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19章 第十九章

第19章 第十九章

  早朝

  慶元帝這幾日身體好了些,坐在龍椅上倒也不顯得那么老態龍鐘了。他聽著下面跪拜的群臣口中高呼著吾皇萬歲,心里不禁冷哼了一聲,這些人表面對他忠心耿耿,實際上私下里早已各自站好了隊。

  五皇子還好,這些年來二皇子卻愈發的張揚跋扈,儼然已經以太子自居,那些附庸二皇子的官員們私下里也自稱□□。

  可沒人知道,慶元帝心里壓根就不想讓出這個皇位。

  慶元帝打小就感情淡薄,生性多疑,是前朝的幾位皇子中性格最孤僻的一個。

  老皇帝并不喜歡他,可慶元帝就是一心想要坐上那個皇位,有了這個執念,他人也變得越發陰狠,不是自己的東西,那就搶,他這一生除了皇位幾乎無欲無求,沒有親情也沒有愛情,仿佛只為了坐上龍椅而活。

  后來,他私下里使了許多見不得人的手段,才終于坐上了這個夢寐以求的皇位。朝中大臣都在揣測慶元帝為什么遲遲不立太子,其實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的這些個兒子在他眼里壓根就沒有這個皇位重要,他近年來身體不濟,私下里讓人遍尋名醫,為的就是能夠續命,在這皇位上多呆幾年。

  大臣們都以為今日的政事已經議完了,卻聽見慶元帝突然發了話:“眾愛卿以為,朕百年之后,有哪個兒子堪當重任?”

  朝中眾臣聞言皆是一陣議論紛紛,接著就開始七嘴八舌的爭論了起來。

  “啟稟皇上,二皇子文韜武略,自然是太子的不二人選。”

  “皇上明鑒,五皇子沉穩持重,生性良善,必能保大慶王朝百年昌盛啊!”

  “二皇子為長兄,應當是太子首選。”

  “皇上三思啊,二皇子雖年長,可論天資并不及五皇子!”

  林煜就這么淡然的站在一側,冷眼看著這群吵吵嚷嚷的大臣,并不參與他們的爭執。

  滿朝文武好像都忘了皇上還有一個兒子一樣,誰都沒有為西南王說過一句話。群臣也知道這位丞相對于黨爭之事向來是袖手旁觀的態度,因此也并沒有人企圖將他拉入這場紛爭之中。

  可事與愿違,皇上偏偏開了口:“林相,你怎么看?”

  林煜萬萬沒想到皇上會突然發問,他略一沉吟,還是答道:“皇子們皆為龍鳳之姿,各有千秋,微臣不敢妄言。”

  慶元帝早就料到了他的態度,卻并不打算就此結束這個話題,他狀似不經意的繼續問道:“那林相以為西南王如何?”

  此問一出,其他正爭的面紅耳赤的大臣們也都噤了聲,一個個都等著看林煜如何作答。

  林煜心里也是一驚,莫非是京城里的流言已經傳到了慶元帝的耳朵里?他心下暗暗思索,不慌不忙的答道:“西南王雖在軍事上有所建樹,可身體虛弱,怕是不能當此重任。”

  他這話是順著慶元帝的心思說的,果然,慶元帝聽后便點了點頭道:“西南王出宮之時就曾在朕前立誓,此生戍守西南,永不爭奪皇位。”

  群臣心里都跟明鏡似的,皇上不喜歡這個兒子,自然有的是辦法把他逐出皇權之外,只是今日突然提起,恐怕是為了敲打一下丞相,叫他不要與西南王走的太近。

  林煜心里有苦卻說不出,他知道皇上今日是何意,可他卻無法告訴皇上自己是為了查證才跟他走的近了些——

  這一來是沒有證據,林煜也不敢斷定西南王就是包藏了禍心;二來是皇上本就不喜歡這個兒子,萬一直接動了殺心,那西南局勢必定會大亂,到時候連帶著國家局勢動蕩不安,苦的還是天下的黎民百姓,所以他只能暗中摸清,再想辦法以最小的損失止住這場禍事。

  “立太子一事朕再想想,眾愛卿無事便可以退朝了。”慶元帝說完,群臣便伏身跪拜后散去了。

  “相爺,您等等,”

  林煜一只腳剛跨出殿門,便聽見身后有人叫自己,他扭頭一看,原來是皇上身邊侍奉的王公公。

  “公公有何事?”林煜停下來問道。

  “是皇上邀林相去御書房一敘,”王公公弓著腰說道:相爺請吧。

  林煜點點頭,便與王公公一起往御書房走了過去。

  剛一進門,林煜就看見皇上身邊還站著一個人,他先恭恭敬敬的行了禮,這才有些疑惑的問道:“徐太尉也在?”

  “是朕叫你們兩個過來的,”慶元帝開口說道:“方才徐太尉說你還在查布防圖被盜一事,還已經查到了二皇子身上?”

  “正是,”林煜有些無奈的說道,沒想到徐太尉竟然已經上報了此事。

  慶元帝繼續問道:“可查到了什么?怎么沒來跟朕說說?”

  “此事有些棘手,”林煜苦笑道:“微臣尚無證據表明此事的幕后指使者究竟是誰,本想等查明了再上奏。”

  “雖然還未查出真兇,可林相未雨綢繆,已經傳信給微臣,換了京中布防。”徐太尉開口道。

  “靖言謹慎,這件事做得很好,”慶元帝點點頭,繼續說道:“你盡管查下去,不管背后是何人指使,都要把他揪出來。”

  “微臣遵命。”林煜垂首應道。

  慶元帝沉吟片刻,突然又開口問道:“這件事與西南王是否有牽扯?”

  林煜暗暗思索了一番,答道:“尚未有線索指向西南王。”

  慶元帝聞言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道:“靖言,朕倚重你忠心耿耿不偏不倚,從不插手黨爭之事,你可莫要讓朕失望啊。”

  林煜抬起頭,不卑不亢的迎著慶元帝的目光答道:“臣定不負皇上厚愛。”

  慶元帝笑了笑,御書房里的氣氛才突然輕松了些,一旁的徐太尉也替林煜擦了把汗,他先前也聽到了京城里的傳言,自然明白皇上今日話中的深意。

  “行了,今日就到這,你們先回去吧,”慶元帝擺擺手道。

  林煜和徐太尉松了口氣,正打算告退,慶元帝卻突然又開口說道:“靖言,你也不小了,挑個中意的名門閨秀成婚吧,朕給你做媒。”

  林煜心里咯噔一下,模棱兩可的說道:“那等微臣有了意中人,再來叨擾皇上。”

  慶元帝仿佛早料到了他會這么搪塞過去,不再多言,示意二人退下。他看著林煜挺拔修長的背影,心中的懷疑卻更甚了些,莫非林煜果真是不喜女色——有斷袖之嫌?

  林煜一臉心事重重的回到府中,仔細想了想皇上今日所言,不禁有些脊背發涼。皇上擺明了是懷疑他已經站到了二皇子的陣營里,才故意瞞報包庇二皇子。

  林煜直覺有人故意在皇帝面前將他與二皇子劃在了一起,這人應該是皇上極信任的暗探,會是誰呢?林煜想到這里不禁皺了皺眉頭,他曾經也以為自己是慶元帝的心腹,可到頭來卻還是一樣被猜疑。

  宗朝捧了杯毛峰來,放到林煜面前的桌子上,有些疑惑的問道:“相爺這是怎么了?怎么今日上朝回來一直愁眉不展?”

  林煜端過茶盞抿了一口道:“皇上看來是也聽到了些傳言,開始有些懷疑我了。”

  “懷疑您?”宗朝瞪大了圓圓的眼睛道:“您一片丹心天地可鑒,皇上可真是糊涂了。”

  “不要無禮,”林煜溫和的笑笑:“我懷疑是有人故意為之。”

  他想了想,接著說道:“皇上應該是有個極為信任的暗探,這個人把我正在查的事情全部告訴了皇上,還影射我故意包庇二皇子。”

  “他為什么要這么做?”宗朝氣鼓鼓的問道:“可是與相爺有過節?”

  林煜笑著搖了搖頭:“不是與我有過節,怕是想要借著我把禍水引到二皇子身上。這人恐怕還告訴了皇上我與西南王有斷袖之嫌,所以皇上今日還跟我提了娶親一事。”

  “一派胡言,”宗朝皺著眉頭道:“西南王美是美,可相爺您肯定是喜歡女人的,對吧?”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宗朝本就是隨便一問,林煜卻突然猶豫了起來。他長到二十七歲,從未有過動心的女子,那西南王若是個溫婉賢淑的女子,娶了倒是也不錯。

  林煜被自己突然冒出來的想法嚇了一跳,宗朝見他默不作聲,有些狐疑的問道:“相爺?您該不會真的看上了那個西南王吧?”

  “瞎說什么,”林煜趕緊打斷道,可不知為何總有些心虛的感覺。

  宗朝卻并未發現,無意識的岔開了話題道:“這個暗探是誰,相爺心里有數了么?”

  “還不知道,”林煜沉吟道:“但這暗探既然是誤導皇上,定是有所圖謀,背地里說不定還有其他主子。”

  “會不會是五皇子指使的?”宗朝問道。

  林煜點了點頭道:“現在看來,只有五皇子指使才說得通了。這個暗探對我們的一舉一動了如指掌,徐太尉今日與我一起被皇上叫到御書房,應該是皇上今日問了他我在查案子的事情,所以暗探應該不是他。”

  “那會不會是慎刑司的人?”宗朝靈光一現,忙搶著說道。

  林煜贊許的對他笑道:“不錯,現在腦子越來越靈光了。”

  宗朝得意的笑了,卻聽見林煜又說道:“可除了慎刑司的人,西南王府的人也同樣有嫌疑。”

  宗朝恍然大悟道:“對啊,西南王這段時間也算是對我們的一舉一動了如指掌。”

  “對,”林煜緩緩的說道:“而且他與我一同去過琉芳齋,知道那枚扣子的事,之前皇上命我暗中派人監視西南王府,現在想來,他恐怕還在西南王府中埋下了暗探想要盯住顧遠。”

  “可皇上卻萬萬沒想到,那暗探竟也有二心,”宗朝皺眉道:“這暗探自己恐怕也沒想到他潛伏在顧遠身邊竟陰差陽錯的得知了這么多關于相爺查案的事情,倒是正中了他的下懷,在皇上那踩著相爺您咬了二皇子一口。”

  林煜聞言忍俊不禁道:“只是猜測而已,況且慎刑司的人也未必就沒有嫌疑。”

  “那可怎么辦?”宗朝覺得有些棘手。

  “我們在明處,他在暗處,只能靜觀其變了,看他會不會露出更多馬腳來。”林煜卻好像一點不著急的樣子,仍舊是波瀾不驚的笑道。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89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山西休彩11选五走势图 快乐10分中奖规则下载 新快3 如何分析股票行情数据 2013年排列5走势 在线配资开户全信久联配资 体育彩票怎么买法 体彩飞鱼游戏 6 1浙江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走势 湖北楚天福彩30选5 有正规的期货配资平台吗 白小姐开奖查询 京东股票行情查询 浙江11选五任五投注技巧 仙牛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