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這會兒許進才下了馬車,衙役頭子忙殷勤的說道:“許大人,這是最后一批了,馬上就能把他們全轉移到城里去。”

  許進才看著這群臟臭的難民,抬起戴著大金扳指的右手嫌惡的捂住了口鼻道:“動作快點,昨夜收到信說京城慎刑司的人今天午時差不多就到了。”

  “您就放心吧,”衙役頭子唯唯諾諾的應道。

  “還有,這些拖家帶口的,每戶留出來一半人去宅子里,給他們飯吃,再洗個澡,換上干凈衣服等著,另一半全都給我押到大牢里去,專人看守,”許進才皺了皺眉問道:“我教你的,怎么對他們說,記住了么?”

  “小的忘不了,”衙役頭子滿臉堆笑道:“我已經告訴這些難民了,叫他們只能說您的好話,要是敢說半個不字,大牢里關著的家室都得死。”

  “好,”許進才滿意的點點頭道:“城里的百姓呢?交代過了嗎?”

  “交代過了,”衙役頭子道:“咱們的人就喬裝成普通百姓混在城里監視著他們,誰要是說錯一句話,肯定饒不了他。”

  “那就行了,你們都機靈著點,”許進才說道:“午時之前一定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帖帖,對了,叫你派去修繕房屋的人去了嗎?”

  衙役頭子忙點頭道:“接到消息一早就去了,約摸著這會家伙事都已經搭好了。”

  “行,我過去看看,”許進才說著就又進了馬車道:“裝裝樣子糊弄過去就成,別費錢。”

  “好嘞,”衙役恭恭敬敬的行禮道:“您慢走。”

  與此同時,西北知府賀章正有些焦慮的在院內來回渡步,他昨夜收到京城那邊的消息便馬上傳給了許進才,這會也不知道那邊都布置妥帖了沒有。

  京城那邊說這次來查的是慎刑司,這慎刑司現在是歸丞相管,這次的事情也是這位丞相非要查的,賀章雖然沒見過林煜,可也聽人說起過,據說這位林相雖然年紀輕輕卻頗有手段,一步貪財二不迷色,沒有什么弱點,又深得皇上寵愛,怕是個難啃的骨頭,賀章想到這,不由得更焦慮了些,都怪那些賤民,跑到京城里去惹是生非,這下可怎么辦。

  “大人,”賀章正發著愁,府里的管家卻跑了過來低聲道:“京城那邊又傳信過來了。”

  賀章聞言立馬說道:“在哪?快拿給我看看。”

  管家恭恭敬敬的取出一小截卷成圓筒樣的紙遞給賀章道:“剛取下來的。”

  “你先下去吧,”賀章說完,便急不可耐的打開了手中的紙,只見上面寫著幾個蠅頭小楷:大老板已派人去處理掉隨行刁民。

  賀章看完心就落回了肚子里,順手便將紙條燒了。看來京城這位大老板果真是厲害,只要讓人到不了鄴城境內,就怪不到鄴城知縣的頭上,死無對證啊,任這慎刑司怎么查,也查不出個蛛絲馬跡來,林相就算是有手眼通天的本事,也只能坐在京城里干瞪眼。

  想到這,賀章滿臉橫肉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

  鄴城境外

  陽關道

  “閆二,還有多久能到?”肖衛看了眼太陽,估摸著時間問道。

  閆二看了看周圍道:“快了大人,上了這陽關道,約摸一個時辰就能看到城門了。”

  “好,”肖衛看了看身后隨行的二十多個侍衛道:“大家快點,相爺說了,到的越早我們就能找到越多的線索。”他說到這,轉念一想,又對閆五說道:“你可知道繞過城門有什么直通渭河沿岸災區的小路?”

  閆二想了想道:“有一條,不過要難走一些。”

  “無妨,”肖衛沉聲道:“我們先不去城門,免得這群人又相出什么法子拖延時間,直接繞開他們打他個措手不及。”

  “大人英明,”閆二忙說道:“那就再往前走些,有一個分叉口連著條小路,盡頭就直通著渭河沿岸。”

  “好,”肖衛應道,一行人便繼續快馬加鞭的向前趕路。

  走了沒多大一會,肖衛便瞧見了閆二說的那條分叉口,那是條根本就算不上路的路,雜草叢生,還有許多亂石橫亙在路上,肖衛皺了皺眉頭,吩咐大家都小心些,便踏上了這條小路。

  異變幾乎是在馬蹄剛剛踏上小路的同時發生的。

  約摸二十多個身著黑衣的蒙面人從路兩旁半人高的雜草中一躍而起,手中執著刀劍向他們刺來。

  “有刺客!”

  肖衛反應極快的大吼一聲,抽出自己腰間的佩刀,同時將一臉呆滯的坐在自己身邊的閆二猛地推到馬車內,大聲喊道:“你們躲好,別出來!”

  肖衛這次來雖然帶的人不多,卻也都算得上是慎刑司的精兵,這會兒全都下了馬,與這些神秘的黑衣人纏斗在了一起。

  然而黑衣人的數量與慎刑司侍衛的數量相當,功夫也極高,竟是完全不落下風,反倒是將慎刑司一行人逼得連連后退,離馬車越來越遠。

  肖衛正與一個黑衣人酣戰,余光卻突然瞥見有兩個黑衣人卻并未參戰,而是悄悄的接近了馬車,肖衛立馬反應了過來,暴喝道:“保護馬車里的難民!”

  他本想自己過去,可聽到他喊了這一聲,又一個黑衣人攔住了他的去路,肖衛是慎刑司一等一的高手,剛剛面對一個黑衣人尚且可以穩穩的占著上風,現在又來了一個頓時讓他感到有些吃力。

  所幸慎刑司的一個侍衛聽到了肖衛的喊聲,借機接近馬車,攔住了兩個黑衣人的去路,那兩個黑衣人卻對視了一眼,一人持著劍招式狠厲的直直向那個侍衛刺了過去,另一人則直接掀開了馬車上的轎簾。

  那侍衛堪堪擋下了這一劍,卻看到轎內一道寒光閃過,那個黑衣人竟是一刀下去直接劃開了三個手無寸鐵的難民的咽喉,剩下的三個人則瑟縮在角落里,一時間哭喊作一團。

  肖衛也看到了這一幕,他怒目圓睜,大聲喊道:“愣著做什么,保護他們!”一邊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一刀刺進了面前一個黑衣人的胸口,眼見同伴捂著胸口倒在了地上,另一個黑衣人竟也沒有半分猶豫,依舊與肖衛纏斗。

  好在馬車旁的那個侍衛終于甩開了其中一個黑衣人,正看見方才殺死三個難民的黑衣人對著剩下的難民舉起了手中的長刀。

  “不要——”

  電光石火之間,那侍衛竟然用自己的身體直直的擋在了三個難民的身前,黑衣人見他擋了過來,竟是毫不猶豫的刺進了他的胸口,一時間鮮血飛濺,整個車廂內都充斥著一股濃重的血腥味。

  “哼,”那黑衣人卻只是冷笑了一聲,沒有片刻猶豫就繼續朝那三個難民刺去。

  “不!”

  肖衛目眥欲裂,回頭狠狠的一刀砍下了身后糾纏著的黑衣人的頭顱,飛身向馬車撲去,可他終究是沒快過馬車旁黑衣人手中的刀,等他到了馬車旁,剩下三個難民的咽喉也被齊齊的一刀割斷,行兇者卻一躍到了馬車頂上,吹了個口哨,所有黑衣人便突然不再戀戰,反而是快速的抽身離開。

  剩下的侍衛們氣喘吁吁的問道:“肖大人,還追么?”

  肖衛看著那些快速隱沒在荒野之中的黑色身影,悲愴的搖了搖頭道:“追不上的,那些人有備而來,都是輕功極高的高手,我們再去追,恐怕是要全軍覆沒了。”

  他說完這句話,走上前去將那個擋在難民身前的侍衛抱在了懷里。

  “肖大人,”身后的侍衛們本想安慰他,卻也看到了馬車里的慘狀,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片刻,肖衛將懷中死去的侍衛也輕輕放入了馬車,低聲道:“我等一心為了社稷,如今為保護百姓而死,也算是死得其所。”

  他說罷,緩緩站了起來,目光冷冽的看著地上兩具死在自己刀下的黑衣人尸體,一字一頓的說道:“把他們也扔到車上去,這些人必定與我們此次查案有關,他們殺了我慎刑司的人,我必要他們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身后的侍衛們手上提著刀劍,渾身沾滿了血污,目光卻異常堅定的喊道。

  茫茫曠野,擲地有聲。

  肖衛沒有再多做停留,一行人便又接著踏上了那條小路,一路無言,每一個侍衛的臉上都寫著悲愴和堅毅,在太陽升到最高點的時候,一行人沿著渭河沿岸終于看到了那些被洪水沖垮的村莊和農田。

  滿目蒼夷。

  肖衛帶著人走了過去,卻不見一個村民,他正在一間間房屋的仔細查看,突然看到前面的村莊里有很多人,是一些泥瓦匠打扮的人,還搭了好些架子。

  難道已經開始修繕房屋了?肖衛有些疑惑的走了上去問道:“老鄉,你們是這里的村民嗎?”

  那人回頭一看,被他沾滿血污的衣衫嚇了一跳,戰戰兢兢的說道:“不,不是,我們是官府派來給災民們重建房屋的泥瓦匠。”

  “你不要怕,我們是京城來的,在路上出了點意外,”肖衛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裳,確是有些滲人,他無奈的苦笑道:“官府什么時候派你們來的?”

  泥瓦匠這才不那么害怕的說道:“可早了,剛出現災情時許大人就叫我們來了,可是那幾日還有些下雨,這些村子都背靠著山,山上隨時可能有泥石流,我們便耽擱了幾日才來。”

  他的說辭怎么跟逃到京城那些難民完全不一樣?肖衛皺了皺眉頭道:“你是不是受人脅迫了?不要害怕,我們來這里就是為你們做主的。”

  “沒人脅迫我,”那泥瓦匠卻搖了搖頭道:“我說的都是真的。”

  肖衛也沒再逼他,繼續問道:“那村子里的災民呢?”

  “災民全都被許大人接走了,到城里的宅子里好吃好喝的避難呢,”那泥瓦匠想了想,又生硬的加了一句:“許大人真是個活菩薩!”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9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号码 快三技巧 云南快乐十分玩法规则 互联网理财平台盛佳宝 快三历史开奖查询江西 时时彩软件改单 新版幸运飞艇app官方下载 广西十一选5开奖结果 河南22选5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快乐十分广东 黑龙江十一选五几点开始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版 中国福彩吉林快三预测 股票指数行情股票亚玛顿 陕西快乐10分下载 蓝胜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