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8章 第八章

第8章 第八章

  “那林相今日是否得空?接下來去哪?能否帶上本王一起?”顧遠挑眉看著他,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這林相爺好像是有些不敢看他。

  那是自然不行,接下來還要去琉芳齋查那瑪瑙扣子的事,西南王雖然與此事似乎沒有牽連,可畢竟是皇子,理應回避,得找個理由拒絕他,可林煜抬頭一看到顧遠的眼睛,舌頭卻仿佛不聽使喚了一樣,然后,他聽見自己低聲說了一個字:“好。”

  ……

  一旁的宗朝都愣住了,他看著林煜張了張嘴,似乎想要提醒什么,但顧遠卻抬手做了個請的姿勢,對林煜說:“既然如此,林相不妨與我同乘。”

  “這,”林煜有些猶豫,可誰叫自己鬼迷心竅,這會兒后悔想拒絕也沒用了,只得說了聲:“好吧。”

  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看了看宗朝,對顧遠說道:“只是我還帶了隨從,”

  “無妨,”顧遠不緊不慢的打斷他,轉頭對身后的黑衣侍衛道:“維楨,你與林相的侍衛騎馬跟著我們,其他人就先回府吧。”

  “是,”周維楨拱手領命道。

  宗朝瞪著圓圓的眼睛,仿佛還是不敢相信自己就這么被安排了一樣,直到自家相爺和那美的不似凡人的西南王一同上了馬車,身后那個叫周維楨的侍衛忍不住提醒他:“愣著做什么?快些上馬。”

  他忍不住瞪了周維楨一眼,卻也只能乖乖的翻身上馬,嘴里嘟噥著:“這王爺連選個侍衛都要這么漂亮,跟個姑娘似的。”

  “漂亮的跟個姑娘似的”周維楨聞言腳下一滑,差點沒踏空摔下來,宗朝見了,又忍不住小聲嘲諷:“繡花枕頭,長得好看有什么用,上個馬都上不利索。”

  周維楨深深吸了口氣,假裝什么都沒有聽到,修長的小腿一夾馬腹,喝道:“駕!”

  宗朝雖不情不愿,卻也只得跟了上去。

  馬車內,顧遠與林煜并肩而坐,王府的轎子雖然寬敞,可總歸是個密閉的空間,顧遠身上淡淡的荼蕪香氣飄入林煜的鼻腔,舒緩了他緊繃的神經。

  林煜想了想,開口說道:“王爺,可否去趟琉芳齋?微臣還有些事情要查清楚。”

  “好啊,”顧遠笑著應道,隨即掀開轎簾吩咐道:“去琉芳齋。”

  吩咐完,顧遠扭頭笑吟吟的看著正襟危坐的林煜道:“王爺王爺的叫著,怪生疏的,你我年紀相仿,日后也不會不曾同朝為官,不必拘謹,我表字慎之,林相叫我慎之就好。”

  “微臣不敢,林煜微微頷首道:“王爺貴為龍子,與微臣尊卑有別。”

  顧遠聞言卻好像聽到了什么笑話一樣,忍不住笑出了聲來:“龍子?有我這么慘的龍子?這滿朝文武除了林相,怕是不會有第二個人將我放在眼里吧。”

  “王爺切勿輕慢自己,”林煜轉身看著他認真的說道:“若是有哪個不長眼的沖撞了王爺,知會我便是。”

  林煜的聲音很溫和,仿佛有種安撫人心的魔力,顧遠心里雖然對這些場面話嗤之以鼻,卻仍是心情好更了幾分。他懶懶的笑道:“既然如此,我還要承蒙林相照顧呢,林相又比我年長兩歲,說起來,我豈不是要叫林相一聲哥哥了?”

  顧遠的這聲哥哥仿佛是根羽毛,輕飄飄的吹過林煜的心頭,他不禁別過眼,道:“微臣不敢當。”

  “怎么就不敢當?”顧遠突然向身側的林煜靠近了幾分,輪廓完美的嘴唇幾乎要貼上林煜瑩白的耳垂,低聲道:“就當本王命你這么叫我,你要違抗么?”

  感受到顧遠呼吸間的氣息噴灑在自己的耳側,林煜渾身都有些僵硬,他穩了穩心神,不動聲色的說道:“微臣不敢。”

  “那就這么說定了,你也并不是我的下屬,不必以微臣自稱,隨意些就好,”顧遠笑著移開了些,開玩笑的說道:“以后若是叫錯,我可要罰你了。”

  林煜暗暗舒了口氣,低聲應道:“是。”

  他摸不清顧遠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自己與西南王從前并無交集,為何要刻意與自己親近?林煜正想著,顧遠卻又在一旁問道:“靖言,你還沒告訴我去琉芳齋做什么?”

  “微臣,”林煜剛說了兩個字,就看到顧遠挑起了眉毛,忙改口道:“我手上有個案子,有一樣證物是出自琉芳齋,需得去查查看。”

  顧遠竟然出乎意料的只是點點頭便不再多問。

  這王爺倒不是個好奇的,林煜心想,剛好,不必再想什么理由去搪塞他。

  “咳,咳,”身側的顧遠竟又突然咳嗽了起來,有些纖弱的身體仿佛禁不住顛簸似的往旁邊歪了歪,林煜眼疾手快的伸手輕輕扶住他的肩膀。

  好在這次沒有咳出血來,林煜皺了皺眉頭,問道:“王爺千金之軀,可要好好調理才是。”

  “嗯?”顧遠斜眼看著他,戲謔的笑道:“叫錯了。”

  林煜這才反應過來,只得說道道:“這實在不妥,還請王爺不要難為我了。”

  顧遠笑了笑并不再計較,這才答道:“我打小便是如此,早就習慣了,調理不好的,現在還有些冷,等入了夏便好了。”

  林煜雖不精通醫藥,卻也略知一二,肺癆之人是見風咳嗽,可眼下已經快入夏了,京城的春天本就沒什么風,天氣一天比一天暖和,可顧遠仍說要等入夏才會好些。這倒是跟身中寒毒一模一樣,日日都要忍受徹骨的寒涼,獨夏天最炎熱的時候會疼的輕些。

  林煜微不可查的嘆了口氣,看來宮里的傳言十有八九是真的,鄭皇后已經不在了,皇上又怨恨顧遠,誰會這么狠毒,向一個無依無靠孩子下如此毒手呢?

  正想著,轎子卻穩穩當當的停了下來,外面傳來周維楨的聲音:“王爺,琉芳齋到了。”

  林煜聞言幫顧遠掀起了轎簾,隨他一起下了轎子,面前正是一座裝飾考究的二層小樓。琉芳齋雖然賣的都是些值錢的東西,鋪子卻并沒有開在京城最繁華的地段,反倒是藏在京城東北角一個僻靜難找的巷子里,頗有些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意思。

  進了這扇鏤空雕花的金絲楠木大門,便有一陣淡淡的熏香彌漫在空氣中。林煜其實是不怎么喜歡這些香噴噴的東西的,但是唯獨顧遠身上的荼蕪香氣讓他討厭不起來。偌大的鋪子里其實并沒有擺多少東西,只有幾個下人在柜子前忙活著,看到林煜和顧遠進門,忙停下手中的活計招呼起來。

  琉芳齋的東西大都價格不菲,進進出出的也都是非富即貴的人物,時間久了,里頭的下人也都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打眼一看,便知道客人有幾斤幾兩。這會兒見著這顧遠和林煜,也都是笑開了花,二人皆是天人之姿,就這么站在柜前,都好像是剛下凡的神仙一樣,特別是穿著一身墨綠色云錦長衫的這位,更是俊美的讓人挪不開眼。

  管家不敢怠慢,忙滿臉堆笑的問道:“二位公子想看點什么東西?”

  林煜溫和的笑道:“不知老板這有沒有撫溪紅瑪瑙?”

  “有有有,”管家只覺得這位溫潤如玉的公子連說話都讓人仿佛如沐春風,他一邊問林煜道:“公子是想送人還是自己用?”一邊催促旁邊的小二:“快去把那幾個撫溪紅瑪瑙的物件拿出來讓公子掌掌眼。”

  “好嘞,”小二應著,一溜煙的跑上樓去拿東西了。

  管家搓著手對他們二人說道:“二位公子先請坐,馬上就來。”

  林煜點點頭正要坐下,顧遠卻往柜臺邊上走了幾步,他伸出手拿起柜臺上擺著的一支做工細致的青玉簪子細細看了起來,管家見狀忙上前去,有些浮夸道:“公子真是好眼力,這支簪子是方才有個貴客要看的,還沒來得及收起來,這可是極品的蒲山青玉,雖然看似簡單,可您瞧,這尾端鏤空雕著的云紋,跟真的似的,您要拿去送給心上人,不知道有多討喜呢。”

  顧遠似笑非笑的聽完了他的話,卻突然轉頭看著林煜道:“我看這簪子確實挺好看的,倒是跟靖言很相配。”

  管家聞言倒是驚了一下,心里暗暗想著,難道這二位公子不是尋常關系?

  林煜愣了下才反應過來顧遠在打趣自己,忙擺手道:“爺您說笑了。”

  顧遠沖著他笑了笑,剛要說什么,剛剛上樓拿東西的小二便端著一個紅木托盤下來了,顧遠便沒再說話,放下那根簪子坐到了林煜旁邊。

  小二把托盤放到二人中間的桌子上,管家便開始一樣一樣的介紹:“您看,這有扇墜,鐲子,扳指……”

  林煜看了看托盤里的物件,打斷道:“有扣子么?”

  “扣子?”管家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似的應道:“您想要扣子啊,得拿料子定做,現成的可沒有。”

  林煜點點頭,從袖中取出一方手帕打開,里面赫然是一枚紅瑪瑙的袖扣。他抬頭問道:“您瞧瞧,這扣子是您這出去的么?”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88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东方6十1中几个号有奖 宝利配资 如何看出来是真钱假钱 河南11选五怎么玩 上海十一选五规律 双面盘时时彩平台 江西多乐彩前三直选最大遗漏 江西快3官方下载 pc蛋蛋全包投注 今日股票推荐短线个股推荐 理财收益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 和讯投资靠谱吗 特马网站今晚开特马 浙体育彩票6十1开奖号 那个时时彩平台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