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3章 第三章

第3章 第三章

  林煜將西南王一行人安置在靖王府后便回到了丞相府內,他突然想起了袖中還帶著血跡的手帕,便吩咐府內的小廝打盆水送到書房里來。

  “相爺,”宗朝看著正挽著袖子細細搓洗手帕的林煜道:“這種事,吩咐下人去做就好了,您何必自己——”

  話還未說完,便被林煜溫和地打斷了:“這是我娘留給我的,我想自己洗。”

  宗朝聞言悄無聲息的嘆了口氣,自家這相爺雖嘴上不說,可父母早逝,心里也一直掛念著的吧。

  “對了,你派幾個身手好機靈些的侍衛去靖王府周圍盯著些,看看西南王每日都在做些什么。”林煜停下手中的動作,對宗朝吩咐道。

  “盯著他做什么?”宗朝有些不解的看著林煜問道:“這位王爺看起來甚是虛弱,又不得寵,只是進京祭拜母后而已,他能有什么問題?”

  林煜輕輕擰干手中已經洗干凈的手帕,耐心的解釋道:“這是皇上的意思,況且西南王雖身體羸弱,卻屢建軍功,又不似其他皇家子弟那般目中無人,怕是沒有表面看起來的那么簡單吧。”

  宗超聽罷道:“屬下明白了,”他仿佛又想到了什么,對林煜說道:“只是今日見到西南王身邊的那些黑衣護衛皆是武功高強的,相府畢竟不是武將府,能挑的出去盯著他們不被發現的怕是沒幾個人。”

  “哦?”林煜挑挑眉毛,饒有興致的問道:“武功高強,那比你如何?”

  “那倒是要打一架才能知曉了,”宗朝有些不服氣的說道:“屬下總不能去盯著他們,老爺可是叮囑過,要我寸步不離護在相爺左右的,要不,去找徐太尉從禁軍那里抽出幾個高手來?”

  “不可,”林煜搖搖頭:“皇上只是叫我盯著他些,西南王如今只是入京祭拜,又不是犯人,怎能叫禁軍去盯著?況且皇上只是同我講,必不愿其他人知曉。”

  林煜略一沉吟,繼續說道:“不必多,兩三個人便可,喬裝作小販在靖王府周圍,每日向我匯報西南王的動向。”

  “是。”宗朝拱手行了禮便出去安排人手了。

  林煜將手帕晾在院子里的桃枝上,瞇起眼睛看著有些刺眼的陽光。今日他本想往靖王府安排幾個御醫方便照顧西南王,卻被西南王不軟不硬的拒絕了,說是帶了西南王府熟悉自己病情的醫生過來。這話聽起來也是情理之中,可林煜總覺得這個王爺是在刻意避開宮中的眼線。

  林煜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頭,宗朝是從小被父親刻意培養的,師從名家,成年后武藝高強,在整個京城里也是排的上號的,他都說了功夫高,那必然是不可小覷,不過西南王畢竟在是指揮將士們打過仗的,身邊有些身手了得的將士倒也正常。

  雖然都在情理之中,可林煜還是覺得西南王并非池中之物,大概是今日一見,與自己想象中病懨懨的苦命樣子差的太遠了吧。

  靖王府

  司伯淵仔細的洗凈雙手,在鏤空雕花的精致香爐里放上了幾塊荼蕪香,剛點燃了不一會,整個殿內便彌漫著一股若有似無的淡淡香氣,聞之令人神清氣爽。

  顧遠有些慵懶的斜靠在正對著門口的紅木太師椅上,卻沒有半分病弱的樣子,他半開玩笑地對司伯淵說道:“知我者,伯淵也。還是這荼蕪香聞著舒坦。”

  “那是自然,畢竟要三千兩白銀一斤,必然不是凡品。”司伯淵看著自家王爺調侃道。

  “本王大概也就這點愛好隨了母后吧。”顧遠不以為意的笑笑。他十四歲之前長在鄭皇后的淑華宮,整個宮中都是荼蕪香的味道,宮女們說鄭皇后生前愛極了這個味道,久而久之,顧遠也喜歡上了這種香味。

  “王爺以為,林煜此人如何?”司伯淵環抱雙手問道。

  “巖巖若孤松之獨立,可謂翩翩佳公子。”顧遠笑的眉眼彎彎。

  司伯淵早就習慣了他這副不正經的樣子,道:“若論貌美,比起王爺您來卻還是差了點。若說這人么,林家六朝為官,林煜年紀輕輕能成為皇上的心腹,怕也不是個好對付的。”

  “心腹?”顧遠難掩嫌惡的冷笑道:“不過就是那老東西身邊一條聽話的狗,有什么難對付的,等時候到了,除掉他就是。”

  這臉變得可真快,司伯淵默默的腹誹著剛剛還夸人好看的主子。

  “王爺,”一個全身黑衣,背著一把重劍,星目劍眉的年輕男子走了進來,對著顧遠行禮道:“王府周圍有探子。”

  此人正是西南王府的第一高手,也是王府兩百死侍的頭領周維楨。

  顧遠并不感到意外,雖然宮里那個老東西早就逼著自己放棄繼位權,還早早的把自己趕到西南去,可他生性多疑,派人盯著自己也正常。

  “無妨,隨他們盯著。”顧遠不以為意的說道。

  “可這些不是錦衣衛的人,”周維楨接著說道:“剛剛接到宮里的密報,說是皇上命林丞相盯著靖王府,這幾個探子,大概是丞相府的人。”

  “丞相府?”顧遠冶麗的眉眼透出了股若有若無的殺氣:“剛才還說著他,自己就忙著攪進來了?那本王就看看這位林相爺有什么本事。”

  司伯淵有些遲疑的說道:“屬下以為這林煜動不得,他畢竟身居高位,若對他下手,未免有些太過打草驚蛇。”

  “誰說我要殺他了?”顧遠突然笑了:“林靖言這么好看的人,不是應該活到最后看著本王弄死那老東西卻也無可奈何么?”

  司伯淵和周維楨聞言都不禁擦擦鬢角的汗,自家王爺可真是什么都敢說,也不怕這般大逆不道的話被人聽了去。

  “其實屬下倒覺得這樣也好,”司伯淵略一沉吟道:“不是禁軍,只是平常的探子,倒更方便我們活動。”

  “無妨,便是整個京城的禁軍都來了又如何?”顧遠漫不經心的挑起散落在肩頭的發絲道:“本王倒是有些好奇,這林靖言是不是像傳言中說的那般,才智過人。”

  已是深夜,偌大的京城只有幾個更夫還在街巷里散漫的巡視著,此時家家戶戶皆是窗門緊閉,零零散散有幾處窗子還透著昏黃的燭光。

  烏衣巷的盡頭卻突然傳來了急促的馬蹄聲,那聲音由遠到近,最后在丞相府門前停了下來。一名黑衣男子快速翻身下馬,重重的叩響了丞相府的大門。

  “咚咚咚”

  半瞇著眼正要睡過去的李管家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叩門聲,他伸出枯瘦的手指揉了揉有些昏花的眼睛,一邊起床披上外衣一邊嘟噥著:“這大半夜的,哪個不長眼的來擾人清夢。”

  李管家將朱紅色的大門緩緩打開了一條縫,瞇著眼看著來人道:“不知閣下深夜來此,可有什么急事?”

  “煩請通報一聲,慎行司司長肖衛有要事求見林相。”相府外的男子朝李管家說道。

  慎行司司長?李管家聽聞睡意便消了大半,他不敢怠慢,忙對肖衛略一躬身道:“請肖大人稍等片刻,老奴這就去稟報相爺。”

  肖衛點了點頭,李管家便忙進去通報了。

  只一小會的功夫,相府的大門便重新打開了,李管家恭恭敬敬的朝肖衛行了禮,道:“肖大人請吧。”

  肖衛隨李管家剛跨進內院,林煜便已穿上外衣在書房候著了,肖衛看見林煜正要俯身行禮,卻被林煜打斷道:“肖大人不必多禮,這么晚了還親自前來,到底是何事?”

  “林相可還記得前些日子那個偷盜布防圖的死侍?”肖衛說著看了看李管家,李管家便知趣的退下了。

  “記得,”林煜聞言站了起來,問道:“不是處死了么?”

  “確是處死了,那日您吩咐過,下官便命人將尸體埋到了慎行司后面的荒山上,”講到這里,肖衛突然壓低了聲音道:“可今晚慎行司里的幾個侍衛又去埋一個死囚的尸體時,卻發現前幾日埋那個死侍的地方被人挖了。”

  “什么?”林煜微微有些愕然的問道:“那尸體呢?”

  “尸體不見了。”肖衛抬手擦了擦額角細密的汗珠,繼續說道:“下官命手下仔細翻找了一番,在一旁的泥土里發現了一枚紐扣。”

  說罷,肖衛從袖中取出了用手帕仔細包裹著的紐扣。

  林煜接過手帕,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輕捏起這枚小巧的圓形紐扣,拿到燭光下仔細看了看道:“這是產自撫溪的紅瑪瑙,做工很是細致,用這種紐扣的可并不常見。”

  肖衛抬頭瞧了瞧林煜手中的紐扣道:“下官也是這么想的,于是下官今日派出大批暗探悄悄查看了這京城各處官員的內府,并未發現有誰家的家仆使用此種紐扣的。”

  林煜聞言反倒笑了起來道:“真大膽到敢去慎行司偷尸體,還用得起這比黃金還貴重的撫溪紅瑪瑙的,不是高官,還能有誰呢?”

  “莫非是——”肖衛突然反應了過來,有些驚訝的看著林煜問道:“宮里的人?”

  林煜其實剛一看到這枚紐扣便心下一緊,尋常官員的家仆怕是也不會如此奢侈,這般講究,倒像是宮里的做派。他看了一眼有些緊張的肖衛寬慰道:“肖大人先莫要多想,你且先回憶回憶,處死那死侍的時候,他的尸體可有什么異常?”

  “并無任何異常。”肖衛斬釘截鐵的說道,那死侍在慎行司吃了不少苦頭,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肉,有些傷口甚至深可見骨,除了死相過于難看,確實沒有什么異常。

  “這就奇怪了,”林煜喃喃道:“那死侍并未來得及偷走布防圖就被擒獲了,布防圖完好無損的放在太尉府,偷走尸體的人到底想要找什么呢?”

  這也正是肖衛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所以才連夜來見林煜,希望這位才智過人的丞相能幫自己解開這個謎團。

  林煜略一沉吟,對肖衛說道:“肖大人,尸體失竊一事先不要對任何人提起。這件事以后就與慎行司無關了,肖大人放心,林某必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下官遵命。”肖衛松了口氣,既然林相要查,那他就一定有辦法,畢竟若是牽扯到皇上的家事,慎行司也是束手無策。他打心底里相信林煜的能力,林家的忠心耿耿更是有目共睹。有林煜在,必會拼盡全力護這皇權穩固,誰也翻不出天去。

  “那下官就先告辭了。”肖衛畢恭畢敬的朝林煜行禮道:“若有需要慎行司的地方,林相知會下官便是,下官定當全力配合。”

  林煜沖他微笑著點了點頭道:“有勞肖大人了,快回去歇息吧。”

  肖衛不再多言,便轉身出了書房。

  林煜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輕輕嘆了口氣,肖衛此人也算忠心機敏,若加以扶持,日后應當可委以重任。

  他又低頭看了看手中的紐扣,一雙好看的丹鳳眼漸漸蒙上的肅殺的凌厲,林煜幾乎可以肯定這背后必然是某位皇子的陰謀,畢竟老皇帝日漸衰弱且尚未立儲,這些個狼崽子大概是快要藏不住自己的野心了吧。林煜抬頭看著月朗星稀的夜空,眼神清明,偷盜布防圖的事情果然沒有那么簡單就收場,看來接下來的日子又不會是風平浪靜了。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87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福彩3D六组双飞 股票融资好做吗 陕西11选5开奖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5全天开奖结 加拿大快8开奖能作弊吗 网上玩的分分彩是真是假 全国股票配资合作 辽宁省快乐12图基本走势图 澳门网上娱乐所有网站 河北20选5计划 股票融资余额 极速11选5开奖官网 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排名 黑龙江十一选五中奖技巧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