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15章 第十五章

第15章 第十五章

  丞相府中

  林煜面無表情的看完了兩個暗衛繪聲繪色的表演。

  直到他接過暗衛手里的話本時,面上都還是一副波瀾不驚好像與此事無關的表情。

  轉折就發生在林煜打開話本的一瞬間。

  他幾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合上話本扔在了地上,咬牙切齒的問道:“這是誰畫的?”

  丁卯和戊辰二人看著一向穩重的林相突然變了臉色,瑟瑟發抖道:“還未查到。”

  “給我查,”林煜緊抿著薄唇道:“讓民間的暗衛阻止這些傳言,有誰再敢私下里售賣這種話本,以造謠滋事罪論處。”

  “是,”二人忙應道。

  兩個暗衛走后,宗朝忍不住好奇的撿起了地上的話本,他實在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樣的內容能讓一向溫潤如玉的相爺如此生氣。

  他隨手翻了幾頁,那頁寫的是西南王本是九尾狐妖,后來變成了個美麗的男子,迷得當朝丞相夜夜笙歌,從一代賢臣變成了個沉迷聲色的廢人。

  宗朝邊看邊義憤填膺道:“我家相爺怎么會輕易被九尾狐妖勾了魂魄,真是一派胡言。”

  林煜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問道:“好看?”

  宗朝頭都沒抬得答道:“故事編的倒是有些意思。”

  他說完這句話突然意識到了有些不對,忙合上話本,正看到自家相爺一臉揶揄的看著自己。

  宗朝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道:“相爺您也別動氣,等抓

  著造謠生事的人,我非扒他一層皮不可。”

  林煜嘆了口氣道:“怕是沒那么簡單,這分明是有人指使。”

  “誰要害您?”宗朝皺著眉頭想了想:“這再傳下去怕是要傳到皇上耳朵里了。”

  “這人的目的就是想要皇上知曉此事,從此對我心生嫌隙,”林煜淡淡的說道:“多半是宮里那兩個皇子在搬弄是非,我與五皇子不相熟,但前些日子查案子查到了二皇子豢養死侍,怕是他心中有鬼,察覺了以后想要報復我吧。”

  “真是卑鄙,”宗朝憤憤道,他轉念一想,又安慰林煜道:“不過那寫話本的倒還有點眼色,知道我家相爺才是上面的那個。”

  林煜剛喝了口茶想潤潤嗓子,聞言卻險些沒噴出來,他有些哀怨的看了一眼宗朝道:“你懂得還挺多。”

  宗朝眨眨眼,甚至有些驕傲的對林煜說道:“相爺你不知道,京城里有頭有臉的公子哥們現在都愛在自己府里豢養那么一兩個男寵,說是有些男人長得比女人還要漂亮呢。”

  林煜聽著這話,腦海里不由自主就浮現出了顧遠那張勾魂攝魄的臉,漂亮是真漂亮,可不像九尾狐妖,倒像是謫仙下凡。

  靖王府內

  話本上的另一個主角正捧著話本看得津津有味。

  周維楨看不下去的說了一句:“什么烏七八糟的東西。”

  “本王覺得這故事講得有些意思啊,”顧遠倒是一點都不生氣的笑道。

  “但是畫工太過粗糙,”司伯淵有些嫌棄的看著畫上九條尾巴的妖媚男子,道:“畫不出王爺風姿的萬分之一。”

  顧遠贊賞的點點頭,隨即又不滿道:“這畫畫的人是怎么搞得?怎么都畫的靖言在上?”

  “王爺英明神武,怎么可能委身人下,”司伯淵義正言辭的說道:“一定是畫畫的人眼瞎。”

  周維楨不想理他們,在心里默默想道,我倒是覺得狐貍精的樣子很適合你。

  “靖言想必是也已經看到了吧,”顧遠勾起唇角道:“不知他會不會害羞呢。”

  司伯淵搖了搖手中的折扇道:“林相一定會叫人阻止這些傳言。”

  “這么有意思的故事怎么能阻止呢?”顧遠漫不經心的挑起一縷頭發,眼神卻突然變得凌厲道:“那豈不是要叫皇兄失望了。”

  “王爺的意思是?”

  “當然是傳的愈廣愈好了,”顧遠意味深長的笑道。

  “屬下明白,”司伯淵了然道。

  “王爺,”不想加入這個話題的周維楨打斷了他們,將一張紙條遞到顧遠面前道:“剛傳過來的信。”

  顧遠接過紙條,展開一看,紙條上潦草的寫著幾個字:林煜猜破,京城換防。

  “好個林靖言,”顧遠合攏手指道:“竟比我想的還要聰明些。”

  “這豈不是壞了我們的事?”周維楨皺眉道:“先前那張布防圖豈不是沒用了。”

  “無妨,”顧遠笑的輕狂:“真以為沒了布防圖就能攔得住我?”他頓了頓,唇角的笑意更加狂妄:“我倒是越來越期待與林相交手了呢。”

  縉陽關是劃分開西南邊境七座城池城的一道關卡,出了縉陽關,沿著雁影山脈一路向北,便是昱嶺關。昱嶺地處中原地帶,位置十分顯要,若騎馬去京城也只需兩日便可。

  此時,七八個身佩長劍的人正快馬加鞭,沿著雁影山脈一路向昱嶺關去。

  最前面的是個約摸十六七歲的少女,她穿著一身鵝黃色的薄衫,一頭秀發編成了辮子垂在背后。少女皮膚很白,小巧的瓜子臉上一雙明眸顧盼生輝,雖然年齡不大,卻已經是個讓人挪不開眼的大美人了。

  “秦將軍,”少女回頭沖身后的人喊道:“還得再快些,得趕在太陽下山前到昱嶺關。”

  “好嘞,”她身后那個約摸三四十歲的精壯男子聞言夾緊馬腹趕了上去。

  身下的駿馬跑的飛快,少女卻好像一點都不覺得吃力,反倒是一臉愜意的同身邊男子聊著天。

  “秦將軍,你說我師兄他們怎么樣了呢?”少女有些天真的眨眨眼睛:“我下山以后就沒見過他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想我呢?”

  “姑娘莫急,”秦將軍柔聲道:“等我們拿下昱嶺關,就沿著雁影山脈一路北上,不久就能與王爺他們會合了。”

  少女聞言開心的笑了起來,一雙嬌俏的大眼睛仿佛更亮了些。這正是劍圣最小的徒弟,也是周維楨的小師妹江雪影。

  江雪影尚在襁褓之中就被父母遺棄在了江南名寺的門前,寺里的和尚便把她抱回去喂養。就這么長到了四五歲,遇見了恰巧來寺里捐香火的劍圣江晚楓,江晚楓打眼一看,便發現這小女孩竟然天賦異稟,于是心血來潮在寺里住了幾天,教了她些劍術。誰知小女孩竟是非常喜歡,一天到晚的纏著江晚楓。江晚楓一生未娶妻,見小女孩又聰明又可愛,干脆就收做徒弟帶在了身邊,寺廟里的和尚們給她取了名字叫雪影,江晚楓干脆就讓她隨了自己的姓。

  從江南回到無鏡山以后,兩個師兄見了這個軟軟糯糯的小師妹也喜歡的很,江晚楓更是把她當成了女兒一樣。

  周維楨下山輔佐西南王后,江雪影便也經常去西南王府看看,自然也與王府的眾人建立起了深厚的情誼。這次也是主動央求江晚楓想要下山助西南王一臂之力。

  秦玨是一直鎮守西南的一員大將,顧遠剛來西南時他也才二十出頭,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并沒有把這個不受寵的皇子當回事,可在一次異族入侵,大家都束手無策,朝廷也打算割讓兩座城池的時候,這個才十幾歲的王爺卻主動找他談了一夜,表示絕不可以就此退讓,并親臨戰場詳細部署了一套作戰計劃。

  西南將士們死馬當活馬醫的聽了這個王爺的話,沒想到卻大獲全勝,生生將善于騎射的羌族趕出邊界十余里地。

  顧遠一戰成名,隨后的幾次大小戰役中皆是不顧自己身體虛弱,親臨大軍帳前,久而久之,西南的將士們都對顧遠心服口服,打心眼里效忠西南王,連帶著都開始唾棄當朝的昏君。

  再后來,羌族進犯的次數越來越少,都在傳言說西南王是修羅轉世,一雙手可在戰場上翻云覆雨扭轉乾坤。戰事少了,西南百姓也都安居樂業,漸漸過上了富足的生活。

  一行人快馬加鞭,總算是趕在太陽落山之前趕到了昱嶺關。

  夕陽染紅了半邊天,給江雪影帶著薄汗的臉上鍍上了些紅暈。她抬起手臂,用衣袖擦了擦額角的細汗,翻身下馬。

  “你們是什么人?”戍守在昱嶺關的侍衛們攔住了他們。

  “我們是西南王府的人呀,”江雪影甜甜的笑著道:“來找韓大人的。”

  “西南王府的人?”侍衛仿佛有些懷疑似的打量著他們。

  秦玨從懷中掏出一枚令牌在侍衛面前晃了晃道:“我乃西南戍遠大將軍秦玨。”

  “卑職參見秦將軍,”侍衛看了令牌,忙俯身跪拜道。

  他使了個眼色,身后的侍衛們忙將關門打開,將一行人迎了進去。

  守在昱嶺關的校尉韓璽正在關內盯著手下操練,卻見一行人牽著馬走了進來。

  他定睛一看,為首的男子竟然是戍遠大將軍,韓璽忙上前行禮道:“卑職不知將軍來此,有失遠迎。”

  秦玨不以為意的笑笑,示意他親身道:“我等此次前來并不是為了通關,是有事要與韓校尉商量,便沒有提前知會。”

  韓璽心里有些驚疑,卻還是恭恭敬敬的將他們請到了屋內。

  昱嶺關地勢險要,條件自然也十分艱苦,戍守在此地的三千將士幾乎是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房屋都是用山上的木材搭建,雖然簡陋,卻也足以遮風擋雨。

  秦玨吩咐隨行的侍衛們候在院子里,自己和江雪影同韓璽一道進了屋內。

  韓璽給二人倒了茶,坐下問道:“不知秦將軍此次前來所為何事?”

  秦玨喝了口茶潤潤嗓子,才緩緩放下茶杯沉聲道:“我們想要借個道。”

  “借道?”韓璽楞了一下道:“這還不好說,將軍過便是了,卑職絕不敢阻攔。”

  “不是我,”秦玨微微笑了,一字一頓的說道:“是我西南十萬大軍想要借道昱嶺關。”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89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辽宁十一选五当日开奖时间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今期开七星彩结果查询 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9肖计算公式 如何买股票新手入门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手机赌博澳门网站 江苏11选五奖结果 海南七星彩专家杀号 红马甲炒股软件 排列三预测分析 时时彩平台送体验进 幸运农场走势预测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30选5第175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