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御書房內

  慶元帝半瞇著眼靠在椅子上聽顧宇說話。

  “父皇,兒臣聽聞京城中最近關于三弟和林相的流言傳的沸沸揚揚,實在是擔憂啊,”顧宇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道:“如此下去,三弟萬一記恨著您,林相再陪他做出點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來該如何是好?”

  “所以呢?”慶元帝沉聲道:“你有什么辦法?”

  “兒臣想,”顧宇有些得意的挑挑眉毛道:“淑兒也到了該嫁人的年齡,不妨請父皇將淑兒指給林相,也好讓林相定下心來,好好做這個丞相。”

  顧宇說完,慶元帝卻并沒有做聲,顧宇有些緊張的等著,片刻,才聽見慶元帝的聲音幽幽的響起:“你這到底是為朕著想,還是想要靖言站在你這邊呢?”

  顧宇聞言出了一身冷汗,有些慌亂的跪下道:“請父皇明鑒,兒臣與父皇是一條心,是想幫您斷了林相其他念想啊。”

  “是么?”慶元帝看著他冷笑道:“就算不這樣做,靖言也不會有二心。”

  “是,”顧宇連聲附和道:“林相忠心耿耿,是兒臣小人之心了。”

  “你先下去吧,”慶元帝又閉上了眼睛道:“這件事我再找時間問問靖言的意思,不是你想讓誰嫁,他都得娶的。”

  “是,”顧宇不敢再多說,戰戰兢兢的行了禮便退下了。

  慶元帝卻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道:“看來是猜錯了,林煜不像是他那邊的人。”

  他正想著,王公公便走了進來道:“皇上,祁先生來了。”

  “快請他進來,”慶元帝聞言坐正了些,對王公公吩咐道。

  “是。”

  不一會兒,祁霜寒便背著一個藥箱走了進來,他依舊是一身洗的發白的青布長衫,眼神倨傲,神色冷淡,只是微微拱了拱手道:“草民祁霜寒見過皇上。”

  “祁先生不必多禮,”慶元帝有些欣喜的問道:“難道是藥找齊了?”

  “正是,”祁霜寒神色淡淡的說道:“徐太尉派了一隊人馬去東北雪山尋回了羚羊角來,而西南王府中剛好有靈犀木果。”

  “西南王?”慶元帝聞言皺皺眉頭,他常年在西南邊境,能得到靈犀木果倒也不奇怪,可他竟然愿意拿出來救自己的命?

  慶元帝有些狐疑的問道:“那藥祁先生可檢查過了?沒有問題吧?”

  “自然沒有,”祁霜寒面上仍舊沒什么表情的說道:“皇上信不過我?”

  “朕自然是信你的,”慶元帝忙說道:“那今日便可以開始醫治了?”

  “正是,”祁霜寒點點頭道:“皇上不介意的話,就在這里便可。”

  “好好好,”慶元帝也顧不了別的了,眼下當務之急就是趕緊讓這毒圣為自己治好了舊疾,再行續命之法。

  “我先為皇上施針,”祁霜寒放下藥箱,轉頭對候在一旁的王公公說道:“公公找人按我寫的藥方把藥煎了端來,記住要文火煮半個時辰才好。”

  “是,”王公公接了藥方,便直奔御膳房去了。

  七日后

  這幾日,祁霜寒不間斷的為自己調養醫治,慶元帝感覺自己仿佛一夜回春般,又回到了自己而立之年的巔峰狀態,面色終于不再蒼白,而是添了健康人的紅潤,夜里也不再失眠多夢,心悸盜汗。

  慶元帝穿著龍袍站在衣冠鏡前反復端詳自己,他伸手滿意的摸摸自己的臉,朝臣都以為他此次大限將至,可誰知自己竟遇到了妙手回春的毒圣祁霜寒呢,看來自己果真是真龍天子,得上天厚愛啊。

  “皇上,”一旁伺候的王公公小心翼翼的開口道:“您如今可真是容光煥發,滿目威儀啊。”

  慶元帝聞言滿意的笑道:“這可多虧了祁先生,傳旨下去,賜他黃金千兩,良田百頃。”

  “是,”王公公滿臉對著笑:“奴才這就去。”

  還沒走兩步,慶元帝卻突然又叫住了他道:“還有,昭告京城所有三品以上官員,朕今晚在宮中設宴,宴請祁先生。”

  “是,”王公公又俯身行了禮才出去。

  丞相府

  林煜剛接了旨,宗朝便一臉崇拜的說道:“不愧是毒圣,這才幾日,竟然真的治好皇上這么多年的舊疾。”

  林煜點點頭笑道:“現在可要叫醫圣了。”

  “是是是,”宗朝連聲應道:“今晚又可以進宮一睹毒圣風采了,誒,相爺,您說皇上會請西南王去么?”

  林煜聞言瞇起了眼睛,這人好幾天都沒有動靜了,自己派去的探子也打聽不到任何風聲,難道是寒毒又發作了,在府里靜養?

  他沉吟了片刻,笑著對宗朝說道:“大概會吧,那靈犀木果是他找給皇上的,皇上也算是欠他個人情,于情于理,請他參加夜宴也不為過吧。”

  “那今日又可以見到他了,”宗朝道:“你別說,這幾日沒見到他,還有點想得慌。”

  林煜聽了這話,忍俊不禁道:“你想他做什么?”

  “他漂亮啊,”宗朝說的理直氣壯:“今天晚上不知道司先生會不會同他一起來呢?”

  自從知道了顧遠凄慘的童年,宗朝仿佛對這位王爺完全放下了戒心,甚至還多了些同情來。

  林煜打趣他道:“也想司先生?那周維楨呢?”

  “我才不會想那個悶葫蘆,”宗朝忙說道:“希望他今晚不會來才好。”

  其實好像還是有一點期待的,宗朝皺了皺眉頭,有些想不通的撓了撓頭。

  林煜早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笑著搖了搖頭道:“你啊,這話要叫周維楨聽了,可要傷心了。”

  “他才不會傷心,”宗朝氣鼓鼓的說道:“他可討厭我了。”

  “哦?”林煜挑眉道:“是么?”

  “對呀,”宗朝用力的點點頭道:“您沒看他每次都對我愛答不理的,還對司伯淵兇巴巴的。”

  那大概是怕你被司伯淵給戲弄了,林煜心道,卻沒有說出來,只是對著宗朝笑了笑。

  申時

  林煜換了身淡藍色的綢緞長衫,外面只罩了件同色紗衣。已入初夏,天氣越來越熱,林煜自然也穿薄了不少,按說顧遠這些日子也應該好過了不少吧?

  怎么又想到他了,林煜回過神來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對宗朝說道:“阿朝,來幫我束冠。”

  “好嘞,”宗朝說著,便手腳麻利的為林煜束發,束好后,在他面前好好的打量了一番道:“嘖嘖,這玉冠錦衣真是襯的您愈發豐神俊朗,好一個翩翩佳公子。”

  林煜打趣他道:“怎么?以前不是?”

  “以前自然也是,”宗朝忙瞪著他那雙無辜的大眼辯解道:“只是今日更俊俏了,與西南王比也不遜色呢。”

  “哦?那讓本王看看,林相今日有多俊?”

  一道清朗好聽的聲音自二人身后響起,林煜一回頭,目光正撞進那雙勾魂攝魄的桃花眼里。

  約摸是入夏的緣故,顧遠臉上也少了些蒼白的病態,顯得整個人更生動了幾分,今日一身紫色云錦長衫,袖口和衣襟處皆用金線細細的繡了云紋,唇色也紅潤了不少,他本就生的艷麗,紫色應是貴氣的顏色,穿在他身上倒是多了分說不出的妖冶邪魅來。

  他就這么勾著唇,仿佛剛從畫中走出來一樣,林煜有些怔怔的看著他走近了自己,細細的打量了一番道:“是比往日更俊俏了。”

  林煜回過神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宗朝方才胡言亂語,叫王爺笑話了。”

  “怎么能叫胡言亂語呢?”顧遠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靖言是不知自己有多好看?”

  林煜聽了這話,卻像是有些魔怔的直直盯著顧遠道:“王爺才是真絕色。”

  跟在顧遠身后一起走進來的司伯淵聽了這話差點要噗嗤一聲笑出來,他怎么看都覺得這位相爺像是被狐貍精魘住了一樣。

  顧遠也有些忍俊不禁,突然就起了壞心眼,欺身上前湊到林煜耳邊輕聲道:“那靖言可還喜歡?”

  他身量本就比林煜高上幾分,此時的動作讓林煜有了幾分突如其來的壓迫感,林煜有些不自在偏過頭去,不知該說什么好。

  顧遠看著林煜修長的脖頸和微微泛紅的耳垂,竟也怔了怔,一時間竟有些忍不住想要在他光滑白皙的頸子上咬一口。

  宗朝見自家相爺又被西南王戲弄,還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便開口道:“王爺您就別再戲弄我家相爺了,我們相爺臉皮薄,您看,這耳朵都紅了。”

  林煜:“……”

  司伯淵這會是真憋不住了,手捂著嘴背過身去,肩膀可疑的抖動著。這小侍衛倒真是個缺心眼的,盡瞎說大實話。

  顧遠也忍不住笑出了聲,看著林煜紅的仿佛要滴血的耳垂,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真是難為你了。”

  好在他總算放過了自己,林煜也不禁笑著搖了搖頭,宗朝卻還一臉得意的朝林煜使了個顏色,仿佛在向他請功一樣。看來自己這個小侍衛卻是是遲鈍了些,都24了,未免有些太過單純,林煜認真的想了想,也許是時候給宗朝尋門婚事,讓他開開竅了。

  林煜又在心里譴責了一下方才被美色沖昏頭腦的自己,冷靜下來問道:“王爺可是要與我一同去赴宴?”

  “正是,”顧遠點點頭應道:“時候不早了,出發吧。”

  “好,”林煜應著,正想叫宗朝跟自己一起往外走,卻見宗朝正伸長了脖子往院里看,便有些疑惑的問道:“你看什么呢?”

  “哦,”宗朝聞言縮回了脖子,有些不自在的答道:“沒,沒看什么。”

  林煜正有些奇怪,卻聽見司伯淵帶著笑意說道:“維楨來了,在門口候著呢。”

  “我才沒找他,”宗朝不打自招的說道。

  林煜看他口是心非的樣子忍不住笑了,一旁的顧遠則若有所思的想道:沒想到平日里看維楨沉默寡言的,竟然還勾搭上了林煜身邊的小侍衛?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90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直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k线图入门与技巧 福彩3d开奖下载 文商期货配资网 内蒙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心水一点是什么字 福建快3网上买 贵州快3012路 一分十一选五走势图 山东快乐扑克3技巧 网上博彩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3d试机号开奖号走势图 幸运赛车选号技巧心得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