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宗朝見林煜出了祠堂,忙放下手中短刀,擦了擦額頭上晶瑩的汗珠,迎上去叫了聲:“相爺。”

  林煜抬起頭看著他笑了笑,臉上已經沒有一絲方才失魂落魄的痕跡,就好像什么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宗朝放下心來,一臉驕傲的說道:“相爺,我總算把當年師父留下來的刀譜全都練完了,現在可厲害了呢。”

  “那陳伯要是知道,可要好好夸夸你了。”林煜一臉溫和的看著他道。

  “那是當然,”宗朝眉飛色舞的說道:“說不定我現在比那個悶葫蘆還要厲害了,得找個機會跟他打一架試試。”

  “你怎么老想著跟人打架?”林煜失笑道:“人家究竟是哪里得罪你了?”

  “我就是看他不順眼,”宗朝撇了撇嘴道:“您沒看他天天那個樣子,跟誰欠了他銀子一樣,相爺您不知道,他可壞了,今天還當著我的面欺負司先生呢。”

  “司先生?”林煜挑挑眉毛:“司伯淵?怎么欺負的?”

  “今天從檀香山回來,您跟西南王在前面,我們三個騎著馬跟在后面,司先生想跟我說話,還夸我來著,”宗朝說到這,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道:

  “司先生興許是跟相爺一樣的讀書人,可和善了呢,可那周維楨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叫司先生閉嘴,司先生好像很怕他,馬上就不敢說話了,還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

  宗朝回憶著,憤憤的說道:“一看就是周維楨仗著自己功夫高,平日在王府里沒少欺負司先生。”

  “是么?”林煜有些玩味的看著他道:“我們阿朝真是俠義之士,還知道為人打抱不平了。”

  “嘿嘿,”宗朝紅著臉道:“都是相爺教的好。”

  林煜忍著笑點了點頭,這司伯淵他也見過兩面,雖然一副風流儒雅的樣子,可眉眼間卻透著股干練沉穩,不像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倒是給他一種城府頗深的感覺,至于周維楨么,雖然是劍圣的徒弟,武功自然是了得,可林煜總覺得二人之間,受欺負的應該是周維楨才對。

  “阿朝,司先生他可會武功?”

  宗朝聞言仔細想了想,片刻卻搖了搖頭道:“我看不出來,司先生的氣息很怪,像是被隱藏起來了一樣。”

  “哦?”林煜挑眉問道:“在你面前還能把自己的氣息隱藏起來,豈不是個高手?”

  “未必,”宗朝皺眉道:“他并不是刻意收斂著,而是好像他根本就沒有氣息一樣。”

  林煜卻被他這話逗笑了:沒有氣息?那還是活人么?“

  “所以說很怪嘛,”宗朝有些想不通的說道:“我也說不上來那種感覺,但是看他的樣子應該是跟相爺您一樣文弱吧?”

  “人不可貌相,”林煜意味深長的說道:“就像西南王,我現在也拿不準他了。”

  “對啊,”宗朝點頭道:“本來以為偷盜布防圖,還有殺死琉芳齋管家的事情都是他所為,可是現在看來,西南王才是個受害者啊,況且他又活不久了,何必來折騰呢?”

  “是啊,何必折騰呢?”林煜喃喃道:“他就算是報了仇,坐上了皇位,可過不了幾年皇位還要易主,何必呢?”

  宗朝有些疑惑的看著他道:“難道您還覺得這些事都是他做的?”

  “說不準,”林煜搖了搖頭道:“可他嫌疑最大。”

  “您說他會不會是為了幫五皇子?”

  “不會,”林煜沉吟道:“一來五皇子沒必要冒險謀反,二皇子雖為長子,可朝中老臣大多還是偏向沉穩低調的五皇子,他若是真想謀反,又何必辛辛苦苦尋了祁霜寒去給皇上續命呢?”

  “二來西南王自知身中寒毒,冒險幫了五皇子坐上皇位,卻也一樣是白白折騰身體,為他人做嫁衣,就算是與五皇子兄弟情深,卻也不值得他這樣做。除非是五皇子能給他他最想要的東西。”

  “他最想要的東西?”宗朝思索道:“那不就是寒毒的解藥?”

  林煜點點頭道:“對,可我已問過祁霜寒,寒毒無解。”

  林煜是不懷疑這句話的,祁霜寒是大名鼎鼎的一代毒圣,心高氣傲,這次若不是五皇子的手下陰差陽錯的救了他一命,恐怕就算是皇上用金山銀山相求,他也不會多看一眼。

  “那他不就完全沒了這么做的理由?”宗朝道:“我要是他,就不會再來京城了,倒不如安安心心在西南好好養著身體,說不定還能多活上幾年。”

  “是啊,”林煜喃喃著閉上了眼睛道。

  片刻,他突然睜開眼睛,直直的看著宗朝道:“不對,”

  “哪里不對?”宗朝疑惑道。

  林煜眼神清明的說道:“今日從檀香山回來時,他問我為什么要追查鄭家的事。”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他說的是鄭家的事,而不是寒毒的事——可我只是去找了慧榮法師問寒毒的事情,也從未提起過當年鄭家一事,他是如何得知呢?”

  “是啊,”宗朝恍然大悟道。

  “除非他早就知道皇上給他下毒一事和當年鄭將軍戰死是有關聯的,才下意識的說出了這句話。”

  林煜冷笑道:“可鄭將軍之死現在已經無人提起,況且此事表面看并無蹊蹺,當年朝中知道內情的大概也都被皇上封了口,我父親雖查到了蛛絲馬跡,卻也絕不會告訴其他人,那么西南王究竟是從何得知呢?或者說,他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知道這件事的?”

  宗朝有些愕然的說道:“相爺您的意思是——有人把這些事情告訴了他,西南王知道了自己的父親竟如此心狠手辣,于是拼著自己死也要報仇?”

  林煜有些木然的看了看天道:“西南王絕非池中之物,不會輕信別人,告訴他的人必定是他極為信任的人——會是誰呢?他當真要拼個魚死網破么?”

  “相爺,”宗朝張了張嘴,似乎有些猶豫的說道:“其實我覺得,現在的皇上實在稱不上是位明君,若真是五皇子或者西南王取而代之,未必就是件壞——”

  “住嘴,”林煜少見的呵斥他道,眼神凌厲的掃了宗朝一眼:“這話你不該說。”

  “我,”宗朝有些委屈的想要辯解,林煜卻打斷了他,繼續說道:“或許皇上不是明君,可若是有人謀反,必定又是一場腥風血雨,最后無論花落誰家,受苦的不還是天下無辜的黎民百姓么?”

  宗朝聞言垂下眼睛,低低的說了一聲:“我知道了。”

  林煜沒有理會他,只是依舊看著天上流轉變幻的云彩,似乎是自言自語般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說道:“你究竟還騙了我多少?”

  近日里,有關丞相和西南王的風流故事已逐漸退出了京城里街坊間茶余飯后閑聊的話題,主要是那些話本越來越離譜,畫師大多完全憑著自己的想象,畫出來的兩個人跟本尊差了十萬八千里,就算是林煜跟顧遠一起手牽手的走在街上,都未必能被人認出來。

  上面又有官府的人壓著,說是再有人議論此事就要問罪,這些流言自然也就在激起了一片水花后逐漸沒了響動。

  林煜是松了口氣,可二皇子卻坐不住了。

  恭王府

  “你說林煜在靜遠寺碰見了顧遠,然后一起騎馬回來的?”顧宇面色陰沉的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侍衛問道。

  “千真萬確。”侍衛恭恭敬敬的垂著頭說道。

  “好啊,”顧宇摩挲著手中的茶盞,冷笑道:“難不成這兩個人還真是斷袖?串通好私下幽會的吧,不然怎么在哪都能碰上呢?”

  侍衛沒有做聲,顧宇又自顧自的說道:“西南王是個病秧子也就罷了,可他林靖言好端端的,都快到而立之年了,怎么也不曾娶妻呢?”

  “你說,他是不是還真就是個生來就喜歡男人的?”顧宇舔了舔嘴唇道:“我那弟弟倒是真漂亮,是不是在床上特別會討好這位丞相,才把他勾的五迷三道的?”

  “這,”跪在地上的侍衛面露難色,不知該說些什么好。

  “搞得本王都有些想試試了,”顧宇的目光開始變得猥瑣了起來:“他們不是情投意合么?本王偏要棒打鴛鴦。”

  侍衛有些遲疑的抬起頭問道:“王爺打算如何做?”

  顧宇臉上掛著不懷好意的笑容道:“備馬車,回宮找我那妹妹去。”

  譽王府的馬車在京城內自然是人人都要避讓的,半柱香都不到,便已暢通無阻的到了皇宮門口。

  進了宮,顧宇便命人換上了轎攆,抬著自己晃晃悠悠的朝后宮去了。

  到了凝香宮的門前,顧宇便下了轎,大步走了進去。

  凝香宮的宮人們見是二皇子來了,紛紛跪下行禮,領頭的丫鬟更是匆匆去向寧妃娘娘稟報了。

  寧妃娘娘正在和四公主顧淑在房內說著些體己話,這會兒聽說顧宇回來了,二人便都迎了出去。

  “兒臣參見母后,”隔著老遠,顧宇便朝著寧妃喊了一聲,還作勢要跪下行禮。

  “你這孩子,跟母后還拘什么禮,”寧妃有些嗔怪道:“知道經常回來看看就好。”

  一旁的顧淑也笑的開心:“二哥你可算回來了,這幾日都在王府里,也不知道回來看看。”

  顧宇臉上帶著笑,看了看自己的妹妹說道:“實不相瞞,二哥這回是有事需要你幫忙。”

  “我?”顧淑一臉疑惑道:“我能幫什么忙?”

  “進去說吧,”顧宇說著,便同兩人一起進了殿內。

  顧淑此時正值桃李年華,模樣隨了寧妃,鵝蛋臉,瑞鳳眼,亭亭玉立,嬌俏可人。

  剛坐下,寧妃便等不及的問道:“到底是怎么了,有何事需要你妹妹?”

  “不知妹妹可有意中人?”顧宇看著她問道。

  顧淑聞言羞紅了臉,低下頭道:“二哥哪里的話,我整日在這深宮之中,又如何會有意中人呢?”

  “那就好,”顧宇滿意的點點頭繼續說道:“我想求父皇為你和林相賜婚。”

  “什么?”寧妃和顧淑皆是大驚道。

  寧妃蹙著一雙好看的云煙眉道:“你先前不是說與林相交惡嗎?怎么現在又想著把你妹妹許給他了?”

  “正是如此才要把妹妹嫁給他,”顧宇做出一副高深莫測的表情道:“林煜與顧遠交好,顧遠又必定會向著顧軒,如此一來,林煜怕是要站到顧軒那邊去了,此人頭腦過人,日后說不定幫著顧軒給我使什么絆子呢。”

  寧妃點點頭道:“倒也有些道理,可前些日子京城里不是傳林煜和顧遠是斷袖么?你妹妹嫁給他可——”

  “母后不必擔心,”顧宇胸有成竹的笑道:“那傳言是我派人編的,有了父皇賜婚,他豈敢不從?以后讓淑兒給他吹吹枕邊風,他難道還能吃里扒外不成?”

  說罷,他轉頭問一直低著頭的顧淑道:“妹妹愿意嗎?”

  顧淑紅著臉抬起頭,小聲的說了一句:“我聽二哥的。”

  “哈哈,好,”顧宇滿面春光的說道:“我這就去求父皇賜婚。”

  顧淑聽到二哥說要自己嫁給林煜,心里其實是很高興的,她雖在深宮之中,可也聽宮人們說過這位年紀輕輕的丞相,天資聰穎,玉樹臨風,不知是京城里多少大家閨秀的夢中人。

  她也好奇,曾偷偷叫人給自己看過林煜的畫像,只看了一眼,就覺得這畫上的男子甚合心意,沒想到,沒想到自己竟真要成了丞相夫人了。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90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北京快乐8开奖历史 股票融资合同 排三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手机棋牌游戏 福彩陕西快乐十分钟 上海十一选五任选走势图 股票涨跌原理百度百科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众赢鑫配资 广西快乐十分助手下载 吉林11选五玩法介绍 福彩3d软件 湖北体彩11选5玩法 吉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股票手续费怎么算 贵州十一选五真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