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14章 第十四章

第14章 第十四章

  好在顧遠只是說笑,也并沒打算真問出什么來,林煜這才松了一口氣。他剛端起茶盞,卻見顧遠拖著下巴對他說道:“這下面實在是熱鬧的很,靖言就不好奇這花魁到底長什么樣子?”

  “不——”林煜剛說了一個字,顧遠卻已經站了起來,憑欄看著下面,朗聲笑道:“既然是游街,何必蒙著臉呢?”

  樓下塵香樓的人和看熱鬧的百姓們聞言都伸長了脖子往樓上瞧,這一瞧,可在人群中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這是哪家的公子哥,怎么生的比姑娘還漂亮?”

  “京城有這么一號人物?怎么之前沒見過?”

  “天仙下凡啊。”

  林煜端起茶盞,借著喝茶隱去了唇角的笑意。顧遠有多好看他很清楚,這下怕是大家都忙著看他,反倒是沒空去理會那個花魁了。

  許是聽見了周圍人的感嘆,那花魁也忍不住揚起了蒙著面紗的臉循聲向樓上望去,只見一位身形修長的男子慵懶的倚在欄桿處,一雙桃花眼帶著三分笑意,幾縷發絲在柔柔的春風中肆意飛揚,偏又帶著些與生俱來的與生俱來的貴氣,叫人看的挪不開眼去。

  面紗下的女子有些怔怔的望著他,只一眼,便好像再不能忘卻。

  “哎呀這是哪家小公子,可真是好相貌,”花魁馬側花枝招展的老鴇掩著嘴吃吃的笑了起來:“公子可是看上了我家姑娘?”

  “那總要看了才知道,”顧遠漫不經心的挑挑眉毛,對老鴇笑著說道。

  還不等老鴇接話,馬背上的花魁卻突然伸出手挑開了自己的面紗,她有些羞怯,卻仍是直直的看著顧遠道:“小女楚清源,不知公子可還滿意?”

  周圍的人興許是都沒想到這花魁竟然如此大膽,紛紛伸著脖子向她看去。

  林煜也透過欄桿瞧了兩眼,塵香樓不愧是京城最大的風月之地,馬背上的女子一張小巧精致的鵝蛋臉,一雙杏眼顧盼流轉間脈脈含情,嘴唇紅艷艷的,讓人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難得的是她眉眼間還未沾染上青樓的風塵氣,只像個明艷動人的大家閨秀。

  “哎呀,你怎么把面紗給掀了,”老鴇在一旁手忙腳亂的喊道:“快放下去。”

  “放下去做什么?”顧遠勾起嘴唇笑道:“美人不就是叫大家欣賞的,你說對吧,靖言?”

  林煜沒想到顧遠會突然扭頭問自己,下意識的便答道:“對。”

  楚清源這才注意到二樓欄桿處還有一位正端坐喝茶的青年,他只微微扭頭看了自己一眼,卻也是副溫潤如玉的好相貌。

  楚清源并未理會老鴇,反而是沖著顧遠微微一笑道:“十五晚上,清源在塵香樓等著公子,還望公子千萬要賞臉。”

  她說罷便放下的面紗,并不理會圍觀百姓的調笑聲,老鴇見狀忙沖顧遠又咧開了一個俗媚的笑容,招呼著家丁門繼續牽著馬往前走了。

  顧遠這才又坐回了林煜對面,端起茶盞潤了潤嗓子。

  “王爺真要去?”

  “嗯?”顧遠不答反問道:“靖言想去?”

  “不想,”林煜搖搖頭道:“況且那清源小姐只邀了王爺一人。”

  “那靖言想不想叫我去?”

  “……”

  林煜啞然,他不知顧遠何意,頓了頓才開口道:“微臣怎敢左右王爺,只是,”他看了看又有些輕咳的顧遠道:“有些擔心王爺的身體吃不消。”

  顧遠聞言微微一愣,隨即大笑了起來:“靖言多慮了,況且近來天氣暖和了許多,我的病情已經不甚要緊了。”

  一頓飯吃完已經是下午了,顧遠牽了馬便輕車熟路的將林煜送回了丞相府。

  顧遠自己則策馬回了靖王府,他剛一進門,周維楨和司伯淵便迎了上來。

  “王爺,今日那林相可有不妥?”周維楨有些擔心的問道。

  顧遠挑眉笑笑:“能有什么不妥,無非就是順著琉芳齋懷疑到了本王頭上。”

  “那他豈不是會對王爺動手?”

  “動什么手?”顧遠不以為意道:“他又不是個傻子。”

  司伯淵聞言搖著手中的折扇笑道:“動手不會,動心倒是可能。”

  “……”

  周維楨一臉無語的看著笑的一點都不正經的兩人,覺得自己還是不要說話比較好。

  顧遠卻順著司伯淵的話說道:“本王也覺得,林相每次看我的眼神都脈脈含情。”

  “王爺玉樹臨風,任誰看了都要動心,”司伯淵臉不紅心不跳的拍著馬屁。

  顧遠摸摸下巴沒有說話,自己和林煜不過見了幾次,卻慢慢覺得這丞相有些意思,長得也好看,讓人忍不住想撕開他那副清冷的外表看看,這人心里是不是也這么無波無瀾。

  “王爺,”周維楨忍不住提醒道:“你之前還說過要是麻煩的話找機會除掉他就好。”

  “本王什么時候說過?”顧遠不認賬道:“靖言忠賢之士,我怎么會除掉他呢?”

  “……”

  變得真快,周維楨默默的想道。

  “我也記得沒有,”司伯淵也附和道。

  真是狗腿,周維楨有些嫌棄的瞪了他一眼。

  “對了,今天有人一直在暗處跟著我們。”

  顧遠正色道,其實他在獅子樓就發現有人藏在圍觀的百姓里一直暗中觀察著他們,只是跟林煜在一起不方便,便沒有理會,誰知道那人竟一直跟著他到了王府。

  “今天你和林相一起,想必不會是林相的人。”司伯淵思索道。

  顧遠點點頭:“想來想去會這么防著我的大概就是宮里那個老東西了吧,”他勾勾唇角道:“他怕不只是防著我,還防著林煜吧。”

  “對,這才剛叫人去暗示了一番,他就已經對林相起疑了。”

  司伯淵接著說道:“還有二皇子,我們把他手下的一個死侍抓走,林相又抓了他別院里的管家和丫鬟,他定是也發現了林相在追查他豢養死侍的事情。”

  “那林煜豈不是成了眾矢之的?”顧遠挑起眉毛:“趁他自顧不暇的時候,叫秦將軍他們快些拿下昱嶺關線上守城的官員,好讓我們的兵力從西南沿著雁影山北上。”

  “是,”周維楨應道。

  顧遠像是又想起什么似的,笑著說道:“今天見了塵香樓的花魁,她像是對本王一見傾心了,邀我十五去塵香樓。”

  “王爺要去?”周維楨忍不住說道:“可那是風塵之地。”

  “風塵之地才是情報聚集的地方,”司伯淵道:“王爺若是有心,不妨把那花魁發展成我們的人?”

  “我正有此意,”顧遠點頭道:“等到十五,你們先隨我去看看吧。”

  丞相府

  宗朝正等在門口,等林煜一進門便忍不住問道:“相爺怎么與西南王呆了這么久?”

  “他同我到浮云山腳下看桃花去了,”林煜說著,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對宗朝說道:“教我騎馬吧。”

  “啊?”宗朝有些反應不過來的摸了摸腦袋,問道:“相爺您不是自小就不愿意學嗎,怎么突然——”

  “圖個方便,”林煜忍不住回想到今日因不會騎馬迫不得已與顧遠同乘的樣子,禁不住有些羞愧。

  “也好,”

  宗朝沒有再多問,心想相爺愿意學騎馬倒也是件好事。

  “對了,你今日事情辦得怎么樣?”林煜正色問道。

  “我一大早就去慎刑司找肖大人說明了情況,他叫副司長祝鈞等明日再去太尉府。”

  “如此甚好,”林煜點點頭。

  京城里這兩天不知怎么的突然流出了一個傳言,這傳言不知從何而起,卻有模有樣的愈傳愈廣,儼然已成為了街坊四鄰們茶余飯后最愛聊的話題。

  慎刑司在民間的暗線眾多,這則流言自然是很快就傳到了肖衛的耳朵里。

  “據說那天有好多人都看見塵香樓花魁楚清源當街向西南王好,可謂是一見傾心。”

  “對對,然后那西南王面對美人投懷送抱不為所動,并且邪魅一笑,抱住了身邊的俏丞相,說——”

  “本王今生只愛煜兒一人。”

  肖衛和祝鈞扶著腦袋一臉頭疼的看著兩個一唱一和的暗衛。

  “好了好了,”祝鈞受不了的擺擺手道:“那你們有沒有打聽到此事究竟是真是假?”

  “是真的,”暗衛丁卯趕緊點頭道:“那天西南王和林相在獅子樓吃飯,很多人都看見了。”

  “對,我們問了很多人呢,”暗衛戊辰補充道:“還有人說看見他們策馬同賞浮云山十里桃花。”

  “那有沒有查到流言的出處?”肖衛問道。

  丁卯和戊辰面面相覷,叫苦道:“我們去查了,可是很多人都是道聽途說,根本找不到源頭。”

  祝鈞嘆了口氣,對肖衛說道:“也不知道是誰瞎了狗眼,竟敢編排林相和王爺。”

  “算了,還是先將此事告與林相吧。”肖衛無奈的說道。

  “我們這里還有話本可以佐證,”丁卯忙從懷中掏出幾本話本來遞給肖衛。

  肖衛和祝鈞微微有些驚訝,接過話本一看,也沒寫作者是誰,每本的名字都不一樣,祝鈞剛一翻開便愣住了。

  那頁畫的正是紅燭暖帳,林相滿眼含春的將嬌弱的西南王壓在床上的場面。

  祝鈞默默的合上了話本。

  肖衛倒還比較幸運,他翻開的那本沒這么香煙的場面,只是一些膩膩歪歪的情話。但是肖衛想了一下西南王千嬌百媚的倚在林相懷里叫著相公的樣子,還是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片刻之后,肖衛清清嗓子道:“此事事關林相與西南王的清譽,要馬上去丞相府匯報此事。”

  祝鈞聞言默默的扭過頭去說道:“別讓我去,我沒臉說。”

  肖衛便將目光投向面前的丁卯乙二人道:“你們去吧。”

  兩個暗衛倒是絲毫不覺得尷尬,揣起話本就領命直奔丞相府去了。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8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极速赛车免费计划五码两期 天津体彩11选五技巧 安徽快3预测网站 海南飞鱼彩票销售点 p62走势图带连线 qq幸运农场在线计划 红牛在线配资出金 广西快乐十分历史开奖走势图 股票怎么玩 深圳股票指数 山西20选8走势图 工行理财产品bb18020 广东快乐十分手机助手 三个骰子大小玩法规则 浙江15选五走势图表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