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5章 第五章

第5章 第五章

  林煜本打算領著他先先去稍近二皇子處,途徑御花園,卻恰巧碰到了正陪瑜嬪一起散步賞花的五皇子顧軒。

  林煜忙帶著顧遠上前給瑜嬪請安,瑜嬪是個典型的江南女子,眉黛如遠山,身形如弱柳,溫溫柔柔,惹人憐愛。顧軒的容貌雖不似母親那般出眾,卻也端方如玉,透著股溫文爾雅的氣息。

  這位五皇子倒是個好教養的,見了自己這個不受寵的哥哥,也恭恭敬敬的行了禮道:“臣弟昨日剛聽聞皇兄回京的消息,正準備擇日去靖王府拜見皇兄,今日倒是巧了。”

  顧遠也彬彬有禮的笑道:“又是一年未見,皇弟是愈發的一表人才了。”

  瑜嬪看著他們溫溫柔柔的笑道:“慎之有心了,還特意來看軒兒,不如同我們一道回去用膳吧?”

  “多謝娘娘好意,可兒臣還未去拜訪皇兄,”

  這話雖是回絕,可對著這樣一張好看的面孔,卻也讓人生不起氣來。

  林煜趁著他們客套,不著痕跡的打量著顧軒身后的隨從,顧軒的隨從皆衣著樸素,并未見有誰的衣服上綴著瑪瑙扣子,

  此時聽到顧遠回絕,便也同他一起告退了。

  林煜心事重重的帶著顧遠穿過御花園,又走了一段,到了二皇子顧宇的重華宮。林煜請值守的宮人稟報,宮人卻略帶歉意的笑了笑道:“林相今日來的真是不巧,二皇子出宮了。”

  林煜挑了挑眉,看著顧遠,有些無奈的說道:“既然如此,王爺只好另挑日子再來了。”

  顧遠好脾氣的頷首笑道:“無妨。”

  兩人正要走,重華宮的門卻被人從里面打開了,恰巧從里面出來了一個黑衣侍衛。

  這個侍衛顯然只認得林煜,一見他便忙拱手行禮道:“卑職見過林相。”

  林煜的雙眼卻已經被這個侍衛拱手時露出的袖扣吸引住了——那正是一枚紅瑪瑙的扣子。

  他瞇起眼睛,不動聲色的問道:“你是二皇子身邊的侍衛?”

  “正是。”那侍衛應道。

  林煜點了點頭道:“那就有勞你待二皇子回來稟報一聲,西南王顧遠今日前來拜訪。”

  “是,”那侍衛這才反應過來,忙朝著顧遠拜了一拜:“卑職失禮了。”

  顧遠不以為意的笑道:“你先前從未見過本王,不怪你。”說完他便看著林煜道:“那林相就先帶我出宮吧。”

  兩人一路沿著宮墻折了回去,走到一處宮門前,顧遠卻突然停了下來,林煜有些不解的回頭看他,這才發現他們正經過鄭皇后生前所居的淑華宮。顧遠駐足而立,仰頭看著緊閉的宮門,好看的眉眼微微蹙起,眼神里似乎透出了點悵然的氣息。

  林煜默默嘆了口氣道:“王爺請節哀,要不微臣隨您進去瞧瞧?”

  顧遠垂在身側的手指微微握緊,唇角卻還是扯出了一絲笑容:“不必了,睹物思人而已,說起來,這淑華宮也是本王長大的地方。”

  他斂去了眸中的不知名的情緒,對林煜說道:“走罷。”

  林煜看著眼前有些頹然的絕色王爺,莫名的有些想伸手拍拍他肩膀,卻也不敢僭越,只是應輕輕了聲:“好。”

  兩人一路無言的出了宮門,便看到了早已在門口候著的馬車,林煜正要朝顧遠行禮告辭,顧遠卻先笑意盈盈的走近一步,微微俯身,直勾勾的盯著林煜低聲道:“林相今日可有尋到自己想找的東西?”

  林煜有些愣怔的看著這張近在咫尺的臉龐,他幾乎能感受到顧遠說話間的氣息,混著衣衫上淡淡的荼蕪香氣,讓他的心跳都莫名加快了幾分。

  可他很快便反應了過來,不著痕跡的往后退了一步道:“王爺此言何意?”

  眼前丞相一向波瀾不驚的臉上微微有些泛紅,更是讓顧遠起了分戲謔的心思:

  “在御花園見五皇子時林相好像一直在打量,像是在找什么東西,”他正說著,突然又跨了一步欺身向前,幾乎要把林煜逼退到宮墻根上,輕聲說道:“還是本王猜錯了?”

  林煜只覺得被他湊近的那只耳朵像是要燒起來一般,有些不自在的微微側過頭,避開了他灼灼的目光,答道:“是王爺多慮了。”

  “是么?”顧遠意味深長的看了眼林煜發紅的耳垂,噙著分不怎么正經的笑意直起身來:“那本王就先回府了,改日再會。”

  他說罷便徑直上了靖王府的馬車,直到看著靖王府的馬車漸漸消失在視線之內,林煜的心跳卻也還未平復。他自認自己方才在宮內十分謹慎,這西南王究竟是看穿了自己的意圖還是——他早知如此?

  “相爺,”宗朝看著自家相爺魔怔般的盯著靖王府的馬車,忍不住開口問道:“您這耳朵怎么紅了?”

  林煜回過神來,有些不自在的上了轎子道:“無妨,回府吧。”

  清風拂來,周維楨瞥見微掀的轎簾內兀自笑的春風滿面的自家王爺,還是忍不住低聲提醒道:“王爺方才是否太過囂張了?”

  “囂張什么?”顧遠臉上掛著絲意猶未盡的笑意道:“你是沒看到,都說林靖言此人沉穩持重,可誰知這般容易臉紅,若我是女子,這林相怕是會動心呢。”

  林相怎么會蠢到對你這種一看就妖媚惑主的狐貍精動心。周維楨心里想著,默默轉過頭去,不再看主子這張滿是戲謔的美艷臉蛋。

  距上次入朝已經過了幾日,自那天從宮中回來,林煜便叫慎刑司的人去查探二皇子身邊是否有侍衛失蹤。可這畢竟是宮里的事,林煜即便是有手眼通天的本事,打聽到的消息也僅僅是些皮毛而已。

  此時,林煜正坐在太尉府正廳的太師椅上,等著與徐太尉商議此事。

  “林相久等了,”林煜正沉思著,一個頭發花白卻神采奕奕的男子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對他略一拱手道。

  林煜抬頭看了來人,忙起身回禮道:“軍中事務繁雜,多虧了太尉操勞,晚輩今日實在是有事求教才來叨擾。”

  “哪里的話,”徐太尉朗聲笑著示意林煜坐下,自己也坐在了與林煜相對的太師椅上,問道:“林相今日前來究竟是所為何事?”

  林煜略一沉吟,低聲說道:“晚輩聽聞二皇子結黨營私,私下培養了一批死侍替自己去辦些隱晦的勾當,不知太尉可有聽聞此事?”

  “確有此事,”徐太尉聞言微微皺了皺眉頭道:“二皇子先前差人在京城西郊購置了一處別院,在那里養了約莫二三十個死侍,這皇子嘛,自然也有些自己的考量,但也沒鬧出什么動靜,我就沒去插手,莫非是出什么亂子了?”

  “晚輩懷疑這些死侍與前幾日布防圖失竊一事有關。”林煜沉聲道。

  “什么?”徐太尉大驚道:“這種話可不能亂講——皇上就這兩個能繼位的兒子,五皇子出身不如二皇子顯赫,這皇位十有八九就是二皇子的,他何必冒這個險呢?”

  “太尉不必驚慌,我也只是懷疑,”林煜輕輕笑了,抿了口茶繼續說道:“雖說二皇子生母寧妃娘家勢大些,可也沒到皇上要以立儲來討好的地步,何況二皇子行事乖張,不如五皇子溫厚,皇上未必就喜歡他。”

  徐太尉聽罷點點頭:“林相所言有理,可皇上的心思難琢磨,我一介武官,就只管保全這皇城的穩固,怕是也幫不上林相什么。”

  “正是因為太尉不參與黨爭,我才敢放心講這些事講與太尉,”林煜笑盈盈的看著他道:“我想請太尉抽調些身手好的侍衛去盯著些二皇子養的死侍們。”

  “這倒不難辦,”徐太尉頷首應道:“那我就抽些人去暗中跟隨,如有異動,讓他們直接向林相稟報便是。”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林相一片忠心,日后若因國事需借調些兵權,盡管開口便是。”

  林煜聞言站起身來,恭恭敬敬的又朝徐太尉行了一禮道:“多謝太尉了。”說罷,他像是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問道:“太尉覺得西南王此人如何?”

  “西南王?”徐太尉有些疑惑地看著林煜道:“他在京城的名號倒是不怎么響,可幾年前西南邊境異族頻頻入侵,我曾奉命率兵巡視過西南邊境,整個西南七座城池的百姓提起西南王皆是交口稱贊,他身體羸弱,卻聰慧過人,親臨之戰無一敗績,如同修羅在世,打的那些異族聞風喪膽,若不是皇上偏見太重,怕是大有可為。”

  “修羅?”林煜喃喃道,這與自己見過的那個孱弱美艷的西南王著實相距甚遠,倒不如叫狐貍精更恰當些吧。

  “林相?”徐太尉看他半天不答話,問道:“莫非你以為西南王也有牽連?”

  林煜聞言回過神來擺了擺手道:“我只是不知西南王竟是如此厲害的人物,有些意外罷了。”

  “我初次見他也著實震驚,誰能想到這樣天人之姿的病弱青年竟是敵軍口中的修羅閻王呢?”徐太尉不以為意的笑道:“但西南王是不可能奪嫡的,他身患重疾,打小就泡在藥罐子里續命,就算坐上皇位也挺不了幾年,他自己也心知肚明,更不會折騰。”

  “那太尉可知西南王得的究竟是什么病?因何染上?”

  林煜問罷,徐太尉卻放下手中的茶盞,頗有些神秘的湊近林煜,壓低聲音說道:“說是肺癆,可也有些蹊蹺。”

  林煜聞言皺起眉頭接著問道:“那是?”

  “本來也沒人提起這事,可后來啊,三皇子被皇上打發到邊陲封了西南王,宮里以前伺候鄭皇后的一個老嬤嬤也從宮里出來了,她出了宮,先是住在京郊的一個小院里,整日整日的看著宮里的一些個老物件發呆。”徐太尉頓了頓,仔細回想著說道:“后來突然就瘋了,逢人便說有人給鄭皇后的兒子下寒毒,要害死他。”

  “鄭皇后的兒子,那不就是現在的西南王么?”

  “正是,”徐太尉意味深長的看著林煜道:“西南王那時候還是三皇子,按說這皇子得病,就算宮中太醫治不好,也該將病癥昭告天下尋坊間神醫,可皇上非但沒有為三皇子繼續醫治,反倒是秘而不宣,拒絕了多個聽聞此事想要進宮為三皇子診治的名醫,這實在是不合常理,除非——”

  “除非皇上知道三皇子并非身患重病,而是被人下了沒有解藥的寒毒。”林煜握著茶盞的五指收攏,沉聲道。

  “可皇上并未查辦這下毒之人,大概是因為他本就厭棄這個兒子吧,所以是死是活他根本不想管,”徐太尉頓了頓,繼續說道:“三皇子是皇家的棄子,林相大可不必在他身上費功夫,他在京城沒有根基,翻不出天去。”

  林煜沒有答話,若真是如此,那西南王的身體自然是不容樂觀,林煜雖不是江湖中人,可也對寒毒略知一二。此毒為江湖中鼎鼎大名的毒圣祁霜寒所制,若連續服用一月,毒性便可深入骨髓,侵染臟器,中毒之人終年手腳冰冷,體內寒氣淤積,雖不會使人暴斃,卻經年累月一點點腐蝕身體,直到經受不住慢慢死去。最重要的是,寒毒無解,而祁霜寒成名之后云游四海,早已不知所蹤。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88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期货理财平台 最好独平一码高手论坛 股票配资0配资658 江西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三种股票分析方法 河北快三和值 股票发行价格定义 辽宁11选5交流群 bbinApp下载 股票涨跌的基本原理 排三开奖奖结果专业走势图 上海十一选五今日一定牛 浙江6 1中奖规则 买体育彩票用什么软件 浙江11选5选号技巧 快3开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