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丞相府的馬車趕的飛快,不一會兒便停了下來,林煜下了馬車便匆匆的朝內院走了進去。

  “相爺,”宗朝神色擔憂的跟在后面,有些猶豫的開口問道:“您不愿娶公主嗎?”

  林煜聞言停下了腳步,有些無奈的苦笑道:“是不愿。”

  “可這也確實無法抗旨,”宗朝有些懊惱的低聲說道:“這可怎么辦呢?”

  林煜負手站在院內的棠梨樹下,眼神有些迷離的看著遠方道:“阿朝,你可知我今日為何失落?”

  “不是因為不想娶公主嗎?”宗朝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問道。

  “是不想,”林煜垂下眸子,眼底蒙上了些悵然的氣息道:“更是因為我沒想到皇上口口聲聲說著信任我,信任林家,如今卻輕信流言,竟想要用這種手段來拴住我。”

  “什么?”宗朝不解的問道:“莫非皇上并非是想為您賜婚?”

  林煜緩緩的點點頭道:“我自認光明磊落,忠心耿耿,自從踏上仕途的那天起就謹遵父親教導,一心一意的輔佐皇上,可如今,他卻要如此對我。”

  他有些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繼續說道:“想要收回他賦予我的權利,拿走就是了,何必要如此折辱我?竟想出了分兩相而制衡的法子。”

  “原來如此,”宗朝喃喃道:“皇上當真是糊涂了。”

  “罷了,”林煜有些落寞的朝臥房走去,低聲道:“我為人臣子,本就不應當說這些不該說的話,只管盡忠便是了。”他腳步頓了頓,對宗朝吩咐道:“阿朝,你先去睡吧,不必擔心我。”

  “相爺,”宗朝看著他瘦削的背影,嘴唇動了動,卻終究是沒有說出話來。

  林煜回了臥房,有些怔怔的坐在床上,片刻,他突然俯下身去,從床下取出一壇酒來。

  修長的手指將壇子的已有些泛黃的封口撕開,剎那間酒香四溢,盈滿了將這間不大不小的屋子。

  林煜卻好像絲毫都沒有聞到一樣,只神色漠然的斟滿了酒杯,仰起修長的脖頸一飲而盡。

  “這一杯,悼我份淺緣薄的命數。”

  他喃喃自語著,抬手又為自己斟滿了第二杯酒。

  “這一杯,悼我竭誠盡節的肝膽。”

  酒是烈酒,是林父窖藏了二十八年的武陵春,林煜恍惚還記得,年幼時父親指著這壇酒,說要等自己成婚之時開封的樣子。

  滴酒不沾的林相,以回憶作伴,在窗前借著明月光一杯接一杯的喝下了這壇塵封多年的武陵春。

  林煜只覺得自己腦中崩了多年的一根弦斷了,他有些費力的撐著桌子站起來打開了窗戶,夜里的風夾雜著絲絲涼意輕柔的拂過他泛紅的臉龐,林煜嘴角噙著笑意,有些神志不清的仰頭看著天上的一輪明月。

  “我有相思意,明月知不知?”

  林煜喃喃著,低頭看了看手中的酒杯,眼神里的柔情濃的像一團化不開的霧氣,可他剛舉到唇邊,手中的酒杯卻被人劈手奪下。

  一道紫色的身影如飛燕般瞬間掠入屋內,卻動作輕柔的將不勝酒力的林煜攬入懷中。

  林煜半睜著迷蒙的雙眼有些茫然的抬頭看了看,正對上一雙柔情滿溢的桃花眼。

  原來是夢啊,林煜自顧自的笑著,伸出手輕輕摸了摸來人的臉頰,喃喃道:“你又來了。”

  “又?”顧遠聞言挑眉看著懷里的人,有些好奇的開口問道:“我以前來過?”

  林煜褪去了平日的清冷疏離,笑的像個稚童般說道:“你時常在我夢里啊。”

  顧遠眼眸閃著光,唇角止不住的上揚了幾分,順著他的話問道:“你可喜歡我?”

  “喜歡,”林煜毫不猶豫的點點頭,突然又笑道:“你真漂亮。”

  顧遠忍俊不禁,還沒說話,卻見懷中人突然蹙著眉嘆了口氣道:“可我要娶公主了。”

  “不會的,”顧遠柔聲安慰道:“我不會讓你娶她。”

  “可你是王爺,我也娶不了。”林煜依舊愁眉苦臉道:“還是個不好對付的王爺。”

  “哦?”顧遠挑眉道:“怎么不好對付?”

  “你我立場不同,”林煜撇撇嘴:“我林家世代忠臣。”

  看來真是醉的不輕,顧遠無奈的搖了搖頭,要不怎么連這些話都說了。

  雖然明知他醉的不輕,現在說什么恐怕明天一覺醒來都記不得了,可看著他糾結的神情,顧遠還是忍不住開口安慰道:“我知你忠心耿耿,可你不應只忠于君主,更應該忠于王朝,忠于天下黎民百姓,你說是不是?”

  林煜此刻腦子已經有些轉不過彎了,他稀里糊涂的皺了皺眉,有些不滿道:“你從前在夢里都不說話的,怎么今日話這么多,來,陪我喝酒。”

  顧遠制住他有些不安分的想拿酒杯的手,柔聲道:“以后再喝。”

  話音剛落,顧遠的臉上卻猝不及防的挨了一巴掌,他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林煜,只見這人一點都沒了平日里穩重自持的樣子,反而一副蠻不講理的表情道:“還敢頂撞我?”

  “……”

  顧遠咬牙切齒的看著一臉醉意的丞相,騰出一只手捏住了他小巧精致的下巴,低頭吻了上去。

  唇齒相接,顧遠有些撒氣般的細細噬咬著他的薄唇,毫不留情的用舌頭頂開了他的唇瓣,風卷殘云般的侵略過他口腔內的每一寸縫隙。

  林煜渾身沒了一點力氣,又暈暈乎乎的,只能軟軟的躺在他的懷里,被動的任他采擷。

  片刻,顧遠才意猶未盡的放開了他道:“你自找的。”

  林煜一臉茫然的抬手擦了擦唇角的銀絲,有些氣短的看著他,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顧遠只覺得下腹有些灼熱,他用盡了耐力才把人放到床上,柔聲道:“先睡下吧,你放心,只要你不愿,本王不會叫你娶公主的。”

  林煜沒有答話,好像什么都沒聽見似的重重的闔上了眼睛。

  “睡的倒快,”顧遠笑著搖了搖頭,手里卻細致的為他掖好了被子,便身輕如燕的從窗戶跳了出去。

  床上的林煜已經陷入了沉沉的夢里,一夜安眠。

  靖王府

  “王爺,您可算是回來了。”

  周維楨和司伯淵還在院子里等著,方才出了宮,王爺就叫二人先回府,自己則一聲不吭的直奔丞相府去了。

  兩個人對自家王爺的身手心知肚明,倒是一點都不擔心他會被丞相府的侍衛發現,反而是有些害怕自家王爺一副氣勢洶洶要去捉奸的架勢,會沖撞了丞相,日后兩人就要完全站在對面上了。

  這會見顧遠回來,兩人便松了口氣,緊接著又一臉狐疑的打量著自家王爺。奇了怪了,方才還黑著臉,這去了丞相府一趟,怎么面上陰霾就一掃而光,反而還有些春風得意的意思呢?

  司伯淵小心翼翼的湊近看了看,有些詫異的問道:“您這臉上怎么紅了一片?”

  周維楨聞言也皺著眉頭道:“怎么像個巴掌印?”

  “胡說什么,”顧遠鎮定自若的反駁道。

  “這——”司伯淵轉念一想道:“難道您方才去找林相興師問罪——反而被林相給打了?”

  話一出口,司伯淵自己都被嚇了一跳,莫非那林相竟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輕輕松松制住了自家王爺?

  “問什么罪?”顧遠明知故問。

  “我看您方才在殿上如此不悅,還以為您真是對林相動了心呢,”司伯淵訕訕的笑著說道。

  “是動心啊,”顧遠反倒一臉坦然的說道:“本王不是早就說過要林相做王妃么?”

  “……”

  周維楨和司伯淵呆若木雞。

  周維楨突然有些想回無鏡山上去了。自家王爺這是抽了什么風?剛入京時視林相為敵,還說要除掉他,怎么就一步一步成了王妃呢?

  司伯淵一向沒什么正形,此刻也有些凌亂的問道:“王爺您說真的?可日后若林相與我們陌路呢?”

  “那就把他綁在王府里,”顧遠臉上沒什么表情,讓人分不清到底是不是玩笑話。

  周維楨皺了皺眉頭,問道:“王爺可知林相對您——”

  “他早就喜歡本王了,”顧遠仿佛猜到了他要問什么,搶著說道,眼神里突然多了些柔情,看的司伯淵和周維楨都驚掉了下巴。

  “那公主呢?”周維楨抓住了重點問道。

  “公主算什么?”顧遠不以為意的冷笑了一聲:“殺了她不就沒事了?”

  “這不妥吧,”司伯淵皺眉道:“若是動她,皇上必定會懷疑到林相和您的身上。”

  “我還怕他?”顧遠挑眉道。

  “那倒不是,”司伯淵忙解釋道:“只是會招惹不必要的麻煩,不如——”司伯淵靈機一動道:“不如想個辦法,叫她去和親?”

  “和親?”顧遠勾了勾唇角道:“好主意,你這就傳信給雪影,叫她帶人去阿拉汗的兒子給抓了,逼阿拉汗以起兵攻打西南為由,讓四公主和親。”

  阿拉汗是盤踞在西南邊境以外,對大慶王朝虎視眈眈的羌族首領,羌族人驍勇善戰,尤善騎射,這些年若不是顧遠坐鎮,西南邊境怕是早就守不住了。

  顧遠回京之前,羌族又試探了一次,卻在顧遠的指揮下被打的元氣大傷,這會兒正縮在邊境以外的草原上休養生息。

  司伯淵聞言便心領神會的應道:“我馬上去傳信。”

  顧遠滿意的點點頭,沒再多說什么,便徑直走進臥房關上了房門。

  須臾,司伯淵才怔怔的看著周維楨問道:“方才王爺說林相喜歡他是真的?”

  “我哪知道。”周維楨不滿的瞪了他一眼道。

  “看來林相腦子也不清醒啊,”司伯淵自顧自的嘟囔著,便向裝著信鴿的籠子旁。

  周維楨站在院子里嘆了口氣,林相與王爺若真是兩情相悅,也不知到底是不是好事。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90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福彩3d杀号定胆 北京pk10软件必赢客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 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号码走势图 燕赵排列七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的计划方法 安徽11选5在哪里下载 金种子酒股票分析 山东快乐扑克3遗漏 宁夏11选5走势图爱乐彩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11选5走势图 广东今晚36选7开 配资炒股找中承配资 主动股票投资策略 1930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