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探驪 > 第1章 第一章

第1章 第一章

  “啪”

  揚起的皮鞭狠狠地抽打在已經破碎不堪的皮膚上,又一處皮膚被撕扯開來,滲出了幾道殷紅的血絲。

  “你說不說,到底是誰派你竊取布防圖的!”身著黑色官服的慎行司司長肖衛面色陰沉地看著眼前的囚犯道:“說出來,我做主饒你一條狗命。”

  “呵,饒我?你也配?”

  囚犯抬起頭狠狠的啐了一口,隨即扯著喉嚨發出嘶啞的冷笑,他的頭發早已凌亂不堪,沾滿血污的臉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傷痕,只漏出兩只充斥著血絲的眼睛。

  肖衛氣急,抬手又是一鞭重重打在囚犯的胸前,他用了十足的力道,一鞭下去混著皮肉綻開的聲音,聽得一旁的侍衛都倒吸了一口冷氣,而眼前的囚犯卻像是早已麻木了一般,仍舊緊咬著牙,愣是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來。

  “肖大人,這人雙腿才被廢,再這么打下去他怕是活不過今天晚上啊。”一旁負責看管的牢頭戰戰兢兢道。

  肖衛緊皺眉頭,自前日太尉府中京城布防圖失竊,來竊取布防圖的刺客被當場擒獲已經兩日有余了,這慎行司地牢是出了名的可怕,只要是被抓進來的人,還沒有肖衛撬不開的嘴。可這人著實是個硬骨頭,任憑他日夜審問使出了多少威逼利誘的手段,這人硬是一個字都不招。再這樣下去,只怕真是要死無對證了。

  “肖大人,林相來了。”

  正當肖衛一籌莫展之際,慎行司副司長祝鈞匆匆趕來,他來不及擦擦鬢角的汗珠,便向肖衛拱手行禮道:“方才下官見到林相的轎子已經停在門口了,便進來通報,這會兒林相估摸著也快進來了。”

  “林相來了?”肖衛面色稍緩,長舒了一口氣,總算有人來處理這個燙手山芋了,他朝祝鈞擺擺手:“快,隨我去門口迎林相。”

  話音剛落,長廊中便響起了不疾不徐的腳步聲,丞相林煜與貼身侍衛已然走了進來。

  牢房里的侍衛們忙拱手行禮,肖衛道:“不知林相要來,下官有失遠迎。”

  “肖大人客氣了。”林煜清俊的臉龐上透著一絲溫潤的笑意,與這冰冷陰暗的牢房顯得格格不入。他看了看被綁在柱子上的囚犯問道:“可有審出什么?”

  肖衛面露難色:“下官該用的手段都用盡了,這人卻像是嘴上上了把鎖,什么都不肯說。”

  林煜聽罷,走到正低著頭的囚犯面前,他俯下身伸出修長的食指抬起囚犯污濁的臉,看著他的眼睛道:“真不肯說?你不用告訴我你主子是誰,你只要告訴我你的名字,我馬上就放了你。”

  囚犯渾濁的雙眼毫不畏懼地盯著他,片刻,才開口說道:“但求一死。”

  林煜聽罷卻絲毫不急躁似的,反倒是溫和地笑了:“我倒是要敬你這份忠心,”他話鋒一轉,眼神突然變得凌厲:“只可惜跟錯了主子。”

  “殺了吧。”林煜轉過身淡淡地對肖衛說道。

  “殺了他?”肖衛有些遲疑,“可是還什么都沒有問出來啊。”

  “他大概是被從小養大的死侍,你以為折磨他有用嗎?”林煜看著肖衛道。

  “是,”肖衛應道,雖然有些不甘,但林相的話他不敢不從,這位相爺不過二十□□,可謀略過人,手腕果決,深得圣上恩寵,在朝中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可他每次見到林煜,都覺得他并不像別人口中那般精明強干,反倒更像個世家公子,與人說話總是帶著三分笑意,溫潤好看的眉眼更是與狠辣沾不上邊。

  肖衛正出著神,林煜從袖中取出一方青絲手帕仔細的擦了擦修長白皙卻骨節分明的手指,對肖衛說道:“有勞肖大人了,處死他的事情不要聲張,找個地方悄悄埋了便是,布防圖失竊的事情不要讓慎行司以外的人知道,不然,我可要拿肖大人是問了。”

  林煜半開玩笑的看著肖衛,仍舊是溫和地毫無攻擊性的微笑,卻讓肖衛品出了點后背發涼的感覺,他忙拱手道:“大人放心,今日之事絕不會傳到外面去。”

  林煜聽罷笑意更深了幾分:“肖大人不必緊張。”

  他又回頭看了看將死的囚犯,語氣中仿佛帶著些惋惜地說道:“他也是苦命之人,給他留個全尸吧,我這人信佛,看不得太血腥的場面。”

  “是。”

  肖衛聞言忙應道,可他在林煜的眼神里并未看到絲毫憐憫,雖然臉上始終掛著謙和的微笑,可這相爺的眼底卻如寒潭般只有冷冰冰的淡漠。

  “很好,那林某就先告辭了。”

  林煜說罷便與貼身侍衛一起轉身離開了牢房。

  “下官恭送林相,”牢房中的眾人皆拱手行禮。

  待這抹青衣消失在走廊盡頭,肖衛才直身吩咐祝鈞和身旁的侍衛們:“聽見了嗎?都按林相說的辦,管好自己的嘴,不然惹出麻煩來我也保不住你們的命。”

  丞相府內

  處理完手頭的雜事已是深夜,林煜從案前起身,披上外衣徑直走到了院內的棠梨樹下負手而立。

  距京城布防圖被竊一事已過了兩日有余,慎刑司的口風果然很緊,京城里半點傳言也沒有。太尉府的管事在徐太尉的授意下也封緊了下人們的嘴。看似此事仿佛并沒有掀起什么波瀾,畢竟賊人當場被擒獲,布防圖也安然無恙,京城仍舊是風平浪靜的景象。

  可林煜并未放下這件事。他并不覺得死侍很常見,那須得從小培養或是有什么過命的交情,又得有百里挑一的忠心與卓絕的武功,既然有培養死侍的能力,為何偷盜布防圖這種重要之事僅僅派一人前來?

  這仿佛并不是要偷走圖紙,而是在試探。畢竟太尉府可不是普通人家,多的是重兵把守,京城布防圖也不是什么稀罕珍寶,那可是整個京城的平安符,普通人要了也沒什么用處,可這若是落到了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手里,是要出大亂子的。

  林煜思前想后,雖然認定這件事必然與朝廷黨爭有關,可現在的局面卻讓他無從下手。一則這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沒套出來,二來是幕后指使之人怕也不是謀劃了一朝一夕。若真的偷盜布防圖,無非是兩種意圖,要么出賣軍事機密給那些虎視眈眈的異族,要么是作為某位皇子奪嫡的籌碼。無論是哪種,在幕后主子露出馬腳之間,林煜都不能輕舉妄動。

  皇帝重病纏身,不知道有多少人居心妥測。本就是多事之秋,這朝堂之上眾臣皆是和和氣氣,可私底下早已暗潮洶涌。林煜又想起父親臨終前對自己說的話,叫他必要護這王朝周全。林家六朝為官,忠心耿耿,林煜更是年紀輕輕就官拜丞相,連前朝的老皇帝都曾感慨過:“若林家不忠,則世上再無忠臣。”

  林煜不禁皺緊了眉頭,父親一生磊落,為這大慶王朝鞍前馬后,如今王朝雖內憂外患岌岌可危,可也絕不能毀到自己手里。

  “相爺,您這是還在為布防圖的事情煩心?”林煜的貼身侍衛宗朝剛去了趟茅廁,回來便看見林煜負手站在院子里,單薄的外衣松松垮垮的披在瘦削的肩膀上。

  林煜聞言朝他笑了笑道:“無他,只是總還有些想不通罷了。”

  宗朝看著自家主子,莫名就有些心疼。凄清的月色將林煜的輪廓勾勒的更加清冷,這般好看的眉眼與當年名動京城的林老夫人如出一轍,卻仿佛總蒙著一層霧氣一樣,透著點生人勿近的疏離感。

  自老爺撒手人寰以后,尚未及冠的林煜便挑起了重擔,代替林老爺成了皇帝的左膀右臂,外人看來林煜自然是步步高升風光無限,可宗朝知道,小少爺自上位以來每一步都如履薄冰,為了維護慶王朝的穩固,明里暗里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宗朝正愣怔著,林煜卻突然笑了起來:“你這般看著我作甚?莫非我這臉上開出花來了?”

  宗朝聞言有些尷尬的摸摸鼻尖道:“屬下失態了,只是看相爺眉眼愈發像夫人了,讓屬下想起了些往事。”

  “是嗎?可惜了,我娘去的早,我都快要記不清她的樣子了。”

  林煜輕輕抿了抿嘴唇,一雙好看的丹鳳眼微微瞇起,透出了點悵然的氣息。

  “老夫人年輕時可是名動京城的美人,相爺您自然也是玉樹臨風,器宇不凡。”宗朝這話倒是沒有半點吹捧,“恐怕整個京城也找不出第二個如相爺一般英俊的男子了。”

  林煜莞爾:“可我是男子,生的好看也無甚用處。”

  “非也,”宗朝睜大眼睛,認真道:“討媳婦兒的時候有用,相爺這般天人之姿,不知道有多少姑娘芳心暗許呢,若相爺挑個中意的姑娘生個一兒半女,老夫人若是泉下有知也該欣慰了。”

  林煜聽罷笑意更深了些,他沖宗朝拜拜手道:“阿朝莫要說笑了,我尚且自顧不暇,哪還能分心去照顧家室呢?”

  自林煜及冠以后,上丞相府提親的人早就踏破門檻了,林煜無奈只能一律拒之門外,并揚言自己一心為國并不打算娶妻。

  宗朝自幼被丞相府收養,與林煜一同長大,情同手足,眼看著林煜并不打算為林家傳宗接代,不免有些著急。他正要張口再說些什么,卻被林煜打斷了。

  “倒是阿朝一表人才又武藝卓絕,不如我做主給你尋門婚事?”林煜打趣道,微微挑起的丹鳳眼顯得更加生動,比平時更多了幾分親切。

  “這,我,我這輩子是要護在相爺左右的,不娶妻!”

  林煜看著有些漲紅了臉的宗朝忍不住笑出聲來,他這個侍衛雖然是習武出身,可卻長了張討喜的娃娃臉,此刻有些著急的瞪大了本就圓圓的雙眼,竟顯得有些可愛。

  “好了,知道阿朝對我好,”林煜將身上的外衣裹緊了些,對宗朝說道:“有些涼了,你也早些回房歇息吧。”

  “是。”宗朝朝林煜略一躬身,直到看著林煜的身影被房門掩去,才安心的回到自己房里歇下。

  (http://www.qwcbxt.icu/html/103/103364/3418287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wcbxt.icu。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com
游戏厅捕鱼达人攻略 一头一尾打一生肖 股票推荐网站在线支付 吉林11选五助手走势 双色球有普通人中奖吗 腾讯分分彩害死人 云南的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福彩3d走势(带连线专业版) 股票配资平台违法了会怎么处理 快3大小单双预测软件 山东11选五5开奖结果一定牛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预测 22选5开奖结果黑龙江 一定牛11选五走势图 多乐彩下载安装 黑龙江p62最新开奖 北京快乐8什么时候开始