户配资网 好运快三平台网址 怎样赚钱最快现实点的 甘肃快3实时计划 强势股票推荐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幸运赛车号码走势 彩票湖南快乐十分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