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林煜憑借著剛才的記憶走了好一會兒,終于才找到了皇后祭堂所在的院子,顧遠和周維楨正站在院內等著他,見他來了,顧遠便關切的問道:“怎么樣,是不是吃錯了東西,這會兒好些了么?”

  “好多了,”林煜穩穩心神答道,卻有些不敢看他。

  “怎么了?”顧遠發現他有些異樣,開口問道。

  林煜垂眸咬了咬嘴唇,低聲說道:“王爺,微臣方才見到皇上也來了。”

  “哦?”顧遠有些意外道:“這么巧?”

  “嗯,”林煜點點頭,有些遲疑的說道:“要不我們還是快走吧?”

  “走什么?”顧遠不以為意的笑道:“莫非靖言是怕父皇見到你與我一起會不高興?”

  “并非,”林煜動了動嘴唇,卻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便沒有再說話。

  顧遠知道他在想什么,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這人還真是別扭,明明是為了自己考慮,卻又不說出來,顧遠只能說道:“我看的也差不多了,走吧。”

  林煜見他答應,便忙帶著他往外走,回去的路上林煜特意繞開了方才碰上慶元帝的那個院子,幸好還碰見了幾個和尚,給他們指了條近路,沒過多大一會兒便看到了寺門口。

  林煜松了口氣,剛帶著顧遠和周維楨走到進門的第一座殿前,卻看見一個明黃色的身影和一個太監從殿內走了出來,這下可完了,林煜心頭一緊,卻也只能站住,朝慶元帝行了個禮道:“微臣林煜見過皇上。”

  顧遠則沒有多驚訝,反應很快的也像慶元帝行禮道:“兒臣見過父皇。”

  慶元帝倒是沒想到會在這見到他們,皺著眉頭問道:“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林煜剛要張嘴,卻聽見顧遠的聲音道:“兒臣聽聞母后的祭堂已布置好,林相與禮部尚書郭大人共同負責此事,兒臣與郭大人不相熟,便想著邀林相一同來瞧瞧。”

  慶元帝有些狐疑的掃了兩人一眼,這理由聽起來也無可厚非,可是他看著這兩人站在一起心里就有些不痛快,卻又從顧遠的話里挑不出什么毛病來,只能問道:“現在可是看完了?”

  “看完了,”顧遠恭恭敬敬的說道:“兒臣與林相來得早,竟不知道父皇也來了,不然——兒臣再陪您看看如何?”

  “不必了,”慶元帝有些嫌惡的擺擺手道:“朕還有事與高僧商量,你們既然已經看完了就先回去吧。”

  “是,”林煜和顧遠朝慶元帝行禮道。

  有事與高僧商量?林煜心里冷笑了一聲,是為了鎮住皇后的冤魂吧,不知道皇上每每午夜夢回,心里可曾有過半分悔意?

  上了馬車,顧遠卻突然問林煜道:“靖言很怕我父皇?”

  林煜聞言愣了下,才說道:“伴君如伴虎,為人臣子都是怕的吧。”

  林煜以前是沒想過這些的,他只知道一心為了社稷,卻甚少為自己考慮過,可眼下接連知曉了皇上對當年鄭家的所作所為,震驚之余難免有些心涼和茫然。

  “不要怕,”顧遠的手突然覆上了林煜的,柔聲說道:“我會護著你的。”

  林煜怔了片刻,才把手抽出來扯出了一個若有似無的笑容道:“承蒙王爺厚愛了。”

  正當顧遠以為他不會再說話了,林煜卻突然又開了口,低聲說道:“所以您可一定要活下去啊。”

  顧遠聞言忍不住勾起了唇角,卻沒再說什么,只是幾不可聞的嗯了一聲。

  周維楨駕輕就熟的將馬車駛到了丞相府的門口,開口道:“王爺,林相,丞相府到了。”

  林煜聞言便下了馬車,向顧遠行禮道:“微臣恭送王爺。”

  顧遠沖他笑了笑,馬車便很快消失在了巷子的盡頭,林煜這才叩響了丞相府的大門。

  “相爺,您可算回來了,”宗朝一見到林煜,便急忙迎了上來問道:“這大半天您去哪了?”

  “陪王爺去了趟玄武寺,”林煜對他笑道:“再有不到十日就是皇后的祭典了,去瞧瞧還有什么缺的漏的。”

  “這樣啊,”宗朝還是有些不滿的撅了撅嘴道:“怎么西南王做什么都要粘著您呢。”

  林煜看著他的樣子忍不住笑了,溫聲說道:“王爺在京城里恐怕也就我一個熟人了,自然找我找的多些。”

  “也是,”宗朝想了想道:“可是您接下來不是準備啟程去鄴城嗎?用不用跟他說一聲這幾日沒空了?”

  “不必,”林煜搖了搖頭道:“知道的人越少,就越好查,我去鄴城的事情誰都不能說,我們走之前跟管家交代一聲,若是西南王來了,就說我這幾日忙著,等有空了再去找他。”

  “若是他非要在府上等著呢?”宗朝皺眉道。

  “那就說我被皇上留下了,一時半會回不來,”林煜說道:“總也等不到,他總不會留在這里過夜吧。”

  “那您會不會趕不上皇后的祭典?”宗朝有些擔心的問道:“萬一趕不上,皇上那里怎么交代?”

  “所以我們要快些,”林煜沉聲道:“實在不行,祭典的時候也得先趕回來。”

  “嗯,”宗朝點頭道:“那我們什么時候動身?”

  “事不宜遲,今天夜里就走,”林煜吩咐道:“二皇子那邊不知道有沒有在相府周圍的眼線,你我還需喬裝一番,趁著夜色動身,對了,等天一暗,你先去慎刑司把閆五接過來。”

  “是,”宗朝應道:“相爺您先吃飯吧,我過會兒就去接他。”

  吃完飯,林煜便跟府里的管家和丫鬟交代了清楚,只是說自己有事要出去,卻沒說是去鄴城,丫鬟也幫著林煜收拾好了路上的吃穿,林煜便等著宗朝回來便可以動身了。

  沒過多大一會兒,宗朝便帶著閆五回了相府,見林煜已經收拾好了東西,打量了一番卻皺著眉頭說道:“相爺,您得穿些樸素點的衣服,臉上也得抹點灰,不然實在是太出挑了,恐怕走到哪里都會引起注意。”

  “有道理,”林煜點頭道:“那我換件布衣,你幫我去廚房找點灰來。”

  “好嘞,”宗朝說著便去了廚房,不一會兒又回來,將手里的灰細細抹在了林煜的臉上,還將他用玉簪束好的頭發重新找了根布條綁起來,這才滿意的說道:“這樣才對,勉強壓住了相爺的風姿,閆五,你來看看是不是?”

  閆五聞言忙跑過來仔細看了一番道:“真是絕了,相爺現在就跟個普通百姓沒什么兩樣了。”

  他說完,宗朝卻又打量了他一番,方才在慎刑司里肖大人已經命人給閆五喬裝過了,宗朝不放心,在路上又買了頂碩大的草帽給他戴上,確保他回了鄴城不會被人認出來。

  宗朝也換了一身黑布衣,跟林煜一樣在臉上抹了些灰,三人便一起動身了。

  林煜上了馬車,宗朝和閆五則坐在前面趕車,出了京城,天色已經完全黑透了,宗朝便說道:“相爺,您先睡會兒吧。”

  “嗯,”林煜在轎子里應道:“出了京城,你們兩個就叫我林大哥吧,”他轉念一想又說道:“不行,還是換個姓,叫我趙大哥吧,你們兩個叫趙二趙三,是在京城做些小生意的,去西北找個親戚,途徑鄴城歇歇腳,記住了,可千萬別說漏嘴。”

  “好嘞,”兩人仔細聽著答應道。

  林煜醒來時已是第二天的清晨,馬車一路顛簸,林煜覺得自己的腰背有些酸痛,便撩開簾子問道:“阿朝,我們走到哪了?”

  “相爺您醒了,”宗朝扭頭說道:“閆五領我們走了近路,約摸著今天傍晚就能到了。”

  林煜點點頭道:“肖大人他們也不知到了沒有。”

  “肖大人他們騎馬去的,要快些,走的又比我們早,這會兒估摸著已經快到了。”宗朝說道。

  “嗯,”林煜問道:“你們累了么?停下來歇會兒吧。”

  “不累,”宗朝滿不在乎的說道:“這點路算什么,相爺——不,趙大哥您就坐好吧,今晚天黑之前一準能到。”

  “是啊是啊,”一旁的閆五也附和道:“我們兄弟幾個來的時候翻山越嶺,還沒飯吃,現在有馬車坐,還能吃飽飯,一點都不累呢。”

  林煜聞言淡淡的笑了,便不再說什么。

  鄴城

  “你們幾個動作快點,都干什么吃的,”鄴城城門門外,一個衙役頭子模樣的人正在向難民們吆喝:“走的慢了就沒飯吃。”

  一群衣衫襤褸的難民正在一隊衙役的監視下緩緩往城門內走,他們已經好久沒吃過一頓飽飯,又一直睡在荒郊野外,早已沒了一點力氣,任憑這些衙役怎么怒罵甚至鞭打,也都走不快了。

  “頭兒,”一個衙役匆匆跑了過來,對正在叫罵著的衙役頭子說道:“許大人來了。”

  “許大人竟然親自來了?”衙役頭子忙露出一副狗腿的笑臉道:“人呢?”

  他剛說完,便聽見城門方向有一輛馬車疾馳而來,馬車內坐著的正是鄴城知縣許進才。

  要說這許進才先前倒也是個苦出身,祖上幾代都是鄴城縣的農民,世代面朝黃土背朝天,許進才原名也不叫許進才,而是叫許進財,他打小就跟著父母窮怕了,聽說讀書人能做官,以后就不用種田了,便總是偷偷跑到城里的私塾去偷聽先生講學。

  許家這一代就這么一個獨苗,一家人也都寵的很,后來賣糧食換了些錢便都叫許進才拿去讀書了。他雖然沒那么聰慧,可想考中的愿望卻比那些城里有錢人家的公子們強烈的多,也夠刻苦,辛辛苦苦考了七八年,三十多歲的時候終于考中了舉人,在這鄴城縣衙謀了個一官半職,做官以后許進財嫌自己的名字土氣,便自作主張改了一個字。

  許家父母也都喜氣洋洋,連帶著一個村的百姓都以為自己要揚眉吐氣了,可萬萬沒想到這許進才竟然是個沒良心的白眼狼,他剛做官就翻臉不認鄉親們,后來不知怎么又攀上了西北知府大人的大腿,終于混了個知縣做。

  許進才大概是窮怕了,在任期間不管百姓疾苦,只管自己斂財,鄴城地方小,又天高皇帝遠的,自然也沒人來查他,況且這幾年仗著上面有人庇護,許進才更是貪贓枉法,明目張膽的欺壓百姓。可百姓們偏偏又懦弱無爭,若不是這次洪災實在是不給大家活路了,怕是還沒有人想到要去告這個知縣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91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南阳股票配资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股票权重排名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 七星彩历史开奖号码 黑龙江6+1中奖号码 幸运五分赛车怎么看走势图 富阳期货配资 牛湖北快三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五开奖走势图 快中彩开奖号码 江苏快3网遗漏数据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 pk10九码如何才能稳赢 体彩排列5综合走势图 湖北11选5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