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16章 第十六章

第16章 第十六章

  “什么?”韓璽聞言大驚,手中的茶杯險些掉到地上:“您這是何意?”

  “我是何意,韓大人還不清楚么?”秦玨笑得愈發意味深長。

  韓璽壓抑住自己的震驚,從椅子上站起來,撲通一聲跪到了秦玨面前:“將軍恕難從命,卑職奉命率三千精兵戍守昱嶺關,若將軍想要借道,還需上報朝廷,請皇上恩準。”

  秦玨好像早就料到了韓璽的反應一樣,一點也不驚訝的說道:“我敬佩韓大人忠心耿耿,可忠臣應當配賢明之君,韓大人不妨想想,當今皇上果真稱得上明君嗎?”

  “皇上九五之尊,豈容你我在此議論。”韓璽仍是跪在地上不為所動。

  秦玨冷笑一聲,繼續說道:“九五之尊?當年他聽信讒言害怕鄭將軍功高震主,逼迫鄭將軍交出兵權,衛國進犯時又派他前去驅敵,結果只給了他兩萬人馬,鄭將軍所帶兵力不足,被人埋伏,皇上假意派戍守京城的禁軍前去支援,卻不讓離戰場更近的鄭家軍有半分動作,他故意叫援軍在路上耽擱,生生拖得鄭將軍陷入絕境。”

  他說著,冷冷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韓璽:“你身為當年鄭將軍的舊部雖僥幸逃過一劫,卻被發配到這邊遠之地成了個守關的,妻子兒女雖然在京城之中,可也時時被眼線監視著,這樣的君王,你也要誓死效忠嗎?”

  “你是從何得知?”韓璽抬頭看他,一雙眼睛卻已被噴薄的憤怒染得通紅:“可那又如何,事到如今,誰坐在皇位上,我等就要效忠于誰!”

  “那鄭將軍呢?他一生為大慶王朝立下汗馬功勞,卻遭那昏君如此對待,誰來為他喊冤?”秦玨怒喝道:“鄭皇后也因此事受到牽連,好端端的卻因難產而死,三皇子也被安上了禍世災星的名頭,發配到西南邊境來——”

  “你說的這些不過是揣測罷了,”韓璽有些痛苦的閉上眼睛道:“又有誰能證明呢?”

  “鄭伯伯就能證明呀,”一旁一直安靜坐著的江雪影突然開口說道:“這些都是他親口告訴我們的。”

  “你說什么?”韓璽猛然將目光轉向江雪影,又看看秦玨,一臉震驚的問道:“鄭將軍不是已經身死戰場了么?”

  片刻,秦玨才緩緩開口道:“鄭將軍還活著。”

  “你莫要騙我,”韓璽有些激動的說道:“將軍在哪里?我要見他!”

  “那日與敵軍激戰之中,禁軍中有位個將領不忍看這個昏君如此殘害忠良,便派出一隊人馬快馬加鞭趕到帳前,將皇上的計劃私下告知了鄭將軍,勸他先撤離戰場。”

  秦玨嘆了口氣繼續說道:“可鄭將軍絕不肯做逃兵,直到最后被敵軍逼到懸崖絕境,軍中的副將拼死拉著將軍跳下懸崖,以血肉之軀護住了他,鄭將軍這才雖身負重傷卻保住了性命。”

  韓璽此時已說不出話來,這個鐵骨錚錚的漢子淚流滿面的喃喃道:“是秦南副將軍,是他。”

  秦玨緩緩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那便是我的兄長,我兄長從參軍開始變跟在鄭將軍的左右,那時我還小,兄長每次回家都會跟我講鄭將軍忠心耿耿保家衛國的故事,我現在還記得他那時充滿崇敬的神情。”

  他有些痛苦的閉上眼睛:“可就是這么一個他誓死追隨的將軍,卻被一個昏君害死在了戰場上。兄長死的時候我已在京城的禁軍中謀了個校官,后來卻被調到了西南,再后來便是三皇子被封為西南王。”

  “那鄭將軍呢?”韓璽有些焦急的問道。

  “西南王天縱奇才,比當年叱咤戰場的鄭將軍還要厲害,”秦玨眼里閃著光,繼續說道:“他十四歲那年一戰成名,后來,鄭將軍竟然找到了西南來。”

  他認真的回憶著:“他與西南王相認后,便一直隱姓埋名的在西南王府中深居簡出,輔佐西南王。”

  韓璽聲音有些發抖的問道:“所以西南王與鄭將軍靜候時機,意圖謀反?”

  “何來謀反?”秦玨怒喝道:“那昏君本就不該坐在這龍椅之上!他上位以來戰事連綿不絕,朝中忠臣敢于直言進諫著皆受猜疑迫害,我等不過是想要救天下蒼生于苦難之中!”

  韓璽怔怔的看著他道:“可我聽聞西南王從小疾病纏身,身體極弱,就算他真坐上了皇位,怕是也挺不了幾年。”

  “呵,疾病纏身?”秦玨冷哼一聲:“那是中了寒毒!那昏君竟狠毒至此,害死鄭皇后一家不算,連自己的親兒子都不放過,那寒毒是他親自命人一點一點給尚且年幼的三皇子下的!”

  “什么?”韓璽大驚失色道:“寒毒無解,毒圣祁霜寒又不知所蹤,這豈不是——”

  “無礙,”秦玨反倒是笑了:“已經無事了。”

  “什么?”韓璽瞪大了雙眼:“莫非——”

  秦玨笑著點點頭:“這些以后再慢慢說與韓大人吧,”他話鋒一轉,問道:“不知韓大人現在意下如何?”

  韓璽仍舊跪著,目光卻亮了幾分,他望著秦玨,字字清晰的說道:“只要見到鄭將軍,卑職愿率手下兄弟誓死追隨。”

  秦玨斂去了笑意,鄭重看著他道:“你可想好了?這可是重罪,若未成事,怕是要牽連一家老小。”

  “

  我鄭家軍,從不怕死。”韓璽目光堅決,一字一頓的吐出八個字。

  “好,”秦玨雙手將他扶起道:“韓大人明日便可隨我們回西南,親眼看看鄭將軍。”

  剛起身的男人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低聲哽咽了起來。

  京城的里有關丞相和西南王的各種傳言非倒沒有被壓下來,反倒是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只是沒有人再敢明目張膽的兜售話本,都改為私下傳閱,這反倒讓慎刑司和林煜更加頭疼。

  皇宮御書房

  慶元帝邊批閱奏折邊聽身邊黑衣男子向自己匯報。

  “皇上,這幾天京城里沸沸揚揚,全都是說林相與西南王是斷袖。”男子垂首說道。

  慶元帝重重的冷哼了一聲,將手里的折子摔在地上道:“折子也是千篇一律,全都是彈劾林煜,映射他與西南王不干不凈。”

  “這,”男子猶豫了下,還是開口說道:“卑職在京城百姓中暗中調查過,確實有不少人看見林相與西南王策馬同游,看起來甚是親密。”

  “胡鬧!”慶元帝又摔了一本折子道:“林煜怎會是那沉迷美色的昏庸之徒!”他頓了頓,有些嫌惡的說道:“不會是那災星想要興風作浪,故意接近林煜吧。”

  “卑職倒是有個猜測,”男子遲疑道:“林相有包庇二皇子之嫌,他會不會早就投靠了二皇子,此時與西南王接近也是想要幫二皇子拉攏?”

  慶元帝聞言沒有說話,仔細思索了一番才開口道:“繼續給我盯緊他們,”他頓了頓,又說道:“老五倒是挺老實,他那一派的人有什么動靜嗎?”

  男子想了想道:“五皇子為人持重,朝中支持他的也都是些穩重的老人,倒是沒什么人在這件事上下功夫。”

  “朕知道了,”慶元帝緩緩地點了點頭:“你先下去吧。”

  四月十五

  天色暗的越來越晚了,林煜剛吃過晚飯,便看見管家急匆匆的跑過來。

  “李叔,跑這么急做什么?”

  “相爺,”李管家顧不得擦擦額頭上的汗道:“二皇子來了。”

  他話音還未落,一個衣著華貴的年輕男子便帶著幾個隨從走到了后院。

  林煜一看來人,便馬上行禮道:“微臣不知二皇子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顧宇挑著唇角笑了笑道:“林相不必多禮。”

  顧宇與顧遠雖是兄弟,長相卻截然不同,顧宇容貌與皇上相仿,只是更加張揚跋扈,雖也稱得上英俊,卻讓人有些心生厭惡,顧遠的長相則更多隨了鄭皇后,雖精致卻絲毫不顯的女氣。

  林煜恭恭敬敬的將顧宇請到中堂落座,開口問道:“不知二皇子屈尊前來所為何事?”

  “無事便不能來看看林相嗎?”顧宇反問道:“怎么我那弟弟能三天兩頭的與林相同游,本王就不能呢?”

  林煜皺了皺眉頭,隨即客客氣氣的說道:“王爺誤會了,我與西南王不過偶遇,并未常在一起。”

  “是么?”顧宇看著他笑道:“可京城里的傳言不是這么講的啊。”

  “傳言而已,王爺不可輕信。”林煜仍舊淡淡的答道。

  顧宇看他這幅淡定的樣子,收起笑意直奔主題道:“林靖言,本王聽說你在查我手下的死侍?”

  林煜聞言卻溫和的笑了笑道:“微臣在查的案子確實與死侍有關,只是不知——那死侍竟然是王爺的人?”

  “好你個林靖言,”顧宇知道自己說錯了話,惱羞成怒道:“本王貴為皇子,養一些侍衛保護自己也是情理之中!”

  “王爺說的是,”林煜好脾氣的點點頭道:“微臣也并未覺得有何不妥。”

  “那你抓我的人做什么?”顧宇拍著桌子問道。

  “王爺是不是誤會了?”林煜面帶疑惑的問他道:“微臣怎敢對王爺的人動手。”

  顧遠看著他一副此事與我無關的態度,氣的咬牙切齒:“林相,本王勸你想想清楚,是做我的人還是與我為敵?”

  “微臣是大慶王朝的人,”林煜波瀾不驚的笑道:“至于微臣的敵人,自然是心懷鬼胎企圖威脅大慶安危之人——王爺是么?”

  “你!”顧宇氣的說不出話來,片刻,他冷笑道:“林靖言,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以為父皇就真的那么信任你?今日你不肯為我效力,日后本王叫你哭著來求我!”

  他撂了狠話便氣沖沖的拂袖而去,林煜則仍舊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在他身后恭敬地行了禮道:“微臣恭送王爺。”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89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江西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北京pk拾赛车计划分析 体彩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天津怎样查十一选五实时结果 体彩6十l开奖结果查询 三峡新材股票涨跌 广东南粤风彩36选7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湖北11选五中奖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怎样买中 股票短线操作方法 聚宝盆股票配资网 后三组选包胆什么计算得54注呢 平特一肖高手论坛免费 股票模拟炒股软件 手机炒股软件一般有什么功能图文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