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13章 第十三章

第13章 第十三章

  永福巷內,噠噠的馬蹄有力的敲打著青石板鋪成的路面,林煜看著眼前的街景,有些疑惑地問道:“王爺這是要去哪?”

  身后人帶著笑意答道:“市井風光有什么好看,我帶你去京郊賞十里桃花如何?”

  林煜聞聲不再多言,默默的閉上了眼睛,他其實自幼都有些恐懼高處,到了年紀也并沒有像其他世家公子那樣學習騎馬,雖然西南王□□的駿馬跑的又快又穩,林煜卻還是有些抑制不住的臉色發白。

  顧遠一路上倒也并未多言,不知過了多久,他用力勒住韁繩,迫使駿馬穩穩地停了下來,隨即抱著林煜翻身下馬道:“到了。”

  林煜這才回過神睜開眼睛,臉色還有些蒼白的看了看四周,顧遠所言非虛,他們正站在浮云山腳下,漫山遍野當真是有十里桃花開的正盛。

  顧遠就站在和煦的春風里看著他,一頭墨色長發如瀑布般灑落他在肩頭。明眸皓齒,顧盼生輝,林煜只覺得眼前人比這十里桃花還要明艷幾分,生生叫他挪不開眼。

  “美嗎?”顧遠挑眉問道。

  “美,”林煜喃喃道,他只覺得自己心如擂鼓,思緒雜亂,竟不知是人美還是花美。

  笑意暈開在顧遠灼灼如月華的眼眸里,他看著林煜,低聲道:“可我覺得,這桃花比不上你。”

  林煜聞言心跳竟漏了半拍,他垂下眼簾強做鎮定的說道:“王爺說笑了。”

  顧遠這話倒也攙著幾分真心實意,若不是氣質太過清冷,林煜這款溫婉嫻靜的模樣倒是正對自己的胃口,他看著林煜仿佛有些躲閃的眼神,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怎么這丞相在自己面前總是那么容易害臊?

  顧遠正要繼續調笑,林煜卻突然正色問道:“王爺先前可曾去過琉芳齋?”

  “去過,”顧遠不假思索的點點頭:“我這次剛入京時便聽人說京城有間叫琉芳齋的鋪子有些好看好玩的小玩意兒,心生好奇,便去看了看,”他說到這,笑著搖了搖頭道:“可也不過如此。”

  顧遠并未刻意隱瞞,反而回答的滴水不漏,倒叫林煜不知道該怎么問下去了。顧遠瞧他皺著眉頭,便關切的問道:“怎么,是這琉芳齋有什么不妥之處?”

  林煜盯著他仿佛不見底的深邃眼瞳,沉聲說道:“我查案子時發現了些疑點,昨夜叫人折回琉芳齋一探究竟,可知情的那個管家卻被人殺死了。”

  “竟如此大膽?”顧遠有些吃驚的問道:“究竟是何人敢在林相眼皮子底下動手?”

  林煜看著顧遠,若是裝出來的,那西南王此人的演技倒真是跟真的一樣,他繼續試探道:“我雖不知此人身份,卻也有了些猜測,不知西南王可有聽聞前些日子太尉府失竊一事?”

  “太尉府失竊?”顧遠聞言仿佛更加驚訝了:“太尉府有重兵把守,怎會有人如此大膽去行竊?”他眼神一凜,看著林煜問道:“靖言此意,莫非與殺死琉芳齋管家是一人所為?可這兩者又有什么關系呢?”

  “此事發生在王爺進京之前,”林煜神色緩和道:“有人夜入太尉府企圖偷盜京城布防圖,不過所幸布防圖完好無損,那賊人被當場擒獲,只是他什么都不肯說,慎刑司的人干脆就把他殺了。”

  顧遠皺著眉頭,仿佛想到了些什么,說道:“既然如此,那一定是有人藏了謀逆的心思,如此看來——豈不是幾個皇子嫌疑最大?”他轉頭看著林煜,恍然大悟道:“我說林相怎么百忙之中抽空來陪我解悶?原來是我成了林相懷疑的對象啊。”

  “微臣不敢,”林煜說著,一雙丹鳳眼卻不卑不亢的看著他道:“只是想起來便隨口說說,王爺莫要多心,若真論起來,幾個皇子里面該是王爺嫌疑最小才是。”

  “無妨,”顧遠毫不在意的擺擺手,對林煜說道:“若真是懷疑,靖言盡管調查便是,本王定當全力配合。”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林煜總覺得西南王的笑容里閃過了一絲說不出的狂妄,他朝顧遠略一躬身道:“微臣先謝過王爺了,王爺放心,若是真有人狼子野心,微臣定要拼盡全力,護這王朝周全。”

  他聲音不大,卻字字有力,顧遠挑挑眉毛看著他的眼睛低聲說道:“那本王就先替父皇謝謝你這份忠心了。”

  宮中

  御書房內,慶元帝斜靠在雕龍畫鳳的金絲楠木椅子上,聽著身旁一個年輕男子低聲向自己匯報。

  “林相已經查出二皇子在京城西郊的一所別院中養了三十死侍,前些日子偷盜布防圖一事十有八九正是二皇子手下死侍所為。”男子垂手站在慶元帝身側道。

  “哦?”慶元帝枯瘦的手指叩了叩桌面,問道:“可有證據?”

  “有,”那男子點點頭道:“后來林相在事發地發現了一枚瑪瑙扣子,這才追根溯源一路找到了二皇子身上。”

  “那他為何還不上奏?”

  “這——”男子有些遲疑的說道:“朝中大臣早就分成兩派,唯獨林相遲遲未表明立場,他或許是怕日后諸多不定因素,想要明哲保身?”

  慶元帝微微坐直了些,緩緩開口道:“林家世代忠臣,林煜不至于因為怕日后被報復而知情瞞報。”

  “那難道是——相比五皇子,林相更中意二皇子?這才瞞著此事沒有稟報圣上?”

  慶元帝聞言皺了皺眉頭,嘆了口氣道:“竟連林煜都要參與黨爭了么。”

  男子看了眼慶元帝,有些猶豫的開口道:“還有一事臣不知當講不當講。”

  “但說無妨。”

  “近日里林相似乎與西南王交往甚密,臣以為有些不妥。”

  “什么?”慶元帝瞪大了眼睛問道:“他們怎么會湊到一起去?”

  男子搖了搖頭道:“微臣不知。”

  慶元帝怔怔的看著前方,片刻,對男子說:“你先下去吧,好好留意林煜與那個災星。”

  “是,”男子應聲道,隨即恭恭敬敬的出了御書房。

  男子走后,慶元帝獨自一人看著空空蕩蕩的房間有些失神,他知道自己命數將盡,子嗣也稀薄,他遲遲不肯立太子就是怕過早的引起爭斗,他在皇位上坐了二十多年,知道這大慶王朝在異族的騷擾下早已千瘡百孔。他還害怕自己那個災星兒子,雖然顧遠智謀過人,率領將士保住西南一方周全,可越是這樣他便越是害怕,怕有朝一日顧遠會率兵長驅直入踏平京城,將自己從皇位上趕下來。他一直是倚重林家的,可近來卻有一些奏折明里暗里的指向林煜,暗示他與二皇子有勾結。慶元帝生性多疑,便動用了自己埋在慎刑司中的心腹暗中調查,結果雖晦暗不明,可還是在慶元帝心里埋下了懷疑的種子。

  回到城內已是正午,街道兩邊各式小販的吆喝聲不絕于耳,人群熙熙攘攘,入眼皆是一片太平盛景。

  四月的陽光已經有些刺眼,林煜坐在馬背上瞇著眼睛,他平日里忙的幾乎抽不開身來,自然也沒什么機會在這繁華熱鬧的市井中瞧瞧。從進了城門開始,顧遠就不得不放慢了速度,城內人群太密,這匹棗紅駿馬也只能走的慢慢悠悠小心翼翼,這倒是合了林煜的心意,顧遠在城郊策馬疾馳的時候他只覺得胸悶難受,連眼睛都睜不開,這會兒總算能緩一緩了。

  “靖言,”

  低沉好聽的聲音在自己背后響起,林煜下意識的扭頭問道:“嗯?”

  誰知竟正撞到身后人的肩膀上,林煜有些吃痛的轉了回去,顧遠卻低低的笑了起來。

  “我們找家酒樓吃飯吧,”顧遠帶著笑意的聲音說道:“總在府里,都吃膩了。”

  他看似詢問,語氣卻不容商量,還沒等林煜開口便繼續問道:“靖言自幼長在京城,可否知道有什么好地方?”

  林煜無奈,只能順著他的話答道:“東南角有家做淮揚菜出名的獅子樓,不知王爺意下如何?”

  “好,”顧遠勾唇一笑:“靖言喜歡的地方自然是差不了。”

  說著,便按著林煜指的方向策馬走去。

  獅子樓

  顧遠挑了二樓的臨街的雅座,向下看去,街道的繁華景象盡收眼底。

  一旁的店小二正眉飛色舞的介紹著自家店內的招牌菜,樓下卻突然熱鬧了起來。

  顧遠聽見敲鑼打鼓的聲音,忍不住向下看去,只見一個馬夫牽著一匹雪白的高頭大馬正慢悠悠的從樓下經過,馬上坐著一個蒙著面紗的紅衣女子,看身段倒是婀娜動人。周圍還有幾個護衛模樣的人正在敲鑼打鼓,圍觀的百姓早已將本就不寬的巷子圍了個水泄不通。

  “這難道是哪家的新嫁娘?”顧遠有些疑惑地問道,自己常年不在京中,難道這些年來民風竟已變得如此開放,新嫁娘竟要拋頭露面的游街示眾?

  林煜只往下瞥了一眼,還未做聲,一旁的小二就笑著答道:“這位爺一看就不是京城人吧?這哪里是新嫁娘,這是塵香樓的花魁游街。”

  “哦?”顧遠聞言饒有興致的看向林煜:“靖言可知這塵香樓是什么地方?怎么花魁還要游街?”

  “京城最大風塵之地罷了,”林煜眼里有些淡淡的厭棄,卻還是答道:“據說塵香樓每年都會選一位花魁,選出來后便會游街告知京城的風月人士。”

  “對對,這位爺說的都對,”小二在一旁滿臉堆笑道:“只是據說今年的這位姑娘是沒落的官家之后,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聽人說還是個雛兒呢,所以這多的是人想要一睹芳容。”

  顧遠笑著點點頭對小二說道:“你先挑招牌菜上幾個吧,再上壺茶來。”

  “好嘞,”小二應著,便一溜煙的跑了下去。

  顧遠轉頭看著林煜,有些戲謔的問道:“靖言怎么對這些風月之事如此了解?莫非也曾在這塵香樓結交過幾位紅顏知己?”

  “不曾,”林煜聞言只是淡淡的笑道:“微臣并無沾花惹草的嗜好。”

  顧遠繼續笑著打趣道:“靖言按說早已到了成家的年齡,可有中意的女子?”

  不知為何,林煜腦中卻突兀的想到了顧遠。林煜揉揉額角,看來自己是與他待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不然怎么會生出這種荒唐的想法。

  “嗯?”顧遠看他好像有些愣神,又開口問道。

  林煜回過神來,有些不自在的輕咳了一聲:“沒有。”

  顧遠了然的點點頭,突然又問道:“京城這么多名門之女怕是都擠破了頭想要嫁入丞相府吧,莫非靖言不喜歡女子?”

  林煜忙搖了搖頭,還未說話,方才下去的小二正手腳麻利的提著一壺茶跑上來,口中喊道:“上好的綠楊春一壺,菜馬上就好,二位爺請稍等。”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88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一品香3d预测号码 浙江20选五大星走势图 今天天津十一选五五开奖结果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湖北30选五的走势 群英会 福彩3d各类和值谜 有没有靠谱的股票配资平台 陕西快乐十分彩票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福建快3第49期 国内十大炒股软件排行 澳洲快乐8官方开奖 367好彩1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东软集团 排列五走势图带坐标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