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肖衛目光一沉,沒再說話,林相上朝時剛把這個案子爭取到給慎刑司查,下了朝便敢趕去慎刑司交代布置,祝鈞在京城坐鎮,自己則立馬帶人趕了過來,這一路上還在幾個難民的幫助下抄了近路,竟是還會比這些人慢了一步?

  那就一定是京城里某位高官也立馬傳信給了鄴城這邊,同時還做了兩手準備,派了人攔截他們,殺掉難民。

  肖衛想到這,目光越發冷冽,這些人心狠手辣,消息靈通,他們算計好在鄴城之外動手,這樣就怪罪不到鄴城知縣的頭上,可也讓肖衛篤定了鄴城洪災一事必有蹊蹺。

  可這些黑衣人功夫極高,到底是一路從京城趕來,在必經之路上埋伏他們,還是干脆就是鄴城知縣派來的人呢?

  對了,還有相爺,肖衛轉念一想,突然皺起了眉頭,相爺一行只有三人,若是被人發現了行蹤,難保這群喪心病狂之徒會做出什么來,可自己現在又不知道相爺到底走到哪了,只能等著他們到了鄴城落腳以后再聯系自己。

  肖衛帶著人又仔仔細細的查看了一番,一個侍衛突然指著泥土上的一道已經凝固的車轍印說道:“大人,您看這。”

  “怎么了?”肖衛問道。

  那侍衛附到肖衛耳邊小聲說道:“前些日子此地下了暴雨,土地應該很泥濘,您看這車轍印,就是在土地還未干時經過,然后干了以后留了下來的,但是您再看——”

  他指了指泥瓦匠們搭的腳手架道:“腳手架竟沒留下這樣的痕跡,說明他們根本就不是洪災過去的第一時間來的,而是等土地完全干透才來的,這中間,必定延誤了很多天。”

  肖衛聞言冷哼了一聲,狠狠的道:“就是做給我們看的。”

  他說罷,上前問一個泥瓦匠道:“你們今日什么時候來的?”

  “早——”那泥瓦匠好像突然反應了過來,硬生生的改口道:“早就來了,不是今日。”

  “哦?”肖衛厲色道:“那你說說,這土地是什么時候干的?”

  那泥瓦匠沒想到他會這么問,有些不知所措的答道:“我,我也忘了。”

  一邊另一個泥瓦匠忙堆著笑臉湊過來說道:“干了有兩三日了。”

  “那雨停了多久?”肖衛繼續問道。

  “這,”那泥瓦匠想了想,才小心翼翼的說道:“有個六七日了。”

  肖衛點點頭道:“那你們是什么時候來的?”

  “回大人的話,”那泥瓦匠說道:“我們雨一停就來了。”

  “說謊!”肖衛厲聲道:“那泥地里為什么沒留下腳手架的印子?”

  “這,”那泥瓦匠眼珠子一轉,竟然直直的跪了下來,帶著哭腔道:“大人您饒了我們吧,許大人讓我們雨一停就來,可我們偷懶,等到了土地干透才來,請大人恕罪啊。”

  好一個攬罪上身,肖衛冷笑一聲,突然抓住了那人的手臂,拉起來看了看道:“手倒是挺粗糙。”

  “是,”那泥瓦匠有些摸不著頭腦的附和道:“我們這些常年干苦力的,手是粗糙。”

  肖衛聞言沒再吭聲,便把他的手臂甩開了。

  “走吧,”肖衛對著慎刑司的侍衛們吩咐道:“去會會這位許大人。”

  “是,”一行人應著,便不再理會這群泥瓦匠,騎著馬,牽著馬車往鄴城城內走去。

  “呼,”這群泥瓦匠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紛紛舒了口氣,有幾個甚至跌坐在了地上。

  “廢物東西,”方才那個搶著答話的泥瓦匠突然換了副嘴臉,惡狠狠的朝其他人說道:“答個話都不利索。”

  肖衛這邊已經快到了城門,身旁的侍衛忍不住問他道:“大人,您剛剛看他的手做什么?”

  肖衛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虎口有老繭,是練武之人,恐怕是知縣派來監視的,有他在,沒人敢說實話。”

  “原來如此,”那侍衛恍然大悟道:“這個狗官準備的倒充分。”

  肖衛沉著臉沒再說話,領著一行人進了城門。

  見了守城的軍士,肖衛取出腰牌道:“慎刑司肖衛,奉旨前來查案,去通報許大人吧。”

  守城的軍士們也早有準備,一見他們來,領頭的那個便都臉堆笑的迎了上去道:“卑職早就聽聞肖大人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真是器宇不凡啊。”

  肖衛斜睨了他一眼道:“哦?我名聲什么時候傳的這么廣,竟到了鄴城來?”

  那頭領仿佛沒想到他會這么問,楞了一下后馬上又殷勤的說道:“小的也是聽知縣大人提起過——

  肖衛沒聽他解釋,直接開口打斷道:“那你說說,我名聲怎么樣?”

  “自然是好名聲!”頭領諂媚的笑道:“肖大人為官清廉,忠心耿耿!”

  “不敢當,”肖衛淡淡的說道,看向他的眼神卻極具壓迫力:“但有一點,落在我慎刑司手里的案子,我必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頭領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隨即唯唯諾諾的說道:“肖大人說的是。”

  “那就領我去縣衙吧,”肖衛說完,便不再理會他。

  陽關道

  宗朝正趕著馬車,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同樣坐在外面的閆五閑聊著,林煜則坐在車廂內閉目養神。

  “這怎么有條岔路?”宗朝問閆五道。

  閆五坐起來仔細看了看道:“這是條小路,直接通往渭河沿岸的,很難走。”

  “直接通往渭河沿岸?”宗朝想了想,對著車廂內喊道:“相爺,我們是去城門還是直接走這條小路去村子里?”

  林煜聞言探出了頭來看了看道:“那邊好像有車轍印,肖大人他們應該也想到先去渭河沿岸了,我們就直接走城門進去吧。”

  “好嘞,”宗朝應著,便準備繼續沿著陽關道走下去,可馬車剛走了一步,宗朝突然又拉著韁繩停了下來。

  “怎么了?”林煜問道。

  宗朝卻自顧自的下了馬車,蹲在地上仔細看了看道:“相爺,這里似乎有血跡!”

  “血跡?”林煜聽到這兩個字心里咯噔一聲,也掀開轎簾下了馬車,蹲下身來,果然看到岔路口的小路方向上有一些濺射到雜草上的血跡。

  “這血跡還算新鮮,”宗朝用手指摸了摸道:“約摸著是兩個多時辰前留下的。”

  “什么?”林煜沉聲道:“難道是肖大人他們出事了?”

  宗朝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什么人會有這么大膽子,敢截慎刑司的人?”

  林煜還沒說話,閆五卻突然帶著些哭腔說道:“是許大人,一定是他。”

  宗朝猛地站了起來,怒目圓睜道:“反了他了,一個小小的知縣,竟有這么大的本事?”

  “應該不是他,”林煜沉吟道:“興許是京城那邊派人動的手,況且這些人的目標應該是隨行的難民,肖大人他們應該無事。”

  閆五聞言卻跌坐在了地上,雙目無聲的說道:“那我的兄弟,媳婦兒,還有范家爺倆,難道都被殺了?”

  林煜看著他,溫聲安慰道:“慎刑司隨行都是高手,即使是有人派了殺手來也未必能占上風,就算是——”林煜說到這,皺了皺眉頭道:“就算是他們真把人給殺了,我也一定會幫你討回公道,叫他們償命。”

  他聲音不大,異常堅定,仿佛有種安撫人心的力量,片刻,閆五抬起頭,雙眼通紅的看著林煜道:“林相爺,我信您。”

  林煜沖他淡淡一笑,便對二人說道:“走吧,時候不早了,我們得盡快趕在天黑前到城里,找個住的地方歇歇腳。”

  鄴城縣衙

  知縣許進才恭恭敬敬的將肖衛一行人請到了縣衙內,肖衛讓隨行的侍衛們先候在院子里,自己則隨這個看起來貌不驚人的中年男人走到了中堂內。

  “快,給肖大人看茶,”許進才吩咐身旁的衙役道:“泡我那罐最好的雨前龍井。”

  肖衛聞言不動聲色的說道:“許知縣茶喝的倒是講究。”

  “肖大人見笑了,”許進才搓搓手道:“下官在這鄴城做個小小知縣,也沒什么錢,但就是愛喝茶,那點俸祿全都拿來買茶喝了。”

  放屁的沒什么錢,肖衛恨不得將面前這人帶到京城慎刑司的大牢里去嚴刑拷打,叫他把貪污的賑災銀兩都吐出來,可此時還沒有證據,迫于無奈只能點了點頭。

  見肖衛沒說話,許進才看了看肖衛身上的血污問道:“肖大人,您這路上是怎么了?怎么衣服上——”

  他話還沒說完,肖衛便冷冷的打斷道:“許大人不清楚?”

  “瞧您這話說的,”許進才忙辯解道:“下官一直在鄴城,壓根就不知道您要來。”

  “是么?”肖衛冷冷的說道:“那許大人知不知道我這次來是為了何事?”

  “這,”許進才看似費力的想了想,裝出一副疑惑的樣子問道:“下官愚鈍,還請肖大人明示。”

  裝的倒像,肖衛在心里冷哼了一聲,開口說道:“我還以為許大人消息靈通,早就知道了,”他說著,斜睨了許進才一眼道:“我此次是奉了皇上的令,前來徹查鄴城洪災一事。”

  “洪災?”許進才訕訕的笑著說道:“圣上真是體恤民情啊,可是朝廷已經撥了賑災銀錢,下官不才,已經大致安排妥當了。”

  “是么,”肖衛瞇起眼睛看著他說道:“可怎么有難民逃到了京城里說你許大人壓根就沒把銀子花到他們身上?”

  “他們血口噴人!”許進才神情激動的站了起來道:“還請肖大人明鑒,下官一接到朝廷劃撥的錢銀,馬上就開始請人為災民修繕房屋,又在城里買了處大宅院,將所有的災民都安置了進去,好吃好喝的伺候著,您若是不信,可以盡管去查。”

  肖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我當然會查。”

  許進才這才又坐了下來問道:“肖大人,那幾個血口噴人的在哪?下官想與他們當面對質。”

  肖衛聽了這話,心下突然生了一計,他狀似不經意的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血污道:“路上被人劫了,那幾個指證的難民與我們同行,被殺了,我還以為是許大人派來滅口的呢。”

  “冤枉啊,”許進才拍著胸脯說道:“下官絕不是這種喪心病狂之徒,興許是這附近的山匪——許大人,您的人沒受傷吧?”

  “死了一個,”肖衛咬著牙說道:“不過還好,他保住了一個難民。”

  “什么?”許進才聞言大驚失色,他突然看見肖衛正勾著一抹笑意盯著他,馬上反應了過來作欣慰狀道:“還好還好,不知那難民現在何處?”

  “許大人倒是很關心嘛,”肖衛玩味的看著他道:“還是說沒死完,讓你失望了?”

  “肖大人哪里的話,”許進才又喊道:“下官愿意與他對質。”

  “對什么質啊,”肖衛不屑的冷笑了一聲的道:“我們的人已經把他保護起來了,現在誰都不能見他,不然又被人殺死了可怎么辦?”

  許進才聞言只能訕訕的應道:“您說的是。”

  肖衛卻沒打算再問他什么,反而是對他說道:“我和手下這一路舟車勞頓,又經了一戰,實在是有些疲累,還請許大人先給我們找個住處歇歇。”

  “好嘞,”許進才忙堆著笑站了起來道:“您看我,都把這茬給忘了,我這就帶您去鄴城最好的客棧。”

  肖衛點點頭站了起來,隨他一起朝門外走去。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91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排列五走势图连线坐标 福彩30选5奖金多少 海南环岛赛玩法规则 000852股票分析 吉林快三在线稳定计划 极速时时彩是哪里发行的 下载广西11选五 2009年上证指数记录 山西体彩11选五遗漏 河南11选5走势图表 东方6 1历史开奖查询 股票推荐微信群 内蒙古快三号码走势图 网上现金时时彩平台 华东15选5预测 福彩快乐12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